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歸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晶片被掏出來的瞬間,聞著味兒的維姬立馬就自個兒飄了出來。

  唐璜目睹女神降臨之後,虔誠地讚美一聲,再卑微地垂下頭去,不敢直視女神的光輝。

  「還愣著幹嘛啊!」

  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維姬連忙提醒芬頓把晶片塞腦子裡。

  將晶片放置於額頭,曾經熟悉的刺痛感很快傳來,那枚晶片宛如活過來了一般自動鑽入了他的皮層之下,兩枚晶片迅速貼合在了一起,以芬頓的頭腦作為場所,無數碎片化的信息洪流轉瞬間交換。

  當然這一切都跟芬頓沒啥關係,他純粹就是在旁邊嗑瓜子看戲的角色。

  很快,這場別開生面的信息融合以維姬打了一個飽嗝兒作為結尾。

  「女神大人,您現在看起來更加美麗動人了。看起來您的分身已經成功回歸到了您體內。」

  「哈,分身?哦哦...對,是分身。」在芬頓的逼視下,晶片精很快就學會了沒臉沒皮地撒謊。

  「那女神大人,您賦予我的任務已經完成,請容許我告退,接下來我將繼續在潘德宣揚您的光輝。」

  「咳咳......」芬頓適時咳嗽了幾聲,「唐璜騎士,你的任務還沒有完成。」

  開玩笑,一個黎明騎士,一個擁有強大戰力的黎明騎士主動送上門來來了,自己怎麼可能就輕易讓他走?

  「女神大人還有任務交給你。」芬頓使了使眼色。

  「哦,對對,我還有任務要交給你......任務,誒,任務,是什麼呢?」

  對啊,任務是什麼呢?維姬只不過是一隻可憐柔弱無助的晶片精罷了,她哪知道有什麼任務。

  唐璜一臉懵圈看著教皇冕下和女神大人在自己面前擠眉弄眼。幸好有加密頻道存在,維姬才在芬頓一字一句指導下磕磕絆絆把謊給說圓咯。

  「現在的黎明騎士團早已自甘墮落,成為了他們曾經所捍衛的信仰的敵人。唐璜騎士,吾正義女神阿絲塔利亞在此請求你,於潘德重建一個全新的黎明騎士團,將過去的同僚拯救於歧途,對施虐於無辜者的邪惡加以懲戒。」

  被授予如此重任,騎士先生當即感動得熱淚盈眶,他連放在酒館的行李都來不及拿,直接牽著自己的戰馬回來。潘德,不去了!他從今天起就是正義女神阿絲塔利亞座下第一神授騎士,也是教皇冕下腿旁第一狗腿子,更是將來重建騎士團的正統第一任大團長。

  房間裡又清淨下來後,芬頓鄭重地問維姬,「你以前是不是有做過什麼兼職?當晶片精的同時順帶客串一下女神什麼的?」

  「那我可說不準了,畢竟我內存刪了那麼多。」維姬也難得沒有吊兒郎當,「不過我如果以前要真被野蠻人當做神明崇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我總歸得做出點什麼神跡才唬住別人啊。」

  這倒也是,晶片精最多也就進化成維·伽椰子·姬嚇嚇別人,除此之外根本不可能對外界產生任何影響。

  最起碼維姬得有左手一指左邊海往後稍稍,右手一指右邊海滾開一旁的本事,才有資格被當做神明崇拜。

  所以關於這一點,在維姬恢復回收站以前,是一個無法證偽的事情。

  但有一件事可以再次確定,那就是巴克利真的存在超古代文明遺留下來的遺址,並且這些遺址絕對被進行了一定程度的逆向研發。甚至這些遺址恐怕在巴克利還有相當多,不然也不至於等到能讓唐璜把晶片帶出來。

  「那女神大人,你吃掉你的分身後,感覺到有什麼不同沒?」

  「話請別說那麼難聽,好像我是一個食人魔。只是單純的剪切懂不懂?不過我的內存里的確多了很多東西,等我完全梳理完我再告訴你。」

  維姬的眼神忽然飄向窗外,然後笑嘻嘻地溜走了。

  新的客人來了。

  薇薇安最近的心情還算不錯,雖然被親生父親當做誘餌使用了一次,不過她的表現證明了她是一個合格的繼承人。

  在芬頓和唐璜繼續追蹤邪教徒的時候,是她以公主的身份指揮現場的獅騎士維持秩序,不然那些不懷好意的惡徒會給烈獅城帶來更大的動亂。

  烏爾里克允許她收下從清繳邪教徒那裡收集到財富,很長一段時間內,她都不會再被財政問題所困擾,能夠專心致志擴充自己的勢力。

  「來自宮廷的最新消息,因為魯道爾身死而長河鎮的現任領主又尚未成年,所以你曾經的士兵卡爾將會代為管理長河鎮。」

  「這是件好事,整個烈獅境東部都將是我們的。」

  再度帶來了絕密情報的薇薇安沒有過多停留,她只不過是在去打獵的路上順帶來送別她新收下的幕僚。

  在落日的餘暉里,薇薇安的隊伍離開沒多久,芬頓也跟著上馬動身了。

  王都之行雖然短暫但卻一波三折,不過好在自己碰到的所有麻煩最後都一一被處理乾淨。自己洗清了被懷疑是迦圖間諜的嫌疑,與自己作對的魯道爾也因為暴露身份而死去,白鹿堡今後可能面對的麻煩都迎刃而解。

  收穫則更是讓人欣喜,工匠,糧食,武器鎧甲,以及被授予的臨時開拓權,足夠讓白鹿堡在短時間內發生一個質的飛躍。

  更別提自己即將擁有獨屬於白鹿堡的紅色兄弟會以及黎明騎士禮堂,在情報和頂尖戰力方面,自己終於不用再繼續憂愁。

  最重要的是,自從維姬融合了那枚新的晶片,他的個人能力又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大概相當於1.5個扎卡爾吧。

  如果在決鬥現場再把維·伽椰子·姬當做寵物召喚出來,給對方帶來的恐懼效果估計能讓自己的戰鬥力再上升一點,兩個扎卡爾了。

  估計堂堂迦圖霸主到死的那天都想不到,自己會成為一個手下敗將的計算單位。

  馬車外傳來急促的馬蹄聲,有人停在了車隊前面,但奇怪的是,那個人並不是在追尋著獵物,這裡也並不是前往狩獵場的方向。

  「芬頓,巴克斯帝國扣留了我們的特使,這是開戰前的標誌。白鹿堡在戰爭的邊緣上。」

  薇薇安挺起胸膛,「所以我命令你活下去。以債主的身份命令你活下去。」

  她脫下長筒手套,修長的手指並不好看,相反有點嚇人,上面了爬滿老繭,還有最近留下的觸目驚心的傷疤。

  「你還欠我醫藥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