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正義女神(大 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兩天後,從渾身酸痛當中緩過來的芬頓,正在和傭人們一起收拾行李,他要走了。

  本來按照規矩,春之慶典持續的時間段里,前來覲見的貴族們都應該再多呆一段時間。但兩天前在烈獅城爆發了死傷數百人的暴亂,甚至有不少大佬的孩子都死於其中,那春之慶典還舉辦個屁啊。

  麻溜查案吧。

  第二天直接全城戒嚴,獅騎士帶著衛兵挨家挨戶的搜,林林總總抓了快上百人。當然裡面究竟有多少是真正的邪教徒,又有多少是為了交差而被逮進來的倒霉蛋,那就不好說了。

  總之這些人全都被綁在了中央廣場,被一把火燒乾淨了他們曾經犯下的罪惡。

  看到自己的王都居然被滲透成這個樣子,盛怒之下的烏爾里克把所有貴族都叫到宮殿裡跟訓孫子一樣把他們罵了個劈頭蓋臉,怒斥他們正是他們在地方上什麼都不管不問才導致了現如今的慘劇,三先知可以肆無忌憚地在鄉間發展壯大。

  所以國王當即下令,以往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這條規矩作廢,王室必須直接插手對各地的管理。但這舉動引起了貴族們強烈的反彈,就連幾個大公爵都罕見地沒有和烏爾里克站在一條陣線上。

  所以烏爾里克提出了第二條方案,王室派人和各貴族共同對地方進行管理,只要邪教徒在他們的領地上絕跡,派出去的人自然就會回到王宮。

  這下貴族們沒法再反駁了,畢竟公主都差點在這場動亂中死去,他們可以不懼怕國王,但必須恐懼一個護崽兒的老父親。而且他們也擔心萬一自己的領地也被邪教徒盯上,雙方只能各退一步。

  白鹿堡自然也在其中之列,不過鑑於芬頓在動亂中功勳卓著,所以他被特許可以自己處理領地內的邪教徒事件。

  不過,在臨走之前,今天芬頓的住宅還有幾個客人要登門拜訪,並且人數還有點多。

  最先找到芬頓是諾特,那個在動亂中失去一切的紅色兄弟會成員。本來雖然競技場損毀了,但只要蜘蛛夫人還在,他就有重新翻盤的可能。

  但獅騎士的到來徹底打斷了他的念想,他們的確按照請求維持了蜘蛛夫人的秩序,甚至完成了太好了,所有不乾淨的組織要麼屈服要麼被清繳得乾乾淨淨——包括紅色兄弟會自己。

  自此之後,蜘蛛夫人正式回歸到了烈獅城的懷抱,她每天高額的稅收將直接納入王室的財庫。

  芬頓走了國王陛下的路子,把諾特這個臉上寫滿了死字的人保了出來。

  不僅僅是為了他們此前達成的協議能夠順利完成,也不單純是擔心諾特把自己購買武器裝備的消息泄露出去。

  而是芬頓通過這件事情再度意識到了情報的重要性。烏爾里克那個老狐狸絕對對邪教徒的一切都心知肚明,所以他才敢這麼放心大膽地在烈獅城上演這麼一出鬧劇。

  通過邪教徒的攪局,同時加強了王室對地方的直轄,還徹底剷除了烈獅城的毒瘤,無論是治安還是稅收都上升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所以芬頓想要控制住諾特,他經營了蜘蛛夫人那麼多年,手下自然積累了不少相當的情報資源。

  「有難度嗎?」芬頓笑著問這個失去一切後變得局促不安的中年人。

  「肯定有難度,畢竟一切都是從零開始。」諾特苦笑著,芬頓給他安排的第一個任務真的不算簡單,「我對長河鎮一無所知,但好消息是長河鎮現在一無所有,在長河鎮重新建立一個紅色兄弟會......」

  「不。」芬頓指出諾特不對的地方,「雖然現在還需要套著紅色兄弟會的殼子,但你應該要清楚,你即將創立的這個組織與你的老東家再無任何瓜葛。就算是你以前的情報網,也要挑那些沒有犯過事的人。」

