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遇到的麻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迦圖人離去快有兩個月,現在來到了最寒冷的時候。

  不過,因為有芬頓和精靈的交易,領地的居民終於可以不用擔驚受怕地進入山脈,所以每一戶的柴火都儲備充實。

  今年或許是久違的沒有人凍死的一年。

  而且是在房屋被焚毀,壯勞動力大量死亡的前提下,短短兩個月時間,在倒塌房屋的舊址上新建起了嶄新的屋舍,芬頓甚至計劃等到開春土地鬆軟後修建一條平坦的路面。

  要想富,先修路。

  這是一條雷打不動的真理。

  但是在以前,縱使芬頓心中有著種種改造領地的奇思妙想,都不可能真正落實。

  一個是人手不夠,還有就是缺少資金。

  現在卻不同了,經過迦圖人這麼一出,塞西爾目睹了芬頓的出色表現,認同他已經可以作為獨當一面的指揮官,在不久前正式交接了白鹿堡的軍事指揮權。

  而芬頓接過大權乾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軍士下放到村莊裡,讓他們幫著領民重建房屋。

  這個行為不僅塞西爾不理解,軍士不理解,就連領民都不理解,一開始他們還以為這些軍士要搶他們的住宅,還鬧出了一些矛盾。

  但是芬頓依舊以自己積累的巨大威望強行推進了這項措施。

  站在無數個巨人的肩膀上芬頓自然比這個時代看得要更遠,比如說法蘭西為什麼曾經一度制霸整個歐陸被後人戲稱為法妖,有一個原因就是他率先覺醒了民族意識。

  一支有信念的隊伍才是不怕被打垮的隊伍。

  至於那些更加偉大的抱負,芬頓覺得在這個通訊基本靠吼的年代裡,恐怕還是別去奢望。要是能讓軍士和領民有同一種歸屬感,能夠做到讓前者為了保護後者而拼死作戰,芬頓覺得就差不多了。

  同樣的,領民也需要對軍士有認同感,這樣芬頓的部隊才能源源不斷的吸收有信念的新兵。而且芬頓比所有人都更加深刻的認識到民眾的力量,不僅僅是來自於書本的簡單認知,而是經過那場血腥搏殺後他親身體悟到的。

  白鹿堡沒有烏木護手騎士團,或許撐不到最後,但如果白鹿堡只有烏木護手騎士團,那開局就投了。

  民兵和完全沒有經受過訓練的農夫,才是這場攻防戰的中堅力量。

  所以,漸漸地,芬頓執意推行的這項措施也開始往好的他預期的方向發展,畢竟軍士們幹活也切切實實給領民帶來的好處。

  軍士們勞累不已但幹活卻爭先恐後唯恐被落下,因為新上任的教官是一個猛人,他們軍士累死累活才能完成的訓練他能大氣不喘完成七八次,然後以他的標準給他們量身定做訓練指標。

  想要不被他虐待得死去活來,那就只能來修房子,而且修房子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領主大人肉管飽。雖然他們領到了相當一部分獎賞,但是現在烈獅境東部的情況,有錢都買不到糧食,更別提肉類了。

  所以他們的積極性相當之高。

  和這兩個月以來的每一天一樣,芬頓堅持到領地里大興土木的地方巡查。

  原本的道路兩旁堆滿了建材,一個個商隊停留在旁邊,由商隊帶來的建材還在源源不斷地從外地運來。

  商人們看到芬頓到來,都向他致以最誠摯的祝福。

  儘管他沒有為這些建材付一分錢,因為他的確是摳不出更多的錢了。

  不過商人們不在乎,他們看重的是別的東西。

  為了恢復烈獅境臣民對王室的信心,宮廷上下費勁心思塑造了一個英雄的形象,這個英雄在入侵中始終保持著對國王陛下的忠誠,誓死不投降,最終在獅騎士的幫助下沉重打擊了迦圖人,光是收殮的屍體都超過千人。

  先不說這種輿論里究竟摻了多少水分,但這個英雄的名頭是實打實的,人家就是打退了迦圖人。

  靠的是什麼?

  靠的就是堅不可摧的堡壘。

  那麼問題來了,這個堅不可摧的堡壘是用哪家的建材構建的呢?

  商人敏銳地嗅到了其中的商機,拜迦圖人所賜,接下來各地貴族都會瘋狂加固自己領地的防禦。所以他們要是想要大賺一筆,就必須要求得芬頓的首肯。

  芬頓自然是來者不拒。

  一來二去之下,他不僅沒有花一分錢購買建材,反而貧瘠到可憐的小金庫居然慢慢充實了起來。

  芬頓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他突然覺得迦圖人就是他的稻米錢糧......

  一位商人在極為同行的支持下靠近芬頓,他恭敬地詢問,「大人,您的道路準備什麼時候開工?」

  「再等一個月,等冬天過去,地面鬆軟一點的時候。」

  聽到這樣的回答,商人皺起了眉頭,「大人,如果是明年春天的話,我們恐怕來不了了。」

  芬頓也正色起來,他隱隱覺得事情不會太簡單,「為什麼?」

  「因為強盜。大人,最近的強盜太猖獗了,越來越多通往這裡的商隊被襲擊。走完這趟我們也不敢再來,還請大人您見諒。」

  強盜?不應該啊,雖然附近強盜的確因為災禍多了幾倍,但不至於讓這些有護衛相伴的商隊感到恐懼吧?

  「是不是你們發現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芬頓當即追問,領地的重建工作如火如荼,正是需要物資的時候,可不能再這個方面出問題,「有什麼困難,我來想辦法處理。」

  即使得到了芬頓肯定的答覆,商人還是和同行們反覆協商,最後以一副大義凜然我不死誰死的態度開口,「不瞞您說,大人,這些強盜......和長河鎮有關係。」

  長河鎮?

  芬頓頓時明白商人口中的長河鎮不是那個早已被迦圖人焚毀的長河鎮,而是新的,和白鹿堡一樣正在重建的長河鎮。

  由於長河鎮原來的領主,也就是芬頓曾經的頂頭上司,一個家族都被長河鎮清理大師收拾得乾乾淨淨,所以根據烈獅境的繼承法,一個他們的家族遠親被王室挑選來接管長河鎮。

  本質就是宮廷挑選了一個最聽話的傀儡。

  最有力的證據,就是重建長河鎮,居然沒有修繕被摧毀的號角召喚騎士團,而是設立了獅騎士團禮堂作為分部。

  巧的是,傀儡背後真正負責處理長河鎮事宜的,正是芬頓的老熟人——魯道爾。

  卡爾也作為他的副手從曾經簡陋的白鹿堡,搬進了豪華的獅騎士禮堂。

  可是,長河鎮重建不正是標誌著附近地區治安在逐漸恢復嗎?為什麼商人會感到如此恐懼?

  「是......老爺。」

  「是騎士老爺!」

  商人哆哆嗦嗦地低著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