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終極人類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海浪一般的歡呼聲淹沒了整個競技場,在鐵皮人和另外一位來自紅色兄弟會的挑戰者登場之前,還有數場血腥慘烈的搏殺用來預熱。

  但大概率鐵皮人很難出現了,因為鐵皮人和黑男爵就坐在觀眾席上,還是挨著的那種,要是傳出去肯定會被所有人驚呼原來這倆狗東西在打假賽。

  薇薇安的情緒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競技場上無論發生什麼都無法引起她的注意,她坐在這裡只是為了等線人的進一步消息,只有一場搏殺的一方徹底倒下後,她才會豎起大拇指。

  不是為了稱讚勝利者的戰鬥有多麼優美,而是因為這個手勢有特殊的含義。這個習俗同樣源於古巴克斯帝國,競技場內的角鬥士如果落敗而又為死去,那他的生命就將由在場的觀眾所決定。

  認為他的戰鬥足夠愉悅自己,那就豎起大拇指,反之則朝下,收到觀眾命令的勝者就會親自了結落敗者。

  不過芬頓就顯然沒有薇薇安那麼好的涵養了,他說好要替諾特出戰,在正式對決開始之前他還有許多次戰鬥要打,以此來證明自己的身價。

  而此時此刻自己卻優哉游哉坐在觀眾席上,想必諾特此時已經急得巴不得自己親自上場的心思都有了。

  所以芬頓只能藉口自己身體不舒服需要離開片刻。

  然後鐵皮人就上場了,乾淨利落地解決掉對手後,芬頓又回來了。

  芬頓一覺得身體不舒服,鐵皮人就又上場了。

  如果有有心人注意到了芬頓與鐵皮人之間的變化的奇妙規律,那他就能得出一個駭人聽聞的結論。

  鐵皮人是芬頓拉出來的。

  在又一次解決完生理不適後,芬頓氣喘吁吁地坐回椅子上,薇薇安擔憂地詢問芬頓是否需要不參與接下來的行動。

  芬頓只能擺擺手說自己沒事,然後轉身離去趕下一場。

  「這位先生真有意思,他一離開,鐵皮人就上場了。」有人對薇薇安輕聲說。

  或許是因為現場太過於吵鬧,總之薇薇安並沒有對這句話做出回應,「消息呢?確定是真的?」

  「小姐,您可以不相信我,但請您一定相信黎明騎士團的職業素養,幹這一行我們是專業的。」拼死從魯道爾住宅中廝殺出來的唐璜騎士再一次擺出義正言辭的臉面,「我跟蹤那些人已經快半年了,他們利用三先知的魔法在鄉間不斷做用村民做實驗,以求培養出一個完美的個體。」

  「進入烈獅城之前他們就已經可以通過屍體製造出三米高,約十人重量的怪物。經過這段時間在競技場收集到的實戰數據,他們肯定還能培養出更加強健的怪物,而一旦這個怪物培育出來了,他們絕對不會藏起來,會立即投入測試,如果測試合格那三先知就會在鄉村開始推廣。」

  唐璜滔滔不絕地說著,直到說完才發現薇薇安的面色有一些凝重。

  「你說的怪物,是那個嗎?」有些顫抖的手臂指向了場地正中心。

  裡面站著一個六米多高的「人類」。

  ......

  「女士們先生們!如你們所見,現在站在場中央的,分別是輕鬆戰勝黑男爵的鐵皮人。」

  「以及來自獅湖城的終極人類——肉山比博!」

  主持人興奮地拿起鐵皮圍鑄的擴音喇叭,在場地中央豎立起的高台上向所有人介紹今天對戰的最高水準。

  同時也可能是近年來烈獅城競技場收益的最高水準,肉山比博那誇張的體型讓見多識廣的主持人都不免感受到一陣恐懼,而狂熱的人群絕對會為這博人眼球的戰鬥心甘情願掏出他們手裡的最後一個子兒。

  不知不覺中,競技場匯集到的錢款已經積累到了一個恐怖的數字。並且,接下來無論是鐵皮人被肉山比博殘酷無情地碾成碎屑,還是肉山比博被鐵皮人的狼牙棒敲到骨折,這個數字都會再往上翻個幾番。

  不過主持人總覺得有點奇怪,他身為紅色兄弟會的一員,卻全然不知道這個肉山比博究竟是從來蹦出來的,他完全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個......怪物?

  在他印象里,只有那些掌握著惡毒能力的人才能製造出如此讓人戰慄的怪物。但他不敢細想,只能安慰自己那是紅色兄弟會神通廣大暗藏的大殺器。

  「諸位,下注吧!快下注吧!鐵皮人那弱不禁風的模樣怎麼可能是肉山比博的對手?但是,又有誰能保證鐵皮人不能創造這個奇蹟?」

  正話反話都被主持人說完了,不過他的煽動極為有效,在比賽正式開始前的一刻,雙方都有大量的資金入帳。

  即便手中握著結實的武器,芬頓還是不免緊張。六米,放在平面上或許也就幾步的距離,豎立起來也不過兩層房屋,普通人都不會對這個長度感覺到什麼不妥。

  可是,如果當一個人等比例放大到六米的高度呢?

  那種來自生態位的壓制感撲面而來,儘管那個肉山比博宛如孩童一般呆呆地望著四周,但芬頓仍然對他心生警惕。

  「這東西,恐怕不會是人類。」

  抱著謹慎的態度,芬頓一點一點靠近肉山比博,後者對他的逼近不為所動,直到芬頓用狼牙棒猛擊他的腳趾,肉山比博終於有了反應。

  他哭了。

  他一下子跪坐在地上抱著自己的腳趾痛哭。

  懦弱的表現贏得了現場觀眾的一片倒彩。

  然而只有芬頓還有那位專業的黎明騎士察覺到了詭異的地方,他們都聽到了,一種奇怪的韻律,一種美妙但卻讓人恐懼的歌聲。

  那歌聲根本不通過聲音傳遞到耳朵,而是直接出現在了他們的腦海里,難以克制的癲狂在顱骨之內炸開,來自久遠以前的低語向被影響的人訴說著叫人絕望的詛咒。

  「維姬!」

  芬頓大喊,沒有顯形的人工智慧心領神會,她當即追尋著那歌聲的來源搜索而去。

  但沒想到,位於觀眾席上的唐璜儘管勉強控制住了自己的神志,但卻比所有人都表現得更為癲狂,他徑直從觀眾席上跳下,追隨著維姬消失的方向而去。

  不過芬頓就不可能離開了,剛才的歌聲除了讓觀眾們爆發出難以理喻的亢奮外,也喚醒了肉山比博。

  他要吃人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