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山洞的幽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芬頓的疑惑沒有持續太久,隨著他繼續深入山洞,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主動跳了出來。

  熟悉的配色,熟悉的打扮,能夠和森林基調完全融為一體的制式裝備。

  同樣的目中無人。

  果不其然還是一個精靈。

  「人類,前面的區域,以後再來吧,那裡不是你現在能夠進去的。」

  精靈雙臂抬起,稍微離開腰間的武器,這是他用來表達友好的方式,「你最近在替我們剿滅這些陰濕的臭蟲,幹得不錯。」

  「我只是為了鍛鍊我的士兵,以及讓領地不受強盜的侵擾。」芬頓皺了皺眉頭,他是諾多精靈的合作夥伴而不是呼來喚去的奴僕,他的語氣讓芬頓感到極為不適。

  儘管他知道,對於這些精靈而言,能夠心平氣和對一個人類說話,就已經是一種妥協,骨子裡的傲慢除非將來某一天被徹底打斷,否則是絕不會輕易消失。

  「隨你怎麼說,我們不在意你的看法。」精靈擺擺手靠近芬頓,以一種審視家豬長沒長膘的眼神打量芬頓,「就是你把尤菲從那群瘋子手裡救出來的?你的體格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說服力。」

  「不過,人類的小聰明有些時候確實管用。人類,你用你的行動讓尤菲說服了我的族人,按照協定的那樣,我給你帶來了箭矢。」

  精靈指了指他身後的幾個大箱子,「為了你的政治生命考慮,我不能大張旗鼓地把東西帶進你的城堡。正好你要來這裡清除強盜,我就提前一步過來了。」

  「畢竟是稍微有點誠意願意合作的人類,可不能隨隨便便就死在這。」

  隨隨便便......死在這?這個精靈為什麼會以為自己可能死在這?即便這群強盜原先是烈獅境的正規部隊,即便他們占據地形複雜利於防守的山洞,自己這邊卻也沒有理由會交代在這裡。

  圍困對方直到吃光糧食,放火燒洞或者用濃煙把他們逼出來,也可以在附近的水源里下毒,攻擊方有著無限的先手優勢,僅憑這群強盜是完全抵擋不住的。

  所以,他憑什麼這麼以為?

  「瞧瞧你的表情,人類。哦~那個精靈又看不起我了,真是噁心。」精靈用他拙劣的演技模仿出芬頓內心的想法,「你就不想想這伙強盜為什麼在知道你在撲滅他們後,不選擇逃離反而是留下來嗎?」

  「因為他們不怕。」芬頓想了想答案。

  「是的,他們不怕。」精靈指了指他們四周,「這不是天然洞穴。最古老的一批精靈開拓者第一次來到潘德大陸的時候,這裡曾經是他們囤放物資的地方。」

  芬頓摸了摸洞穴的表面,回饋給他的觸感並不是天然洞穴的凹凸不平,而是一種......難以言說的絲滑。

  他稍微睜大了瞳孔,芬頓的內心正在經歷一次衝擊。

  他的靈魂並不是潘德的原住民,他的記憶里也曾有過無數與尖端科技接觸的過往,所以他很明白,絲滑的概念,以及這個概念的極限在哪。

  顯然,剛剛手指感受到的絲滑,遠遠超出了這個概念。

  換句話說,它幾乎沒有摩擦力。

  雖然距離那個恐怖如斯的絕對光滑物體相距甚遠,芬頓卻最終通過其明白了精靈能夠一直對人類保持著高傲的原因。

  這種技術僅僅只被運用在牆體構造上面,可想而知,精靈還掌握著什麼遠超這個時代的東西。

  「不過在我出生之前,這個洞穴就已經荒廢了很久很久。原因麼...據我所知是因為這裡有幽靈。」精靈自己都感覺到毛骨悚然,說這話的時候有一種詭異的寒冷在山洞間蔓延,「這些山賊本來就是亡命徒,所以他們不怕和幽靈待在一塊。」

  「幽靈?」芬頓重複了一遍這個詞語,遺忘的記憶飛速在腦海中湧現。

  潘德世界是一個低魔世界,有邪神,有惡魔,有被死靈魔法復甦的死者,那自然肯定有幽靈存在。

  只不過通常而言,幽靈往往是一個人畜無害的角色,它們雖然存在於世界上,但卻無法對這個世界造成任何影響。就算是想要懲罰殺害自己的兇手,都只能依靠別人一點點去摸查線索。

  有點無能了屬於。

  「看你的表情,你似乎知道幽靈?但是盤踞在這個山洞的幽靈和你聽說過的不一樣,即便是精靈在以前想要回收這裡物資的時候,都受到了它無差別的攻擊。」

  「如你所見,我剛剛提醒你不要靠近的地方,也正是這群山賊絕對不會靠近的地方,再往裡走,幽靈就會出現。」

  那個方向沒有火把照明,深邃黑暗的景象裡面似乎隱藏了一切令人驚懼之物。

  芬頓點了點頭。

  在幾次三番嚴厲的警告後,精靈又和芬頓聊了些別的,有些重要有些不太重要。

  比如說尤菲現在恢復得很不錯,等有機會她想再親自感謝一次芬頓,而芬頓也很識趣地沒有詢問尤菲居然會魔法的原因。

  再比如,諾多精靈斥候最近察覺到了烈獅境邊境線上的頻繁調動。

  其實按理來說春天到來後各國之間的摩擦很正常地會多起來,他沒有必要特意向芬頓提及,但是這一次邊境軍團的調動方向很奇怪,烈獅境以往用於應對南方巴克斯帝國的部隊,只留下少部分固守大城市,其餘部分居然在往內地進發。

  並且是,在朝著烈獅境東部的方向進發,他們沿途也按照慣例襲擾了諾多精靈。反常的舉動讓精靈議會意識到他們新收穫的盟友可能會有點小麻煩。

  這正是他來山洞的主要任務,警告芬頓,他接下來有的忙了。

  精靈走後,芬頓吩咐自己的士兵進來把山洞裡搬空,除了約定好的精靈箭矢,還有大量額外的收穫,山賊們掠奪的財富以及最為重要的糧食。

  這段時間他們通過剿滅山賊強盜積累的糧食,完全足夠三百名職業士兵吃到夏季末,差不多五個月,基本實現了最大程度的以戰養戰,這也正是芬頓寧肯死人也要收拾他們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雖然殘酷,但一直是從人類占據潘德大陸以後亘古不變的規律。

  強盜劫掠村民養活自己,然後養活了芬頓。即便看起來似乎只有簡簡單單的兩個環節,但其實中間不知道有多少家破人亡的慘劇。

  因此,強盜要剿滅,必須要剿滅,隨時隨地都要剿滅。

  所謂的俠盜,所謂的流浪騎士,完完全全就是貧苦人用來麻痹自己的精神藥劑,這種帶有浪漫主義色彩的東西在潘德這個以悲劇為主色調的世界根本就不存在。

  他們對生產秩序產生的破壞力一點都不弱於長河鎮的獅騎士還有披甲步兵。

  搬運工作一直持續到了第二天,直到最後一箱裝滿帶有血跡的金銀器皿被帶走,山洞再次陷入了沉寂。

  芬頓考慮著什麼時候把這個山洞徹底堵住,免得之後再有強盜占據這裡四處劫掠。

  但在此之前,內心一個喪心病狂的想法慢慢說服了芬頓。

  他要去看一看,他想要見識一下,能讓精靈都恐懼到放棄這個物資藏匿地的幽靈,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