  「我要的是一個乾乾淨淨的情報組織,而不是一個吸食營養的膿包。」

  「明白,我會在半個月後啟程前往長河鎮。」諾特半懂不懂地告退離去,即便他懂這麼做會讓這個自己創建的組織徹底失去經濟來源,將完全依賴白鹿堡體系,他也只能裝作自己不懂。

  因為蜘蛛夫人被王室所接管,太多人的怒火得不到發泄,他們不敢對威望十足的王室動手,那就只能找諾特撒氣。現在只有躲在芬頓的羽翼之下,他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一會兒後,第二個造訪的人來了,有點出乎意料,不過也在情理之中。

  專業的黎明騎士全副武裝敲開了芬頓的大門,傭人們誠惶誠恐,還以為是黎明騎士又準備來抓邪教徒拉出去燒烤。

  不過唐璜騎士那副駭人的面孔並沒有一直擺著,把小女僕們嚇唬一番後他就笑嘻嘻地詢問她們有沒有空。見到芬頓之後,更是完全不顧及自己騎士的身份,直接一個滑跪跪倒在芬頓面前。

  「教皇冕下,您忠誠的僕人唐璜向您致以問候。」

  「教皇冕下」只能對此回應一個優雅但又不失禮貌的微笑,「免禮近身。」

  但唐璜眨巴眨巴眼睛顯然沒聽懂這是啥意思。

  在異世界人面前玩梗後自討沒趣的芬頓只能說人話,「就是讓你起來。」

  「不,在下不見到女神絕不起來。」

  「那你繼續跪著吧,你家女神大人現在在洗澡。」

  唐璜口中的女神就是維姬,芬頓也不知道這貨是怎麼把晶片精和阿絲塔利亞聯繫到一塊的,但這貨完全不知廉恥的舔狗行徑讓芬頓覺得似乎他也可以拉攏。

  而維姬自從那天見識到漫天飛肉的情形後,不知道是不是得了戰後心理創傷,總之幾個小時不洗一次澡就渾身不舒坦。

  「女神大人...在洗澡?」唐璜騎士兩眼不斷冒出精光,「教皇冕下,那可是聖水啊。您應該知道,烈獅境與凜鴉境中間有一片非常廣闊的湖。如果讓女神大人在裡面洗澡......」

  「賺麻了啊!」

  芬頓捂住眉頭,心說這貨怎麼就信了正義女神阿絲塔利亞呢,就他這表現妥妥該去拜財神爺。

  唐璜看到芬頓的痛苦不堪的表情,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言行完全是在褻瀆心中完美無缺的女神,所以他立即改口,「教皇冕下,我之所以從海外的巴克利帝國來到潘德......」

  「是為了抓羅蘭對吧?」芬頓隨口就把黎明騎士團的秘辛說了出來。

  羅蘭是這個年代裡,在一群墮落的黎明騎士中唯一堅持著信仰的人,不過正因為他受到正義女神的啟迪還在堅持古老的榮光,與黎明騎士團的主流背道而馳,曾經的同伴紛紛開始追殺他。

  不出意外這個唐璜就是來追殺羅蘭的其中一員。

  「羅蘭?誰啊,真不熟。」唐璜嘴巴一歪,「抓他能換幾個金幣?完全就是給騎士團打白工好吧。我來潘德是因為我在巴克利帝國受到了女神大人的啟迪。」

  「啟迪你來潘德拓展業務賺大錢?」

  「教皇冕下,這我就要批評你了。」唐璜再次擺出營業用的義正言辭,「賺取財富與遵守女神的啟迪並不衝突,我通過出賣自己的勞動力賺取合法收入,這些收入被我用來維護武器裝備和個人用度,能讓我接下來更加精力充沛的為女神的正義事業服務。」

  「賺越多的錢才能讓更多的人投身於女神的正義事業。簡單來說,先要有錢,才能談信仰。」

  芬頓忽然覺得這貨將來有成為學馬列的神棍潛質。

  「女神讓我來潘德,是為了讓我把聖物交給值得託付的人。現在看來,您比我更受到女神的垂青,所以聖物應當交由您來保管。」

  唐璜說著,從甲冑中掏出了他所謂的聖物。

  難怪唐璜一口咬死了素未謀面的維姬就是他信仰的女神。

  聖物是一枚晶片。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