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新生(3)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陡然拿這麼多黃金,芬頓也感到肉痛,這可能是便宜老爹留給他最後的一點遺產了。便宜老爹大概是算到了自己兒子將來不是個省心的貨,留著點黃金給芬頓好讓他以後要是遇上什麼事可以東山再起。

  可惜他千算萬算也沒算到芬頓能這麼敗家。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在這個時代恐怕沒有別的東西能比黃金帶來的衝擊力大。

  「我知道,大家在來到白鹿堡之前,曾經都被你們的領主愚弄過,他們的反覆無常讓你們感到厭倦。但我想讓你們知道,我和他們不同。」

  芬頓舉起一根金條,所有人的眼珠子都跟著那根金燦燦的東西移動。

  「建築材料我依舊無償供應給大家,但是從明天起,我將根據你們修繕房屋的完好程度給大家分發黃金。」

  人群沸騰了,壓抑不住的沸騰,所有人都在感慨這個領主或許腦子有病,居然願意分享他自己的財產,但同時,他們內心中都浮現出同一個想法。

  他是認真的,他說的話都是真的。

  芬頓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只要他們選擇相信了自己一次,那麼他們就會依照著思維慣性相信自己第二次,第三次......

  而這種信任,絕對會時間推移讓白鹿堡發展壯大。

  一切都是對比出來的,魯道爾那邊每天都和民眾打成一片,烈獅境東部的人自然會用腳投票。

  是物理意義上的用腳投票,那裡對他們好,他們就去哪。

  所以現在,這種信任居然能用區區黃金都能買到,芬頓覺得自己賺大了,他現在最缺的是黃金最不缺的也是黃金,因為算算日子,拉蒙派來的人差不多該到了。

  獅騎士要出欄了。

  「同時,我將做出一個違背祖輩的決定。」芬頓再次開口,人群屏息凝神,不知道他又要發布希麼重磅消息。

  「從今年開始,你們不用再向我上繳任何糧食,由你們耕種出來的所有產出,都歸你們自己所有,我會以公道的價格向你們收購。」

  說完這句話,芬頓也不去管接下來民眾的反應如何,他轉過身去,接過軍士給他遞過來的水壺。

  以後必須要搞一個喇叭,必須!我的媽呀嗓子太疼了。

  有人穿過重重人群,表情嚴肅地站在了芬頓面前,金妮重新整理了一下在一輪又一輪衝擊後近乎失去理智的大腦,

  「大人,您是認真的嗎?您真的打算不從農夫那裡徵收任何糧食?」

  芬頓點點頭。

  「可是,為什麼?這是烏爾里克國王以及神聖的烈獅境律法賦予您的權利。」

  「我不要了,就這麼簡單。」芬頓擺擺手。

  「可是......」

  「沒什麼可是,金妮。」

  芬頓打斷了她,作為將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他都必須要依賴的文員,他必須要讓她們完全理解自己的言行的含義,甚至需要百分之兩百的理解。所以他現在非常耐心地向她解釋,他相信這個有膽量又聰明的姑娘以後絕對能做得好。

  她們又不笨,能夠通過層層競選進入到市政廳工作的人能笨嗎?幾乎是這個時代的卷王了,她們只是缺乏了芬頓所能看見的視野。

  「在反對我之前,金妮你不如想想我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循循善誘。

  為什麼要這麼做?

  對啊,芬頓為什麼要這麼做?一個有能力把一個偏遠領地建設起來的人,絕不可能做出不利於他領地的事情。

  而自己,又為什麼有這個膽量敢上來大聲質疑他呢?即便芬頓表現得在和藹可親,他的身份也是貴族,他的錯誤只能由他的上級或者直接由國王陛下來審判。

  漸漸地,她心裡謀生出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因為他在挑戰這個附庸體系賴以生存的基石。他改變了從舊潘德王國以來就存在的制度,而自己在害怕這種變革,因為變革會帶來太多的未知。

  人天然地恐懼未知,所以貴族會發自本能地牴觸變革。可是芬頓不僅這麼做了,還堅定地認為這種變革會給他帶來好處。

  憑什麼?

  金妮說出了自己最表層的疑惑,「但您的領地始終收不上來糧食,然後您會供養不起您的軍隊,就無法保護農夫的安全。他們會去投靠別人。」

  芬頓笑了笑,指了指相互歡呼擁抱,甚至發狂似的在田野里奔跑親吻土地的人群,「看看他們的表演,金妮。我不覺得我收不上來糧食。」

  「我還是不理解,您的自信。」金妮垂下頭,她感覺要麼領主大人是個瘋子,要麼就是他已經超過自己太遠太遠,而且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基本不可能是前者。

  「舉個例子吧,金妮,你在市政廳的一個月的薪水是固定的,對吧。」

  金妮點點頭,這又不是什麼秘密。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猜測,你們平常在市政廳的工作,都比較......慵懶?」

  金妮老臉一紅,這是一個不是秘密的秘密。她們的確很多時候在上班時間無所事事,各個辦公室之間相互竄來竄去,她個人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泡上一杯熱飲看看小說,等快要休息的時候再處理幾分鐘工作。

  因為她們書記官的薪水是固定的,無論干好干壞,干多干少,都是一個數字,所以漸漸地就沒有人願意累著自己了。

  「可如果,在你們完成原本額定的工作後,在原有薪水的基礎上,你每處理完一項業務,都給你額外加錢呢?我們姑且先把這東西叫做績效吧。」

  隨著一個嶄新的名詞出現,金妮的腦海里被連續狂暴轟入了許多聞所未聞的概念。

  比如生產積極性,時間,效率......

  「您是說,農夫意識到自己不用上交糧食後,就會開始精心打理自己的土地。之前無論干多干少,收成的絕大部分都會被貴族收走,而現在您不這麼做,他們就會拼命耕種糧食。」

  這個想法...不得不說只要接受了他的觀點,就會覺得非常正確。那麼,這也就意味著,只要不出現極端的自然災害,白鹿堡從今年開始每年都會是大豐收。

  而大豐收後,穀物的價格會適當下降,而芬頓就可以以並不算太貴的價格收購到大量的糧食。

  等等......那豈不就是說......那豈不就是說......

  芬頓依舊面帶笑容,用鼓勵的眼神引導金妮說出那句話。

  後者在他的支持下,終於顫顫巍巍,恍若用盡全身力氣說出了那句話,

  「是貴族,阻礙了糧食的豐收?」

  芬頓認可地點點頭,她能悟到這一點,不愧是這個時代的卷王。

  「不過,還不夠準確,但我相信你之後肯定會明白的。」

  「等等,大人,您這樣做,會出事的!」

  肯定會出事的。他這樣做無疑是在給附庸體系挖墳填土,烏爾里克的直轄領地絕不可能有全烈獅境的貴族多,而如果全部貴族都這麼做了的話......

  憑什麼烏爾里克是你當國王?誰還不能當個篡國者了?

  「出事就出事吧,總比什麼都不做活活餓死強。」芬頓看著金妮,「難道你不覺得最近幾年的糧食價格上漲得有點快嗎?」

  經過芬頓一提醒,金妮這才想起來她曾經處理過相關的文件,各地的糧食價格都飛漲,可是她根本就沒有在意過。

  因為她不需要自己購買糧食。

  市政廳管飯,並且還吃得很好。

  可現在芬頓說過後,她重新恢復了身為書記官的敏感性。

  要鬧饑荒了,還是那種蔓延全烈獅境......不對,甚至是蔓延全潘德的饑荒。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