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Co2成精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站在之前精靈警告自己不要踏足的地方,芬頓感受到背後傳來了一陣冷風。

  在逐漸開春回暖的季節里,會出現這種冷風屬實太過反常。

  芬頓只能安慰自己這是心理作用,同時手中緊握著扎卡爾贈予自己的名刀——達里杜爾貢。

  這柄刀和這座山洞一樣,都有很多不正常的地方。一開始芬頓把它放在自己的臥室里,結果除了自己,整個堡壘里的傭人都反應說他們每天晚上都會做噩夢。把達里杜爾貢放到軍械庫里後倒是沒人做噩夢了,但緊接著就發現軍械庫存放的武器或多或少都出現了來源不明的損毀。

  塞西爾說是達里杜爾貢這把刀沾染過太多人的鮮血,殺性和怨氣都太過沉重,只有扎卡爾那種霸主才能讓它臣服。

  換言之就是芬頓還有點嫩。

  所以芬頓後來乾脆把這刀丟進自家的墓室里去了,裡面儘是些死人隨它怎麼鬧騰。目前看來老頭子們和這把刀相處得還不錯,至少自己到現在還沒有在夢裡被哪個老頭子指名道姓罵過。

  為了探明這座山洞的秘密,芬頓特意讓塞西爾把達里杜爾貢帶過來,然後讓興致勃勃的他回去了。

  這個山洞只能由他探索,菲利普目前還不能完全信任,而塞西爾則完全是實力差了一個檔次。在潘德,人與人的差距真的有可能比狗還大。

  芬頓深吸一口氣,做好心理準備點燃火把朝著山洞最深處前進。

  火把照亮前進的道路,或明或暗的前方顯露出隱藏的千年裡令人不安的真容。道路旁邊零零散散可以看到根據年代不同風化降解程度也不同的屍骨,這些骨頭和人類有些許差異,那就是以前受到幽靈襲擊死去的精靈。

  越往深處走,氧氣越發稀薄,直到某一個時刻,奄奄一息的火苗最終還是一命嗚呼。

  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芬頓不能否認自己在有那麼一瞬間感覺到了恐懼,他可能是全潘德唯一一個取百家之短的怪胎。

  潘德人的想像力還停留在較為落後的水平,雖然真的有幽靈,但什麼怪物什麼幽靈在他們的想像中就是臉上抹血的超大型野獸。而另一個世界雖然把恐怖這個概念發展到了匪夷所思的高度,但那裡畢竟是唯物的世界壓根沒有幽靈。

  芬頓就不一樣了,他知道自己即將面對一個幽靈,同時又情不自禁把這個幽靈的形象和諸多經典恐怖角色融合。

  最後他只能寄希望於這個幽靈能吃物理傷害。

  摸黑繼續往前走了一段路,因為有點缺氧芬頓感受到些許頭暈。

  「我這是出現幻覺了嗎?」

  或許是因為吸入了山洞裡植物的特殊氣體,芬頓隱隱約約看見前面有好多好多人在來回走動。

  視線在一瞬間明亮起來,芬頓默默握緊達里杜爾貢,看起來終於要見到正主了。

  那些來來回回的人都是虛浮的虛影,只是大概有著一個人類的輪廓,面部模糊不清。光線亮起的瞬間它們同時注意到了外來的闖入者,仿佛芬頓的存在觸發了某種機制,這群呆滯挪動的虛影開始有秩序地朝著他所在的位置前進。

  「來吧,幽靈!」

  芬頓沒有後退,反而大踏步向前。

  然而,這句完全只是給芬頓自己打氣的話,居然還真的得到了回應。

  山洞裡未知的方向傳來了空前激烈的,一陣一陣抽搐的鼻息聲,

  「罵誰幽靈?嗯?罵誰幽靈?!」

  震怒,委屈,不理解,難受,各種情緒在短短的一句話里揉在一起。

  芬頓發誓自己聽到了一種穿著拖孩從二樓窗台一腳一腳重重踩在樓梯上,氣鼓鼓走下來的聲音。

  這可太迪士尼了。

  仿佛被芬頓一句話暴擊刺透了心房,感覺自己受到人身攻擊的「幽靈」怒氣沖沖地在一堆虛影里浮現,「幽靈」推開一個又一個虛影,最後擺著臭臉站在芬頓面前。

  隨後似乎察覺到被居高臨下看著的滋味不太對勁,「幽靈」抱著肩膀不動聲色地往上挪了挪,然後再稍微調整一下,以剛好可以俯視芬頓的高度指著他鼻子罵:

  「你們這群野猴子,未開化的野蠻人,燒開水燒一輩子的原始部落!要說多少遍我不是幽靈我不是幽靈!你才是幽靈,你全家才是幽靈!」

  芬頓將信將疑地用達里杜爾貢戳了戳自稱不是幽靈的「幽靈」,刀尖沒有碰上任何來自肌肉骨骼的阻攔,恍若穿透空氣一般事實上也的確穿透了空氣。

  能飄,沒實體,還能撲靈撲靈閃閃發光。

  是幽靈。

  仿佛把芬頓的心聲聽得一清二楚,「幽靈」的臉龐已經氣得扭曲了起來,眼睛甚至開始往外狂飆紅光。

  果然是幽靈......還是發狂的那種。

  「所以說到底要我解釋多少遍你們這群傢伙才會相信啊!每次還沒開口就自顧自地被嚇跑,然後慌不擇路觸發防禦系統,再然後就更加坐實我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發狂幽靈。」

  「媽個雞我都在這裡呆了幾萬年了,幾萬年你懂嗎?!換成一般人都該自戳雙眼好幾次了!」

  「幽靈」更加無能狂怒,接下來的舉動更加坐實了她「幽靈」的身份。

  她居然用那雙沒有實體的雙手狠狠掐住芬頓的脖子,這像是有腦子的人能幹出來的事?估計就算變成幽靈之前,她腦子可能也不太好使。

  芬頓後退兩步,任由那個缺心眼兒「幽靈」在原地自暴自棄。

  以目前的情況看來,自己的處境到算不上壞,雖然這群「人影」看起來相當唬人,但這個大權在握的「幽靈」頭子卻對自己沒有什麼惡意。

  硬要說的話,芬頓覺得就像是自家閨女放學後待在學校,懷揣著爸爸媽媽不要自己了的心思一直擔驚受怕等到天黑,才等到姍姍來遲的老父親。

  那種撒嬌埋怨的表現幾乎和現在一模一樣。

  挺怪的,明明自己兩輩子加起來連個女朋友都沒談過。

  而且她明明說了「幾萬年」這個限定詞吧......芬頓頓時感覺到一種尼安德特人甩著虎背熊腰的膀子給現代人撒嬌的惡寒。

  不過,既然腦子秀逗的「幽靈」堅稱她不是幽靈,那她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能飛能飄還透明,總不能是氧氣或者二氧化碳成精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