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啟程,王都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金妮嘴裡咬著筆,滿腦子漂浮著大大小小的數字,她正在把白鹿堡開春第一個月以來的收支做一個總結。

  越做總結她心裡就越是惶恐,尤其是在把總支出和總收入做了最後一次簡單的加減後,她幾乎是顫抖著把那個數字寫在帳簿上。

  完全不從農夫手中征繳糧食,又逐步削減了商人通過領地需要繳納的關稅,製革廠還沒開起來每天都有大量沒有回報的開支......

  就算芬頓的親爹是烏爾里克國王都不帶敢這麼玩兒的啊。

  固然芬頓對她訴說的那個願景相當美好,但現在看起來根本不可能實現。最起碼總得保持正常的營收吧,但現在這個數字......委實不太好拿給別人看。

  所以她只能扛著帳簿再一次上門,白鹿堡的傭人們都熟悉這個幾乎每天都會準備到來的端莊小姐,沒有盤問,只是相互間友善的簡單招呼了幾句。

  金妮就輕車熟路地在比她家還門清的堡壘內部行動,但是今天她少見的沒有在辦公室里逮住芬頓。過了一會兒,負責打掃衛生的傭人才進來告訴金妮,今天白鹿堡有客人來了。

  一直等到快中午,芬頓才和他的客人從會客廳裡面出來,兩個人的臉色看起來都不太好,看起來似乎產生了點矛盾。

  來訪者一言不發沉默地離去了,芬頓則在會客廳門口招呼金妮進去。

  「剛剛的那位客人,是卡爾先生麼?」正式開啟今天的談話前,金妮準備找點話頭熱熱場,免得待會把帳簿一打開兩個人都尷尬。

  「哦,是的,那位是卡爾,他現在負責協助魯道爾處理長河鎮的事務。不過你應該沒有見過他吧?」

  卡爾衝擊迦圖游騎的那個時候金妮應該還在地下室里吃紙,等到金妮從山上下來的時候,卡爾已經被阿拉瑪大公看重被委託要職了,兩者從時間線上來說不太有能交集的地方。

  「是的,我的確沒有見過卡爾先生。但是我知道您有一位曾經的士兵現在在為長河鎮服務,以目前您和長河鎮只差明面上沒有開戰的狀態,只有卡爾先生能充當中間人。」金妮斟酌著開口,「是又有什麼麻煩嗎?」

  「麻煩,不不不。」芬頓擺擺手,但他臉上寫滿了無奈,「是春之慶典。」

  即便是在戰亂的潘德,這裡一樣擁有節慶假日,但比起單純的放鬆休息,這些假日更多地帶有宗教意味以及濃厚的政治色彩。

  春之慶典就是其中的一個典型代表,從舊潘德時期就一直存在,直到今天依舊每年如此。在這個節日裡,各地貴族會向國王驕傲地宣告自己領地的產出(儘管永遠不可能是真實數字),而國王則會獎勵那些積極建設領地的領主(這些獎勵也從來沒出現過)。

  但隨著舊潘德王國的瓦解,整個潘德大陸陷入無盡戰火之後,春之慶典的性質就變了,國王藉此機會和各地的實權貴族商議接下來主要的軍事行動,貴族們也好進一步了解這段時間宮廷的動向。相對的,春之慶典原本代表著耕種與收穫的寓意反而逐漸被淡化。

  卡爾這一次登門,就是傳達給芬頓來自宮廷的消息,作為被刻意打造出來的東境英雄,芬頓必須要在這次慶典中登場。

  但其實芬頓是真不太想去的,比起在王都無事可做乾耗上一兩個月,他寧肯窩在白鹿堡里安安心心的種田。所以他才在卡爾一次又一次的勸說後,仍舊給出了再考慮考慮的回覆。

  書記官小姐把帳簿放到一旁,反而歪著腦袋認真思考起來,「邀請您去春之慶典,應該是國王陛下想要親自調停您和魯道爾爵士之間的關係吧?」

  芬頓認真瞧了一眼金妮,沒想到自己用一個書記官的薪水買到了一個參謀,與她不過小商人家庭的出身相比,她簡直機靈得離譜,「是的,接下來是烈獅境要大規模作戰的時間,烏爾里克不會容許自己的國土內有不和諧的聲音。」

