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剿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有了一個精通政務工作的文職人員團隊作為打底,接下來芬頓頓時感覺到自己從牢籠中解放了出來。

  整個領地的工作開始高效運轉起來,就像是給齒輪淋上了潤滑油,現在它要起飛了。

  有她們的溝通協調,無論什麼活計的效率都提高了百倍不止,農夫不需要經過漫長的等待才能領到種子,建築工地也不會因為原材料在整個營地的範圍內胡亂堆砌而延誤工期。

  更多的耕地被開墾,更多的房屋拔地而起,更長的路面開始向外延展。

  同樣的,芬頓的小金庫開始飛速的捉襟見肘,書記官小姐不止一次親自登門擺放,把一張張看上去會讓人兩眼一黑的財政收支啪一聲甩在芬頓桌子上。

  芬頓只能欣然接受批評,他不太好意思說他們馬上就要有一筆大單子要出貨,因為他剛剛大義凜然地批判了附庸體系,轉頭又去搞了更落後的奴隸買賣。

  可是嘛,人就是要雙標一點才能快樂。

  好在在金妮又一次登門拜訪前,被期盼許久的奴隸販子終於來到了白鹿堡。

  這是一次註定見不得光的交易,所以大家都在暗地裡悄悄摸摸的進行。白鹿堡的居民只知道某天夜裡來了好長一串車隊,天亮前就走了。

  書記官小姐也在之後氣勢洶洶地拜訪中,被芬頓用成袋成袋的金幣堵住了嘴。

  有了錢,那自然芬頓就不可能繼續閒著。這段時間白鹿堡的三百個軍士都在菲利普的操練下變得更加強悍,可畢竟實戰經驗太少,三百個人里有超過三分之二的人只參與過守城戰,此外就只剩下了那場爸爸打兒子級別的戰鬥。

  但之後的戰鬥肯定不會如此,他們必須要學會在重騎兵漫山遍野的衝鋒下存活並發動反擊。芬頓可以嘲笑獅騎士的傲慢,但必須尊重他們的實力,以白鹿堡軍士目前的水準,大概可以頂住一波衝鋒。

  這已經是相當強悍的證明了。畢竟又不是遊戲,只要指揮官一聲令下,穿著最簡陋裝備的步兵已然可以做到在漫天箭雨洗禮後結成戰陣,抵禦數波重騎兵突擊,甚至剩下最後一個人還要無畏地朝著千軍萬馬發起進攻。

  按照真實的情況,聽到有成群結隊馬蹄聲出現,不主動逃跑的就是可站的士兵,看到騎士扎堆出現在面前才逃跑的就算精銳,有勇力和武力發動反擊的,那只能是花重金和海量資源恩威並施砸出來的選鋒軍士。

  要是這批人死完了,那這個國家也差不多該滅亡了。

  芬頓就打算把這三百人當成自己的選鋒,他們將被打亂重組,以老帶新主動出去剿匪,既是為了領地安全,也是要讓他們見見血。

  三百人被分別分出十組,每組三十人,輪流由芬頓,塞西爾和菲利普帶出去歷練。

  他們的首要目標是那些占據險要地形賴著不走強盜,因為只要他們存在一天,就會有吸引到源源不斷的流竄劫匪來投奔。而只要打掉他們,流竄匪徒就自己就會離去。

  但是,要攻陷這些藏匿處卻並不容易,這些強盜之前基本都是逃兵出身,有不錯的裝備和殺人技能,還肯定經過一番慘烈的匪徒內部行業內卷才占據了藏匿處。

  那現在芬頓要討伐的這批人就是匪徒中的卷王。

  費了一番功夫下來,即便以白鹿堡軍士的裝備水平和三個大佬帶隊,依舊出現了傷亡。雖然不多,但每陣亡一個人他都心疼得很。

  好在士兵們在經過血腥且漫長的搏殺後,進步同樣很大,以前他們只能稱之為訓練有素,碰上高壓力高強度的作戰條件,根本撐不了多久。

  而現在菲利普都稱讚他們有資格嘗試一下烏木護手騎士團的扈從測試,他也認真挑選了一些優秀的人,打算過段時間派他們到本部接受訓練。

  今天又輪到芬頓帶隊,他們這次的目標是附近的最後一個強盜藏身處,也是目前為止他們要面對的最為強橫的強盜。根據之前掌握的情報,這貨強盜乾脆就是一個軍官帶隊成建制的脫逃,配有能夠穿透甲冑造成傷害的鈍器和重弩。

  芬頓做好了這次犧牲十人以上的心理準備。他們先在藏身處附近隱藏,等到天黑不易被察覺的時候才分批出發,不用芬頓直接下令,年長且經驗豐富的軍士就能夠指揮隊伍行動。

  他們很快拔除掉了藏身處周圍的明哨暗哨,所有人都做好準備突入深不見底的山洞。

  但是芬頓卻突然命令士兵們按兵不動,緊接著他一個人走進了山洞裡。

  因為他在山洞外面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東西,一塊黑漆漆沾滿木炭的破舊木板。

  稍微警惕著走進洞穴,果不其然裡面如芬頓猜測的那樣已經被清空,所有曾經殘忍殺害過無辜旅者的強盜,都歪歪扭扭地倒在地上,他們的身體也豐富多彩。

  有箭矢貫穿後的十字切面,也有極窄極深的洞穿切口,但更多的還是一招斃命的割喉技。

  芬頓走了一路,這些人就到了一路,人數正好和之前情報里提到的一樣。

  毫無疑問,有一位刺客大師比芬頓的人提前登場,他技藝精湛,手段老練,在完全沒有驚動外圍明哨暗哨的情況下把強盜的老巢屠戮一空。

  按照芬頓的記憶,擁有這種高超殺人手法的人實屬罕見,只有天蠍刺客,還有里泰迪蘭。

  天蠍刺客是為德夏貴族服務的頂尖刺客,是全潘德最不像騎士團的騎士團,但所有人都無法否認他們擁有和其他騎士團相同甚至遠超於他們的破壞力。

  比起在戰場上擊潰一支精銳的大軍,他們更喜歡用劇毒,鋒刃還有偷襲拔除大軍的指揮官,或者讓一個兢兢業業的後勤官莫名其妙被上司提防。

  即便是那位被眾神眷顧的預言之子都極有可能在這群人手裡吃苦頭。

  然而,雖然天蠍刺客也對除德夏以外的訂單來者不拒,不過芬頓肯定不是他們。

  那麼,就只剩下里泰迪蘭了?那個精靈中的敗類,卑鄙無恥的暗殺者,少見的被驅逐出境的精靈。可時間上也不太對,里泰迪蘭這時候應該在某家酒館裡買醉,等待預言之子上門僱傭他的刀刃。

  所以,等著自己的,會是誰?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