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還是得修學校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在芬頓的預想內,將來潘德東部,要建立一個由長河鎮,勇盾堡以及白鹿堡構成的三角防禦體系,無論哪一個方向受到威脅,另外兩方可以在短時間內趕來增援。

  而這個三角防禦體系,自然要以長河鎮作為中心,勇盾堡和白鹿堡從設立之初就是單純的軍事堡壘,只是因為能夠提供庇護才不斷吸引到有人來定居。

  而長河鎮是整個烈獅境東部的經濟中心,所有的商業往來基本都要從開始流通。

  芬頓想要在潘德即將到來的災禍之年裡立足,就必須要牢牢控制住長河鎮。但是以他的繼承爵位,想要通過合法方式掌握長河鎮,那純粹是痴心妄想。

  按照宮廷的思路,他們這種軍功貴族好好打仗就行了,用腦子的事情只有純血貴族才能勝任。

  儘管迦圖人已經用事實證明純血貴族的腦子不僅打仗不行,或許腦子也不太行。

  所以芬頓只能考慮別的辦法,沒想到在他一籌莫展的時候,魯道爾爵士居然主動給他指了一條明路。

  現在烈獅境東部,只有芬頓的私兵勉強達到了騎士團的門檻。而在菲利普開始魔鬼特訓前,由於芬頓奉行的精兵計劃,他的私兵能力都是足以勝任烈獅境戟兵的精銳。

  而現在的長河鎮,大概只有清一色的烈獅境披甲步兵。但芬頓不知道,其實靠著國王批的錢款,魯道爾爵士還是能收攏一批實力過得去的潰兵的,只是人家不樂意這麼做罷了。

  時間逐漸向後推移,魯道爾爵士依舊扭扭捏捏不肯接受芬頓的駐防提議。而芬頓也懶得去考慮他心裡在考慮什麼,反正長河鎮要是再次失陷,被切片的是他自己。

  他還要去忙更重要的工作。

  期盼許久的春天到了。

  白鹿堡的重建工作基本進入了尾聲,被迦圖人損毀的水利設施也在芬頓的砸錢下得到了恢復,馬馬虎虎可以使用,不用擔心影響到接下來的耕種。

  至於之前受損最嚴重的壯勞動力,也就是為了讓全家吃一口飽飯願意把自己當牲口使的男人,經過粗略統計後,居然比迦圖人來之前還要多。

  因為戰亂,臨近地區的居民成為了難民,他們要麼前往不會被迦圖人波及到的烈獅境腹地,但更多的人只能被迫選擇留下來,而在迦圖人入侵種屹立不倒的白鹿堡自然成為了他們的首選。

  每天都有更多的人湧入白鹿堡的領地,他們的人數多到讓芬頓懷疑是不是哪又打了起來。

  不過雖然人數是多了起來,但相對應的也帶來了嚴重的管理混亂,白鹿堡有能力勝任這項工作的人太少了,以前基本上就是靠芬頓一個人撐起了白鹿堡文化的一片天。

  塞西爾倒是能稍微幫上忙,但他是完全的粗獷式放養,只要餓不死人他就心滿意足。菲利普相對而言要好上許多,但本質上他屬於借調過來的,他本人也相當懂事地選擇避嫌。

  而且還有一個更加嚴峻的問題,勞動力充足了,甚至太過於充足了,以至於現在根本沒有多餘的耕地給他們耕種。

  這意味著芬頓必須要組織人手開荒,而開荒又更加需要有文化的人來管理領導。

  芬頓都快加班加到掉頭髮了。

  「穿越前是加班,穿越後還是加班,這不是白穿越了嗎?」

  但沒辦法,春耕迫在眉睫,他硬著頭皮也要上,更多的土地代表著更多的產出,更多的產出能夠供養更多的軍士。

  遠的不說,扎卡爾都還在草原里盯著自己,不儘快發展起來,那就只能淪為別人更進一步的養料。

  只能再苦一苦自己了。

  今天是開春濃密小雨後的第一個晴天,新拓土地上正在熱火朝天地忙碌著,農夫們不斷砍伐下高大的林木,而後在一片片只剩樹樁的的土地上放上一把火。

  火勢很快吞沒了這片土地,濃濃的黑煙升起,人們都喜悅於即將獲得一大片肥沃的土地。

  負責制定這一開墾計劃的芬頓卻不太滿意,這是對資源的一種極大浪費,豐富的林間資源沒有得到充分挖掘就被付之一炬,不免讓一個有著種田魂的潘德人覺得心頭在滴血。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再不拓寬耕地,他就要被這些新增的人口吃窮了,原本預估可以剩到下一次收穫的糧食已經吃光了一半。

  好在白鹿堡的氣候條件還算不錯,一年三熟,大家省著吃估計能熬過去。

  大火漸漸熄滅,人群歡呼著扛起農具,沒有耕牛,他們就把自己當做耕牛使。每一個國家最底層的人也都是最有韌性的人,哪怕剛剛遭受到讓自己一貧如洗的戰亂,只要有能夠耕種的機會,他們就有生活下去的希望。

  他們的喜悅讓芬頓覺得有一點難受。

  明明每一個人都應該可以有尊嚴的活著。

  開墾新田的工作初步結束,芬頓立即趕往他的下一站。

  剛剛被砍伐倒的巨木都被運送到了河邊,芬頓打算在這裡建造一個製革廠。

  東部山脈一直都是獵人嚮往的聖地,除了穩定的諾多精靈產出外,最受歡迎的就是這裡的優質皮毛,大量的野獸棲息於此,每年都給附近居民帶來可觀的收入,前提是要有命從諾多精靈手下活著出來。

  但是這些皮毛生意的大頭利潤,基本都被長河鎮賺走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人家卡著商業渠道,不讓他們掙錢,那獵戶的皮毛就只能放在屋裡發爛。

  而且加工技術也被他們牢牢攥在手裡,白鹿堡以前只能進行皮草的低端加工,只有長河鎮才能製作出那些能夠被名媛們愛不釋手的上等貨。

  不過由於芬頓沒這方面的愛好,所以迄今為止白鹿堡也沒有給長河鎮提供剪刀差。

  但明明有一座礦山在自己身邊,自己卻沒辦法開採,那是芬頓無法接受的事情。借著迦圖人給的這個機會,長河鎮受到毀滅性打擊的貿易行業或許再也無法壓制住他了。

  打仗,除了糧食充足,還需要捨得砸錢。

  芬頓想要獲得穩定的起步資金,就只能靠這個了,獅騎士貿易畢竟是可遇不可求的。

  製革廠的地形已經基本規劃好了,成堆的林木堆積在一旁,只等工匠到位。

  「工匠也很緊缺啊。」望著百廢待興的局面,芬頓不免再次感慨。

  缺人,缺人,哪都缺人!明明人口多了幾倍,自己卻還是感到缺人,最缺那種有一技之長的人。

  「看來有必要建立白鹿堡的學校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