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豐收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和前幾次的套路一樣,當看見道路盡頭有商隊緩緩靠近的時候,獅騎士輕車熟路地把他們都包圍上了。

  也不需要遮遮掩掩什麼,反正最後都是要殺乾淨的,就算被旁人看到也無所謂,只要烈獅境還存在一天,那謠言就永遠只會是謠言。

  「停下,以國王的名義,我命令你們停下接受檢查!」

  兩個獅騎士把他們從正面攔了下來,其餘幾個人則從道路兩旁靠近。

  獅騎士舉著火把靠近,當看見這個商隊多到離譜的人數後,他反而嚇了一跳。你們這是賣什麼東西啊?賣人還是賣貨啊?怎麼商隊護衛比你們的貨都更多?

  不過他轉念又一想,最近他們下手似乎是狠了一點,商人為了自保僱傭更多護衛也實屬正常。

  獅騎士笑了笑,可是僱傭那麼多護衛又有什麼用,要是知道搶劫他們的就是面前的這些獅騎士,他們當即就會嚇得失去抵抗的想法。

  「把貨物都卸下來,我們有理由懷疑你們走私商品給迦圖人。」

  把這個駭人的大帽子扣上,果不其然所有人都恐懼到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麼放,還是在獅騎士的逼迫下才戰戰兢兢地去搬運貨物。

  商隊盡頭的方向,忽然有火把晃了晃。

  獅騎士心領神會,他的同伴已經完成了包圍,這些人一個都跑不掉,所以她也沒有必要繼續和這群將死之人浪費口舌。

  芬頓看到獅騎士心領神會,他也心領神會了,他一下馬車,整個隊伍都心領神會了。

  「大人,我早就想棄暗投明為國王陛下效力了,我現在就揭發這個人是迦圖人派來的奸細!」

  嗯?

  獅騎士滿臉疑惑,這不是我們用來誆騙商隊的藉口嗎?難道居然真的誤打誤撞碰到了迦圖人的奸細?

  他只能示意同伴們暫時先別動手,跟隨這個老實車夫走進查看。

  所有人都看到他撞到了車夫一下。

  就那麼一下。

  然後他就渾身癱軟下來,趴在地上劇烈喘息。

  沒人看清發生了什麼,只有菲利普的眼睛追上了殘影,他知道芬頓很強,但不知道他強到可以和霸主扎卡爾對攻,甚至徹底打消了扎卡爾再度參與到爭霸的心氣。

  不過他現在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水平。

  「大人,您怎麼了!」

  「大人,您這是怎麼了!」

  芬頓故意做作地叫得很大聲,好讓自己人聽到,也好讓獅騎士聽到。

  一旦後者被吸引到注意力,那就是時候動手了。

  另一個的獅騎士上前來探查情況,然後他的腦殼上就結結實實挨了一悶棍。

  芬頓幽怨地盯了菲利普一眼,萬一給打死可怎麼辦,這可都是錢啊。

  由點及面,芬頓開始行動後的幾秒鐘內,連鎖反應也跟著來了。被迷惑的獅騎士接二連三挨了悶棍,甚至有些人因為體格過於雄壯,白白挨了好幾次悶棍才徹底暈倒。

  零傷亡,完勝。

  芬頓都沒想到效果會這麼好。只能說這些獅騎士是真的膽兒肥,七個人就敢攔全商隊一百多個人,還沒有結成戰陣,大家一擁而上單個的獅騎士能做到什麼?

  頂天了你捅翻一個人,然後呢?悶棍不敲死你。

  而且對獅騎士下黑手的又不是什麼普通人,他們本來就是久經戰陣的軍士,這兩個月來還經過菲利普不要命似的折騰,起碼一對一和獅騎士對打也能抗下幾招。

  可問題是他們是一對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啊。

  傲慢,已經深深植根於這群人的骨子裡了,他們就從來不曾考慮過他們的暴虐行為會招致反抗。

  不過,其實他們不考慮這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其他人可能真的不會反抗,平民已經被這個王權時代馴化得服服帖帖,即便有零星的鬥爭,也會很快被絞殺。反而從反面提醒平民國王陛下和他的獅騎士是絕不可忤逆的存在。

  只可惜他們碰上的是芬頓,一個以他們眼光看來完全不按規則遊玩的人間之屑。

  所有獅騎士都被扒光了鎧甲,綁成一個球丟進裝貨物的箱子裡,軍士們更換上更加優良的獅騎士甲冑,然後馬不停蹄地趕往下一個進貨點。

  路上芬頓又真誠問了商人一句,「你肯定你能找到拉蒙嗎?我是說是他本人不是他的中間商,我以後會有很大很大的單子......」

  熟悉了全新的商業模式,芬頓團隊很快掌握了套路獅騎士的關鍵路徑,並在接下來幾次行動後總結敲悶棍的抓手,不斷實現奴隸貿易從端到端的短平快運營。

  說人話就是後面的獅騎士跟前面的一個鳥樣,一悶棍下去就啥也不知道了。有了獅騎士的鎧甲他們還能玩出一些花活,比如說誘敵深入,比如說誰是臥底。

  在黎明到來之前,出來時原本空空蕩蕩的車廂現在裝滿了人,啊不,貨。

  稍微清點了一下人數,芬頓意識到自己這怕是把長河鎮的獅騎士都給一鍋端了。

  滿載而歸,芬頓心裡很是高興,「這下你們就不用擔心再被劫掠了吧。」

  「這倒是,不過他們要是被家人贖回了......」商人的喜悅也難以抑制,但同時也不免有些憂心忡忡。

  「放心,這些人可是獅騎士,比起他們家人的贖金,顯然有些人會為了他們的價值出更多的錢。他們甚至有可能被帶到海外去遊歷,大概這輩子都回不來了。」

  芬頓故意說著寬心的話,貨箱裡的人則聽起來有點小情緒。

  商人這才心滿意足地與芬頓告別,並告知芬頓拉蒙會在近期內派人來接觸他。

  「好了,回去吧。希望我們的地牢有空餘的位置。」

  「煥然一新」的「獅騎士」們高聲歡呼,他們剛剛戰勝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騎士。雖然手段不太光彩,但這是打仗,誰跟你講公平?

  回到白鹿堡,之後的幾天芬頓過得格外舒坦,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等待來自長河鎮的消息。

  每當聽聞有關魯道爾無能狂怒的消息他都能笑出聲,任憑魯道爾一遍遍地發布搜查令都不會有任何結果,代表著正義,榮耀還有信念的獅騎士居然集體失蹤了,導致長河鎮再度成為了一個不設防的城市。

  要是迦圖人又來了那就完蛋了,這種罪責魯道爾肯定擔待不起。

  所以芬頓算算時間,等到差不多魯道爾怒氣槽清空的時候,他主動派人去跟魯道爾交涉。

  他打算派自己的私兵接管城防。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