第十八章 變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被魯道爾叫來隨行的騎手卡爾,正是當初被徵召起來衝出迦圖人封鎖的白鹿堡精英。

  當天晚上,他越往長河鎮衝鋒,感受到的阻攔壓力就越大,他很快就意識到長河鎮的情況或許比白鹿堡更為激烈。

  所以他果斷轉換方向,終於在戰馬活活累死之後,徒步前行碰到了烈獅城來的大軍。

  負責這支大軍調動的阿拉瑪公爵熱情接待了卡爾,並在他的指引下很快趕到了迦圖人主力所在的駐地附近。

  但是他們接下來的反應卻讓卡爾感到心寒,明明這個時候迦圖人正在對白鹿堡發動最激烈的猛攻,但阿拉瑪公爵下令所有獅騎士都不准擅自行動。

  他的目的很明確,他想等迦圖人付出慘重代價疲憊不堪後,再發動突襲一擊致命。

  白鹿堡在他看來是可以容忍的小小犧牲。

  然而芬頓的近乎喪心病狂的想法打亂了他的作戰部署,在迦圖人亂成一團的時候獅騎士全員還在安然入睡。雖然阿拉瑪大公敏銳地抓住了切入戰場的最佳時機,但獅騎士們卻沒有組織起足夠的人手發起進攻。

  前線只發生了零星的交戰,雙方都沒有什麼傷亡,迦圖人只是打了個照面就快速撤軍了。

  獅騎士軍威大振,只有阿拉瑪大公變得焦頭爛額。目前他收到的情報顯示整個烈獅境東部已經被打成殘廢了,國王陛下給了他死命令要求他必須給烈獅境帶來一場榮耀的勝利。

  勝利,的確已經有了,但可能並不太榮耀。

  而且,最關鍵的是,沒有戰果。

  迦圖人完全是自己主動撤退的,連少有的幾具屍體都被他們拼死搶走。

  迦圖人重創了烈獅境,自己卻沒有給予他們同樣的重創,這沒法給國王交代。

  所以阿拉瑪公爵想到了別的方式,而這個方式在相當漫長的時間裡,已經取代了武技成為他們賴以為生的技能。

  領主大廳里,魯道爾爵士忍耐著強烈的生理不適,朝著芬頓緩緩開口,「芬頓先生,和我們做一筆交易。」

  不是商量,是命令。

  芬頓眉頭跳了跳,卻也沒多說什麼,他看向卡爾,「士兵,很高興看見你還活著,護送魯道爾先生的任務已經結束了,你去休息吧。我所說的獎賞不會食言。」

  呵呵。

  一聲輕笑,在偌大的領主大廳里迴蕩著,有點刺耳。

  魯道爾爵士換了一個更加舒服的姿勢,也更加沒有正常商談該有的禮儀。他覺得一個鄉下人還不至於讓他客氣對待,哪怕靠不要命換來了一個爵位,骨子裡仍然是卑賤的東西。

  現在這個卑賤的東西居然膽敢無視他的提議?

  看來有必要教一教他什麼叫做真正貴族的規矩。

  「芬頓先生。」他飽含微笑,那是一種看向弱智的微笑,「我想您可能還不太明白現在的情況。卡爾先生因為表現優異,剛剛被尊敬的阿拉瑪公爵推薦加入獅騎士團,經過扈從訓練後,他將成為一名光榮的獅騎士。」

  他繼續笑笑,做出一個誇張的手勢,「將來卡爾先生的爵位,或許會比您高好幾個層次吧?」

  他回頭望了望卡爾,「不覺得這是一副很有趣的場面嗎?以前的主人居然要叫曾經的下人一聲大人。哈,只是開個玩笑話,芬頓先生您應該不會和那些心胸狹隘的賤民一樣吧?」

  芬頓覺得這個人挺有意思的,自顧自感覺遭受到了冒犯,自顧自地破防,這人的心理到底該有多脆弱?

  「下去休息吧。」

  「是!」

  和往常一樣,芬頓隨口吩咐,士兵忠實執行命令,兩者中間並沒有因為多出來了一個人就發生什麼變化。

  魯道爾爵士保持微笑的肌肉在顫抖,眼睛不自覺地眨了眨,他居然在一個鄉下人面前丟了尊嚴。

  「哦,魯道爾爵士,是吧?說說你的提議,當然最好抓緊的時間。」

  「為什麼?」

  「沒準備你的晚飯。」

  破防到極點的魯道爾最後還是沒有歇斯底里地發作,他想了想,畢竟這是自己代表著阿拉瑪公爵,不能讓一個鄉下人笑話。

  獅騎士的要求很簡單,那就是芬頓要把死在白鹿堡外面的屍體全部交出來,否則他們就自己去籌措軍隊開撥需要的糧食物資。

  芬頓差點氣得笑出聲。

  這是交易?

  這是脅迫,這是恐嚇。

  自己去籌措開撥的糧食物資?那是高情商的說法,實際操作就是去搶,去搶迦圖人搶剩下的,再直接一點就是搶芬頓的人,因為東部地區就他的人還有得搶。

  而且芬頓相信這絕對不是虛張聲勢,聲名狼藉的獅騎士絕對做得出來,因為他們每次都這麼幹!

  他們甚至不覺得這種事情有什麼不對,反正泥腿子的東西最後都是要交給貴族。那你的東西不就是我的東西?我現在還自己來拿免得你費功夫。

  「屍體已經全部下葬了,這個要求恐怕我無法答應。」

  「為什麼?你居然給迦圖人下葬?」

  「迦圖人把他們的屍體全部帶走了,剩下的全部是被裹挾的長河鎮市民。」

  「嘖嘖嘖......」魯道爾晃了晃食指,「我說他們是,他們就是。好了,芬頓先生,既然那些屍體已經下葬而不是在你手裡,那我們就沒什麼好談的了。」

  他站起身,以一個優雅的姿勢道別,「再會,芬頓。」

  一直到魯道爾沿著原路返回,芬頓才終於體會到了扎卡爾那天晚上的心境。

  這的確是一個墮落的年代,親眼目睹過一個群雄並起時代的人,真的會感受到一種落寞,和這種人在同一個舞台對抗都會嫌髒。

  但是扎卡爾早就是一代霸主了,這些人再髒都不會髒到他的眼睛,而芬頓才剛剛開始發家,必須要和這群傢伙在一個糞池裡肉搏。

  最終卡爾還是走了,不過他是在芬頓的授意下離去的。為了避免將來可能發生的最糟糕的情況,他需要一雙眼睛。

  他也不需要擔心卡爾的背叛,因為背叛了也沒什麼用,接下來白鹿堡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他用以前的情報說不定還能變相幫自己一把。

  又是幾天後,獅騎士派人掘開了墳墓,把那些可憐人死後的尊嚴也一併剝奪。

  芬頓對此無能為力,他只是覺得,以堂堂國之重器的身份來做這種事情。

  世道要變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