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不眠之夜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魯道爾大人,我覺得這件事,還是不妥。」

  衣容華貴的爵士先生,慵懶躺坐在長椅上,時不時端起某種不知名的草葉放在鼻尖輕嗅,那是從迦圖人沒帶走輜重里搜尋到的好東西。

  聽到自己的副手居然膽敢質疑自己的決定,魯道爾極為不滿地放下草葉,怒視著他,「卡爾騎士,哦不,您現在還只是扈從。我想您並沒有同我討論甚至是反駁我決定的資格。」

  卡爾聽到如此嚴厲的斥責只能連忙搖頭否認,「不,魯道爾大人,我是說您能否別再繼續留宿城主的房間了,她還只是個孩子,傳出去恐怕會影響您的名聲。」

  聽到副手質疑的並不是他的戰略安排,魯道爾的臉色稍稍緩和了下來,他微笑著遞給對方草葉,「孩子嘛,總要長大成人的,我只是給她一點小小的教導。」

  「而且也不知道是從哪個鄉下地方找回來的野種,玩玩也就玩玩,要真是有了孩子,那還是我的損失。」

  他突然玩味地看向卡爾,「要是你有意向......」

  「不,不用了,大人。」卡爾眼神飄忽,也不知道是在拒絕草葉,還是在拒絕別的什麼齷齪。

  「那可真是可惜。」魯道爾搖晃著腦袋繼續躺下,把草葉揉成一團放到口中咀嚼,「你的...你的那幾個同期的預備騎士,體驗感覺都還不錯。」

  有一種名為怒火的東西,第一次爬上了卡爾的心頭。

  貴族,貴族,烈獅城的貴族就是這樣的雜種嗎?他們究竟哪一點比別人高貴?憑什麼,憑什麼他們可以如此肆無忌憚地踐踏一個人生而為人的尊嚴?

  烈獅境法律賦予公民神聖的公民權呢?

  在你們眼裡算得上什麼?!

  有那麼一瞬間,卡爾差點沒有控制住自己的衝動,他差點就把魯道爾的脊骨捏碎。

  但是外面森嚴的戒備讓他恢復了理智。

  「對了,卡爾先生,我們的賺錢計劃進行得怎麼樣?」

  「進行得很順利,大人。重建長河鎮的資金漏洞已經補上了。」

  「嘖嘖嘖......」魯道爾眯著眼睛晃動手指,「還差得遠。」

  卡爾愣住了,他核算過很多次,分明沒有錯的啊,「國王陛下以個人名義向長河鎮撥了一筆款,加上去正好是足夠的。」

  「卡爾先生,我突然很好奇,您以前究竟是在怎樣的環境裡長大的。我得坦白地向您說,您在我看來有點單純得可愛。」

  魯道爾坐正身子,「國王陛下的確撥了筆款給我們,但是這筆錢,被可惡的,卑鄙的,沒有哪怕一丁點兒良心的強盜搶走了。我的天哪,要是這些強盜知道他們搶走的錢財可以救活一個城市的居民,他們應該就地自殺來贖罪。」

  爵士先生擦去眼角的淚水,「所以你,哦抱歉,不包括你,正義的獅騎士們要去討伐這些強盜,奪回屬於我們的財產,明白了嗎?」

  「明白了。」卡爾麻木地點點頭,「但是那些強盜,不是商隊嗎?」

  「嘖嘖嘖......看來你還是不明白。」魯道爾很是遺憾地笑了笑,「我說是,那就是。不是,也是。」

  「下去吧!」

  魯道爾冷著臉,他真是覺得這個泥腿子蠢得不可理喻,甚至那個芬頓都比他要可愛一萬倍。

  卡爾沉默著離去。

  但他並沒有立刻離開魯道爾的住宅,因為在門外,他看到了一個最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一個相當漂亮的姑娘。

  「貴安,大人。」卡爾半跪親吻她的手背。

  姑娘呆呆地沒有反應,只是任由卡爾牽著她的手,像個木偶,又像是個傻子。

  但卡爾看到了漂亮眼睛周邊濕潤的地方。

  她有意識,但她的身體不屬於自己。

  她吃藥了。

  「魯道爾先生已經休息了,還是請回去吧。」

  他不是對小姑娘說話,那沒用,他是對把小姑娘帶來的兩個侍女說話。

  侍女不像是會說話的樣子,因為她們直接動手。

  清脆的巴掌聲把卡爾打得後退了幾步。

  「注意你的言行,下人,你沒有資格對我們提要求。」

  輕哼一聲,兩名侍女帶著小姑娘推門而入,背後傳來了魯道爾若有若無的嘲弄聲。

  是的,自己的確是下人。

  侍女雖然身份是侍女,但她們仍舊是最頂級的大貴族家族出身,能讓她們屈尊侍奉的只能是王室,只不過是王室為了控制長河鎮才不得不離開光鮮亮麗的烈獅城。

  一群照料王室起居的侍女又怎麼可能會看得起自己這種鄉下貴族。

  可是,憑什麼?

  自己從未這樣侮辱過平民,芬頓大人也從未這樣侮辱過他。

  憑什麼?

  憑什麼!

  今晚對於卡爾來說是一個不眠夜。

  今晚對於芬頓來說也是一個不眠夜。

  他正坐在馬車上專心致志當著一個車夫,一個負責販賣生命的車夫,現在正緊趕慢趕趕著去進貨。

  「大人,這恐怕不合適,讓您駕車會有失體面。」

  「那你想成為獅騎士的體面嗎?」

  「不...不想。」

  「那你就坐好。」

  芬頓繼續駕駛馬車朝著預定好的路線進發,身後跟著浩浩蕩蕩的商隊護衛。不管怎麼說,這個護衛數量的都太過豪華了,除非他們願意無償打白工,否則考慮到成本,商人是不會僱傭這麼多人的。

  所以他們壓根就不是商隊護衛,而是芬頓的私兵。

  每一個人都甲冑齊全,隱藏在寬大的粗布衣服裡面,而芬頓和菲利普的裝備則更是奢侈,他們穿的是精靈制式鎧甲。

  雖然對於菲利普而言這種感覺很奇怪,但提供的防護是真的爽。

  他做過測試,一個全速衝鋒的騎士衝刺都沒能在上面留下痕跡,並且由於添加了良好的緩衝部,以往能扎個透心涼的騎槍頂多讓人覺得被拱了一下。

  這麼盛大的出行自然是為了給魯道爾送上一份拖欠的見面大禮,以回應他的作客之道。

  劫掠商隊來補充物資?開玩笑,他缺那個錢嗎?

  魯道爾單純就是為了針對不太聽他話的自己,不然為什麼進出長河鎮的商隊不搶,只劫掠給白鹿堡提供建材的商隊?

  他需要自己服軟,因為只要自己服軟了,本地的其他貴族才會跟著聽他的話。

  而如果自己不服軟,那他就得使點兒手段了。

  只不過他的手段對於芬頓來說有點可笑,他試圖用附庸體系下貴族們默認可以使用的陰招來針對自己。

  那可真是抱歉了,他從出生在這個世界的第一天起就沒打算和他們在一個規則里玩。

  而且,魯道爾居然打算和自己玩硬的手段,他不會真當自己這個東部英雄的名聲是迦圖人白送的吧?

  遠處,隱約仿佛有人馬在調動。

  芬頓忽然想起了什麼,趕忙問身旁的商人,「你有沒有什麼門路可以聯繫到拉蒙?我有一批好貨急著出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