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烈獅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非常可惜,書記官小姐最終還是沒能得到一個確切的回覆,她被那個最近讓整個白鹿堡都惶恐不安的罪魁禍首隨便找了幾個理由打發走了。

  金妮剛一出門,維姬就從天花板上飄了下來。但凡那個可憐姑娘往頭頂上瞄一眼,極有可能當場心肌梗塞。

  這就是芬頓從山洞裡回來快一個星期了,仍舊沒有對外公開維姬存在的原因。

  這尼瑪太驚悚了。

  「哦,她好香啊,身上有丁香與醋栗的味道。剛才她在和你說話的時候身體分泌的荷爾蒙比平常提升了百分之三十,有機會拿下啊芬頓。」

  維姬把半個腦袋探出牆壁,目送來自長河鎮的小美人逐漸走遠。按理來說她只是一個晶片精,是沒有嗅覺這種高段技能的,但是現在她的本體深深植入於芬頓的體內,除了她自己能獲得的視野感知外,她還能共享芬頓的感覺。

  「拿下個屁嘞。我的婚姻不是自己能做主的。」芬頓攢起中指,狠狠彈了維姬一個腦瓜崩。

  沒有丟失目標,因為晶片的緣故,芬頓現在有可以針對維姬的碰撞體積。

  「而且我不是提醒過你不要隨隨便便到領地里瞎逛嗎?現在好了,你一個勁想給別人證明你不是幽靈,結果現在人人都以為白鹿堡有幽靈。」

  人工智障委屈巴巴地捂著額頭,「可我確實無聊啊,白天還有你能陪陪我聊天,到了晚上我除了出去實在沒事可做嘛。」

  這一點倒的確是芬頓的不對,他承諾要帶給維姬自由,但目前他只不過相當於把判了無期徒刑的維姬改判成了緩刑,從一個暗無天日的牢房換到了一個寬敞點的牢房。

  她有自己的人格,同樣也有喜怒哀樂,也期望與他人交流,芬頓沒有資格剝奪她的權力。

  芬頓嘆了口氣:「這樣,等從王都回來,我想辦法給你一個合法的身份,到時候你可以自由出行。」

  維姬歡天喜地地飄了。

  接下來的幾天,維姬都很安分,自己一個姬蹲在城堡的頂部,看夠了人群在忙碌和春季萬物復甦的景色,就下來找芬頓貧貧嘴。晚上也不再出去擾民,因為她開始自己給自己找樂子,一個姬在沒人注意的角落裡玩超大型角色扮演遊戲。

  芬頓光是看看她那副投入其中的樣子,就覺得這個娃是真的造孽。

  可他確實也沒有多餘的時間陪維姬耗,他馬上就要出發前往烈獅城,許多安排都要打點到位。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需要適應現在這具煥然一新的身體。

  那枚晶片,比他想像的更可怕。

  維姬可不單純是占用了芬頓自己的生理機能,正相反,她為芬頓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簡單來說,就像是一個外掛。

  芬頓幾乎可以確認當初的設計者開設計維姬的時候,本來就打算把她放置於活體機體內,用以強化機體的戰鬥效能。

  現在芬頓的視網膜里,除卻他自己的能看到的視野以外,還能額外看到維姬提供給他的視線,她的視線甚至可以在經過重組過後以平面小地圖的形式呈現在他的視野里。

  這意味著,自己從此以後就是一個開了全圖視野的作弊者,他將再也不會碰到埋伏,偷襲。如果是在沒有半點光線的黑暗環境下,有維姬在,他就相當於有了一個夜視儀。

  最為關鍵的,是她給自己帶來的最直接的戰鬥力的增強。

  超級人工智可以以絕對嚴謹的運算輔助芬頓進行戰鬥,是該多用一點力量擊潰對方的盾牌,還是省一點力氣發起一次逼真的佯攻,芬頓甚至可以從容應對同時來自多個方向的攻擊,維姬會為他提供最合理的防禦建議。

  他拿手的弓術也會更上一個台階,因為維姬能夠自動運算風速,空氣濕度,引力還有射出角度的影響,從而給他創造出一個絕不可能失誤的出手時機。

  如果自己當初和霸主扎卡爾對峙的時候就有維姬輔助的話,那結局就絕不會是自己被扎卡爾施捨了一條性命,他相信自己絕對能戰而勝之。

  自己與扎卡爾差距最大的就是戰鬥經驗,但維姬這個外掛卻能夠把這個差距完全補足。

  芬頓覺得,即使現在自己沒有騎士團的強化魔法,那也不會比他們的最強者差到哪去。

  但維姬也不是完全沒給芬頓帶來副作用,比如說芬頓走路的時候,就經常不知道是自己看路還是盯著維姬帶給他的小地圖。回來的這麼幾天裡,他仿佛肌肉萎縮了一樣,動不動就摔倒,所以他才需要時間來適應。

  差不多三天以後,有一輛印有王室獅子家徽印記的馬車停在了領地外面,連帶著一長串服侍的隊伍。

  無論有多麼不願意,芬頓還是不得不前往王都,臨走前他囑託好塞西爾有關領地的一切相關事宜,並且著重強調了要聽金妮的建議,最後他把從遺蹟裡帶出來的種子交給塞西爾,讓他派人在新開墾的土地裡面種下。

  馬車載著芬頓啟動了,沿途居然自發聚集起來了許多送行的人。這些農夫不久前才剛剛從恍若噩夢一般的日子裡熬過來,現在好不容易有了安定的生活,但帶給他們這一切的芬頓就要走了,雖然他們都知道芬頓又不是不回來,但居然有人不知怎麼回事哭了起來。

  整個人群都受到影響,一路上哭聲一片。

  馬車裡維姬捂著肚子笑得撒潑打滾肆無忌憚。

  芬頓也很無奈,這怎麼感覺自己是死了一樣,現在正躺棺材裡準備拖出去埋了。

  離開了白鹿堡的管轄範圍,路程就逐漸開始顛簸了起來,不過當他們逐漸離開烈獅境東部的時候,路面又重新變得平坦。

  烈獅境雄厚的財力在這細小的方面一覽無遺,作為曾經繁盛潘德王國遺留下的核心領土,這裡的每一篇土壤里都滲透著黃金。與剛剛遭受了戰亂的東境不同,這裡與東境完全就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迦圖人到來後,東境始終瀰漫著陰鬱的氛圍,疾病,饑荒,還會揮之不去的死亡一直縈繞在那片土地上,光是待在那裡就會覺得渾身不自在。

  而這裡,人們都富有且風度翩翩,仿佛陽光都要更加的明媚,沿途都是瑰麗得能夠畫入畫布的風景,翡翠的綠,瑪瑙的紅,鑽石的晶瑩,一切奢華的意象構建成了這裡。

  烈獅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