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新生(4)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對金妮的提點到此結束,芬頓相信這個聰明的姑娘會給自己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

  接下來的事情才是今晚聚集人群的重頭戲,比起發放黃金或者是免收糧食,這件事才能帶給他們最直接的感官體驗。

  放在法蘭西屬於要收費的表演節目。

  一個又一個囚犯被白鹿堡軍士押送到文藝廣場中心,他們的體格健壯,但神情麻木又不解,同時又表現得桀驁不馴,一邊走一邊朝圍觀他們的人吐口水。

  他們不知道自己馬上要淪為被表演的對象。

  等到這些人陸陸續續就位,最先控制不住情緒的居然是涵養很好的書記官小姐,如果不是芬頓拉住她,她早就衝上去了。

  那群人,就是殺害了她最好幾個朋友的烈獅境披甲步兵。

  他們比金妮要更早來到白鹿堡,沿途殺了一路的他們甚至殺紅了眼想要屠戮這些正在開墾土地的農夫。

  顯然那個時候他們完全想不到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東西。

  白鹿堡經過這幾個月的長足發展,職業士兵從原來的七十人飆增到了三百人,所有從迦圖人手中生還的民兵都被編入其中,再加上傾注了菲利普騎士的心血,還有獅騎士的骨血。

  所以這是一場完全不對稱的戰鬥,芬頓甚至有閒心親臨前線指導了一回軍事演習。步兵列陣往前壓製作戰空間,騎兵配合封鎖戰場收割逃兵,弓箭手占據高地持續放箭。

  他需要儘快提高各個兵種之間配合的熟練度。

  軍士們的表現也讓他非常滿意,就像大人拿捏小孩兒一樣輕輕鬆鬆。

  大部分烈獅境披甲步兵當場死亡,這些人算是長河鎮目前唯一,僅剩的二十個守軍。

  再過一會兒,長河鎮將再次成為和巴黎一樣不設防的城市。

  當因喜悅四散的農夫重新聚集起來的時候,囚犯們滿不在意。

  當芬頓走動起來,到處詢問有沒有人認識他們的時候,囚犯們的臉色變得有些嚴肅。

  當人群躁動起來的時候,他們感受到了寒意。沒法不感受到寒意,因為冰冷的刀鋒就在他們脖子上架著。

  芬頓走到了囚犯面前,卻沒有對他們說話,「我再問大家一遍,他們是誰?」

  沒有人說話。

  芬頓再度提高了音量,「能不能有人告訴我,他們是誰?!」

  人群中有了聲音,但是那聲音小到根本聽不見。

  還不夠,他們的怒氣還不夠,心中的怒還沒勾出來,他們還在畏懼著什麼東西。

  但肯定有人不怕,有的人已經怒到想要把阻攔她報仇的芬頓給一塊揍了。

  那個既是托又不是托的人現在站在人群裡面,「他們是士兵,長河鎮的兵!」

  囚犯抬起頭,這就是他們直到現在都有恃無恐的原因,他們認定芬頓不敢殺他們,頂多只是收拾一頓泄憤。

  他們的確不算什麼重要角色,但殺了他們就代表徹底與魯道爾為敵,區區一座白鹿堡承受不起這種代價。

  「他們原來是士兵嗎?」芬頓做作地表現得疑惑不解,他隨便指了指人群中的一個人,不是托,「你在白鹿堡見到的士兵是什麼樣子的?」

  那個人隨即一愣,憋了半天之後,說出了一個籠統的總結,「他們是好人。」

  何止僅僅是好人的程度。

  他的回答引起了所有人的思考,白鹿堡的軍士從來沒有向他們勒索過什麼東西,也從來沒有因為無聊就朝他們揮鞭子,他們在營地里巡邏不會和任何人說話,雖然看起來有點嚇人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的家眷被騷擾過。

  甚至他們居然真的有在驅逐強盜和劫匪,而不僅僅是做做樣子。新來的人還聽說他們以前在白鹿堡人手緊缺的時候幫領民修房子。

  似乎......白鹿堡的軍士就是這樣的?

  既然這樣的軍士才能稱之為士兵,那那些跪在地上的囚犯...又算是什麼?

  看到不斷有人在交頭接耳,芬頓滿臉感慨,自己從小時候開始種的種子,今天終於有了結果。

  「保護你們安全的,讓你們能夠安安心心種田,能夠不用每天擔驚受怕的,會在你們有麻煩幫助你們的,才是士兵。」

  「而搶走你們錢財,把你們辛苦耕種一年的糧食全部拿走,燒掉你們房屋,讓你們無家可歸的人,是強盜,是劫匪。哪怕他們來自長河鎮,那也是來自長河鎮的強盜劫匪!」

  「現在,你們認識他們了嗎?」

  是的,他們是劫匪,是殘害人命的惡魔,是讓自己家破人亡的屠夫!他們才不是什麼士兵!

  怒氣被調動起來,接下來就沒芬頓什麼事,舞台交給觀眾自行表演。

  當有第一個人開口指認囚犯曾經坐下的累累暴行後,這個口子就收不住了,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這場討伐中。

  隨著他們的行徑被不斷揭發,現場的情緒已經達到了不能不殺這群囚犯的地步。

  民心可用。但芬頓打算再榨乾這群囚犯的最後一點剩餘價值。

  人群在芬頓的要求下再度平息。

  「我現在當然可以為大家殺死這群屠夫。但是明天呢,以後呢?如果從長河鎮甚至從整個烈獅境都有這樣的屠夫來了,僅憑我的軍士,是殺不光他們的。」

  「大家還是會死,死在這片你們剛剛開墾的土地上。就算僥倖沒有死去,可潘德還會有第二個白鹿堡收留你們嗎?」

  不會...絕對不會。甚至他們之後最好最好的結局,就是成為其他貴族領地上的農奴。

  「所以,你們要做的,就是拿起武器,從這群屠夫手裡,保衛自己的土地!」

  於歡呼聲中,群情激奮。

  看管囚犯的軍士手起刀落,這群破滅了無數家庭的屠夫,也和他們曾經手刃過的村民一樣,失去了頭顱。

  場面稍微有一點失控,受害者們再也抑制不住情緒,衝出軍士的阻攔,不惜受罰也要對他們的屍身泄憤。

  對於此,芬頓只是命令軍士注意不要發生踩踏事故,堵不如疏,他們的情緒必須要得到釋放。

  雖然目前因為工作繁重,新來的難民沒有出現什麼安全事故,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沒有一個家庭作為潤滑,這群人絕對都因為什麼瑣碎小事爆發出巨大的矛盾。

  在結束一整晚的表演後,書記官小姐找到了芬頓,「您之前的話語聽起來就像是要與長河鎮開戰。」

  「其實早就開戰了,只是雙方都沒有撕破臉皮保持著最後的體面罷了。」

  搶劫通往白鹿堡的商隊,掠走白鹿堡重建至關重要的物資,這可不就是開戰嗎?

  現在芬頓倒想看看,沒有了獅騎士也沒有了披甲步兵,魯道爾究竟還能在附庸體系的束縛下玩出什麼陰招。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