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天塌了(第三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大地在顫抖,肉山比博每挪動一次,芬頓就感覺有千軍萬馬在朝自己逼近。發狂狀態下的肉山比博展現出了驚人的敏捷性,他不以雙足而是用四肢用來行走,宛如最純粹的野獸那樣朝芬頓發起攻擊。

  「老大,我找到唱歌的人了。接下來該怎麼辦?」

  躲閃攻擊的間隙,芬頓聽到了維姬焦急的訊號。她一個晶片精能當移動攝像頭使使就不錯了,總不能指望一個移動攝像頭身上再帶兩挺加特林吧?那玩意兒叫無人機......

  「誒,等等,這裡進來了一個人。」

  隨著維姬的一聲驚呼,對整個競技場地面都造成了嚴重破壞的肉山比博,卻突然停止了如瘋狗一般連綿不絕的攻擊。他轉過身,臃腫的臉龐上肌肉畸形著蠕動,被肉塊擠壓到幾乎看不見的雙眼居然滾下了熱淚。

  「媽媽...媽媽,不要,媽媽......」

  抓住他分神的機會,芬頓一個提速,跳起來對準他的膝蓋奮力一砸。沒能擊穿肉山比博的表皮,不過芬頓卻清晰聽到了骨頭在血肉之間綻開的聲音。

  他已經意識到了,目前自己遭遇的這個怪胎,絕對就是逃到蜘蛛夫人中的邪教徒製作出來的產品。

  就他這個體格,能是八歲?說出去誰會信啊!

  現在這個怪物抱有著近乎病態的執著想要回到他母親的身邊,說明剛才跳下來的黎明騎士取得了不錯的進展,起碼已經清理完了邪教徒的雜魚並且威脅到了這個怪物的操縱者。

  所以自己絕對不能放任其離去。換了一個方向,芬頓再度跳躍廢掉肉山比博的另一個膝蓋,臃腫的巨獸沒了雙腿的支撐只能無力癱倒在地面。

  他嗚嗚無助地慟哭起來,這哭聲更加激起了本就狂躁觀眾內心的暴戾,他們大叫著,怒吼著,夾雜著粗話的咒罵聲席捲而來,他們齊齊伸出自己的大拇指。

  向下。

  無論賺錢或賠錢與否,他們都要這個肉山比博死。

  芬頓忽然心裡有一種不安,本能告訴他絕對不能聽從這些人的話殺死肉山比博。

  這事情太詭異了。明明是個體型膨脹的怪物,光憑體重就能壓倒無數強者,可他的表現實在是對不起他的這個塊頭,就仿佛他的操縱者並不是為了讓他贏而是要讓他輸而故意限制他的行動。

  再加上已經被點燃心中暴戾的觀眾,芬頓總覺得肉山比博今晚出現在這的唯一任務就是被自己殺死。

  「喂喂,聽得到嗎?讚美女神,原來這就是女神和信徒溝通的方式。芬頓,哦不對,教皇大人,這裡是您的僕從唐璜。」

  什麼玩意兒?與維姬的私人加密頻道里突然闖入了第三者的聲音,而且這個第三者所說的話怎麼完全叫人聽不懂,自己怎麼又變成教皇了?

  「教皇大人,詳細的事情以後再說。操縱怪物的女妖剛剛被我驅散,她留下的資料中說這種創造出來的怪物最大的特點就是能夠急速恢復。」

  「但這種恢復不是沒有消耗的,就像您生理不適的前提是肚子裡必須得有貨。他的急速回復是以吞噬同類作為養料!」

  「所以千萬別殺死他!」

  黎明騎士緊急的警告終歸是來遲了一步,雖然芬頓並沒有終結肉山比博的生命,但他卻殺死了他自己。

  龐大的體格不僅僅代表著讓人望而生畏的力量,同樣還代表著自己巨大的負擔。隨著肉山比博倒塌在地,他的骨骼,肌肉等等一切的重量都壓在了他的內臟之上。

  在唐璜說話的同時,肉山比博全身的臟器都被擠壓成了碎屑,臟器的鮮血隨著他逐漸衰弱的喘息咳出來。

  但仿佛他體內的血液無窮無盡一般,升騰著新鮮熱氣的血紅色液體在眨眼間已經淹沒了競技場的表面。

  所有人都被這血腥的一幕所震撼,緊接著爆發出全場爆發出更加癲狂的叫囂聲。沒有人注意到由血肉盤錯而成的藤蔓已經順著牆壁爬上了觀眾席,如同毒蛇一般,這些藤蔓在獵物完全放鬆警惕的時候,發動迅捷而突然襲擊,瞬間就拖拽了數十人回到早已死去的那坨腐肉身旁。

  死者開動了,他全身上下都張開了縫隙,把那些還處於亢奮甚至連馬上就要身死都不自知的觀眾一點點吞沒進去。

  大快朵頤。

  在肉山比博享用大餐的時候,芬頓試圖把人救出來,但是沒有用,肉山比博恢復的速度遠遠超過自己對他造成的損傷,而如果自己越讓他受損,他就越是加快捕獵進食的進度。

  無奈之下,芬頓只能向黎明騎士尋求幫助。

  「血。」唐璜相當認真的回答,「您是女神在凡間的代理人,您的鮮血就是聖潔的鮮血,您的聖血就是這些腐化之物最為忌憚的東西。」

  黎明騎士的答覆讓芬頓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復,他只能感慨一聲果不其然黎明騎士團都被人戲稱為瘋子騎士團,除了喜歡燒烤以外還盛產傻寶。

  不過情況危急,芬頓只能聽信這位業界專家的說辭,給肉山比博的精緻菜餚里添加一點作料。

  血液在相互接觸到的瞬間就產生了劇烈的反應,這種反應讓芬頓回想起了上輩子曾經作過的死——把一小塊鈉丟進水裡。

  但是強度就完全不再一個量級了,作死丟的鈉也就指甲蓋兒那麼大,現在這塊「鈉」卻有六米長那麼大一坨。

  爆炸,劇烈的爆炸在芬頓的面前炸開,整座競技場都被這爆炸掀動,氣浪把位於正中心的芬頓直接衝擊到了邊緣的牆壁上。四散飄落的血雨以及零零散散墜落在地面的血肉,終於讓觀眾們恢復了理智。

  紅色兄弟會試圖控制住驚恐四散奔走的人群,但是根本無濟於事,現場發生了極為嚴重的踩踏事件,沒有被肉山比博殺死的人卻更多的死在了同類的腳下。

  為了避免局勢進一步惡化,紅色兄弟會只能拜託地表之上的統治者來幫忙維持秩序。

  不過奇怪的是,平常求都求不到的獅騎士,居然極為爽快地答應了他們的請求,就好像獅騎士完全知道地底下發生了什麼一樣。

  諾特的心在滴血,他幾十年的經營在短短几十分鐘內就徹底毀於一旦,蜘蛛夫人賴以為生命的競技場被徹底毀壞。儘管他的主人事後會查明這一切都與他無關,完全就是獅湖城那邊的分部被三先知所蠱惑,但他絕對會以失職的罪名被處罰。

  紅色兄弟會的處罰......呵呵,諾特想都不敢想。

  「大人!獅騎士來了。」

  手下人傳來了目前僅剩的一點好消息,只要有獅騎士在,殘存的邪教徒肯定再也掀不起什麼風浪。

  但帶來這個消息的手下人卻沒有半分慶幸的表情,他幾乎都快要站不穩了,「騎士老爺們說,公主殿下在競技場裡,他們要完全接管蜘蛛夫人!」

  天塌了。

  諾特一口氣沒吸上來直接倒在了地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