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林中夫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原長河鎮的書記官小姐,又一次在噩夢中驚醒,金妮嘗試逼迫自己閉上眼,但黑暗中滿是她們自從長河鎮陷落後的慘劇。

  她摸索著在一片黑暗中點燃蠟燭,微弱的光芒終於讓她感受到了一絲絲安全。

  不......並不安全。

  正相反金妮覺得自己就站在深淵的邊緣,她的背後有一雙手在慢慢推動著她。

  書桌上壘滿了半人高的文件,正是金妮這段時間的操勞才讓白鹿堡在芬頓離去的時候安然運作,這些文件都是她的功勳。

  然而,這些功勳的中央,擺放著一封信件。那封信件上沒有絲毫重量的幾個字,就足以把金妮壓垮,把她所獲得的功勳毀於一旦。

  前幾天晚上,一隻貓頭鷹把這封信帶了進來。如果金妮把信件毀掉,貓頭鷹就會再帶來一模一樣的信封。

  現在,那隻貓頭鷹正站在屋外的樹枝上盯著金妮,它碩大的眼珠閃爍著猙獰的光。

  「親愛的金妮小姐,感謝這段時間你為巴克斯帝國做出的貢獻,我們已經確認了您傳遞出來消息的正確性。當我們進攻白鹿堡的時候,你可以以此信件作為憑證向巴克斯士兵尋求庇護。」

  這就是信件上的全部內容。

  明明金妮什麼都沒有做過,但只要這封信件泄漏出去,她絕對會以間諜罪被處死。

  經過那段顛沛流離的生活,金妮已經不怕死了。可是,憑什麼?憑什麼偏偏是她,憑什麼偏偏要在她已經崩潰的生活逐漸走向正軌的時候來陷害她?

  門外傳來了鐵靴走過的聲音,金妮趕忙把蠟燭掐滅。盡職盡責的白鹿堡軍士會在巡邏的時候注意所有可能發生意外的因素,如果發現了火光那他們就絕對會進來探個究竟。

  但輕緩的敲門聲還是響了起來,巡邏的軍士詢問金妮是否需要什麼幫助。

  她趕忙把信件夾雜在眾多的文件之中,為了證明她沒有在做什麼奇怪的事情,金妮必須要故作隨意地打開房門讓軍士看看,打消他的警惕。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來有些工作要忙。」金妮一邊說著一邊打開門。

  門外空無一人。

  貓頭鷹咕咕咕咕叫著起來,像是在嘲笑。

  「金妮小姐?」

  男聲,又是女聲,小孩的聲音,老人的聲音,在一句話的時間裡變來變去,那聲音讓金妮感受到恐懼。

  一個貌美的女人忽然在夜色里出現,群鴉因為她的出現而四散奔逃,她踩著一路蔓延過來的枯朽樹枝從空中走下,而後繞過金妮,以屋子主人的姿態坐在床沿上。

  「請容許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掌管一切田地與森林豐收與否的女神,農夫的耕作收穫全憑我的喜怒,我令他們即懼怕又尊奉。」

  「我曾有許多尊號,林中夫人,豐饒女神。但是現在我的信徒更願意稱呼我們為三先知。」

  林中夫人輕輕吹了口氣,熄滅的蠟燭再次復燃,被打開房門也無風自動輕輕關合,在房門關合之前,貓頭鷹咻的一聲撲騰了進來,它站在書桌上,歪著頭,在一疊疊文件之中叼出來信件。

  林中夫人伸出手臂,她的手臂化作一根健壯的樹枝,貓頭鷹穩穩噹噹停在了上面。

  「這封信,只是我用來陷害你的騙局。但你應該也知道即使是騙局,也足以讓你受到審判。所以,金妮小姐,你的性命現在就握在我手上。」

  「只要滿足我的要求,我就恩准你能繼續活下去,並且擺脫這種永無安寧的操勞。」

  金妮沒有說話,但林中夫人卻很滿意她的反應,沉默往往就是最好的回答。

  直到第一縷陽光鋪灑到白鹿堡,林中夫人才心滿意足地離去,有時候顛覆一個堅固的堡壘,並不需要一支悍不畏死的大軍。

  一個內鬼就夠了。

  從今天開始,屋外的貓頭鷹再也沒有來過,就仿佛它從來就未出現一樣。

  ......

  「領主大人,請相信我,我所說的以上內容全部都是真的。」

  金妮抓住自己匯報工作的空隙,直接一股腦把林中夫人交代自己的事情和盤托出,說得繪聲繪色就連芬頓都不得不鄭重對待。

  直到唐璜用他那套神神叨叨的方法在金妮身上測試了好幾遍,芬頓這才相信金妮所說的事實,她身上真的沾染了那群邪教徒的氣息。

  沒想到自己剛回領地,屁股都還沒有坐熱乎,就有這麼棘手的事情在等著自己。

  金妮緊張地等待著芬頓的回應,她也說不準芬頓究竟會不會相信自己,但她還是猶豫著開口,「大人,如果您不信任我,我願意您將我停職等候處理。」

  芬頓則看著金妮,他知道這個書記官小姐腦子裡再想些什麼——她是白鹿堡的外來者,曾經為維護貴族而站在平民的對立面,因此她是不值得信任的。

  所以她才想主動坦白,以自己退步爭取芬頓的寬大處理。

  「不用,你繼續擔任書記長一職,接下來還會有更多的工作需要麻煩你。」芬頓很乾脆地拒絕了她的請求,「如果那個林中夫人能夠找到你,那她肯定也能找到別人,那我是不是要把領地上的所有人都停職?」

  只要開了軟禁金妮的這個口子,那麼接下來白鹿堡里的各個人都會人人自危,相互猜忌對方會不會是隱藏的間諜,這會極大挫敗白鹿堡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穩定的生產秩序和生活氛圍。

  「其實能夠讓你們輕易就被邪教徒盯上,這是我的失職。不過從今天以後你們就不用擔心了。」芬頓轉而看向興奮難耐的黎明騎士,「準備得怎麼樣了?」

  「所有配套的儀式就已經準備齊全,只等冕下蒞臨,請求女神恩賜這片土地。」

  金妮好像知道他們在說什麼,芬頓在返回白鹿堡的路上又給她加急寫了封信,讓她調配資源和人手趕工出一棟新建築,而這修建棟建築的用料表里居然飽含大量的白銀。

  至少在潘德大陸,只有一種建築物會需要用到這個規模的白銀。

  騎士禮堂。

  「金妮,跟我們來,我給你介紹一個新朋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