  以國王的尊貴身份,邀請此前一個根本就聞所未聞的鄉下貴族參加春之慶典,足以展現王室的大度以及對他的尊重。

  但同時,由諾多精靈告知他的消息,與烏爾里克的尊重同時到達的,還有他常年駐紮於邊境的大軍,用以應對可能會惡化到的最壞的地步。

  所以,這是一個可能皆大歡喜也有可能血濺當場的慶典。甚至,如果以最壞的打算揣測,這次慶典邀請就是單純想要把芬頓騙離自己的領地,當自己被扣押在烈獅城的時候,那些軍隊就會朝白鹿堡發起猛攻。

  了解了芬頓的顧慮後,書記官小姐再次思考起來:「其實我倒覺得您沒有必要這麼擔憂,大戰在即,如果貿然處理以為被稱為英雄的人物,會影響貴族們作戰的信心,因為誰都無法保證接下來自己在外作戰的時候會不會被剝奪領地。」

  「而且,由於您此前頒布的領地法令,領民看似成為了徹徹底底的自由民,但其實他們和白鹿堡更加牢固地結合在了一塊兒,即使您遭遇了什麼不測,他們仍然會為了保護自己的土地而奮勇作戰。」

  「因此要打下白鹿堡,會非常會非常困難,如果巴克斯帝國在這個時候發起攻擊,那烈獅境極有可能徹底失去整個東部。」

  所以,在金妮看來,芬頓是安全的,白鹿堡越是強大,那他在烈獅城就越安全。而且芬頓也很有必要了解王室對於東部摩擦的態度,這種摩擦究竟是來自烏爾里克國王的直接授意,還是說是魯道爾自己的個人行為,只有區別明白這一點,才好在之後的行動中把握好分寸。

  金妮小姐在幾句話內展現出的學識,讓芬頓不免微微咋舌。她說得非常正確,正是基於這一點他才在做權衡要不要前往王都,現在金妮表現出了她深遠的見識,那芬頓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前往烈獅城了。

  芬頓最擔心的就是自己離開領地的這段時間裡,沒有人能夠勝任代為管理領地的職位,塞西爾是把所有天賦點點到了武力上的莽夫,要是讓他代管整個白鹿堡怕是直接亂了套。

  因此芬頓立馬就給金妮升了職,讓她正式成為書記長,好讓她替塞西爾在自己離開白鹿堡的這段時間裡出謀劃策。

  金妮很感激芬頓的信任,因為這批長河鎮的書記官是後來者,雖然在工作上需要與領地上的方方面面打交道,但其實她們至今都沒能被這裡的居民所接納。

  兩者之中有一層無形的隔閡,在她們之間形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圈子。居民們都認為她們以前在市政廳工作,天然是屬於老爺們那邊的,只要將來某一天情形不對,她們就有可能立即投靠出去。

  這種偏見並不是完全錯誤的,市政廳以往處理糾紛往往就是無條件偏向貴族,因為他們的利益本身就相互捆綁。

  雖然這群姑娘們經受過慘痛的顛沛流離,但誰也沒辦法保證她們會不會為了自己更好的前途而重新回歸到原有的體系內。

  芬頓其實也有這個擔憂,白鹿堡現在的確無法提供給和她們以往那樣優渥的福利待遇,難免這些書記官們在滿足溫飽後會動起什么小心思。

  不過他還是選擇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連這點相信他人的氣度都沒有,那之後也別考慮在潘德爭霸了,至多窩在山脈里窩裡鬥一輩子。

  然而,儘管他可以選擇相信金妮,相應的間諜系統應該是時候提上日程了,不僅僅是防止白鹿堡內部的叛變,芬頓更需要了解正在這片大陸上發生的事情。

  這是個信息傳遞極度落後的時代,沒準你收到請柬去參加一場婚禮,等到的時候人家夫婦早就離婚了。

  把今天要討論的事項都討論清楚後,金妮忽然想起了一件怪事,「對了,大人,我最近總是聽到人們說......白鹿堡是不是,有幽靈作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