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先進者的選擇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在還有些許塵土沒有散盡的建築里,被徵召而來的領民緊張不安地待著。

  這個時間段他們本應在田地里呵護秧苗,畢竟領主大人的承諾很實,他們都卯足了力氣耕種,希望能夠把產出的多餘的穀物賣掉,好讓今年全家人都能吃上一頓肉。

  可今天領主大人剛一回來,就有軍士來田地上傳達讓他們前往鎮中心——對,是叫這麼個名字,聽書記官說白鹿堡要升級為白鹿鎮了。

  可他們來這裡有一會兒了,領主卻遲遲不來,相互熟識的領民開始小聲的交頭接耳。

  他們都在擔心一件事。一輩子只知道耕作的農夫不關心只有領主大人才會憂愁的屬於上等人的麻煩,他們只關心自己的土地,還有土地上結出的糧食。

  所以他們都在害怕,害怕芬頓這次離去,是因為絕不可違抗的國王陛下命令他停止領地上的變化,害怕他一回來就要收回這些土地。

  這並非是不可能的事情,最艱難的時候他們已經硬咬著牙挺過去了,種子在土地里茁壯成長,換句話說,現在芬頓已經完全可以不需要他們這群農夫了。

  但凡芬頓和別的貴族老爺一樣,他就會把他們這些已經毫無利用價值還浪費糧食的人趕出去。

  這種輿論在芬頓到來之前達到了頂峰。他們甚至猜測起來這棟高大寬闊的房屋為何要修建的如此堅固?難道是要防止他們逃跑而在這裡趕盡殺絕?

  直到芬頓和他的團隊從門口進來,蔓延著的負面情緒才逐漸消散。

  芬頓站在人群的最前方,剛一準備開口就有停下了,難怪他從一進來就覺得渾身不自在。

  「你們坐啊。」

  如他所見,領民都在捲縮在屋子的一角,快百來個人愣是把角落的牆灰給蹭乾淨了。來自領主的吩咐傳達下去,但所有人都站在原地沒有動彈,反而更加朝里擠了擠。

  黎明騎士對著芬頓耳邊輕聲說,「冕下,按照規矩,他們這種在泥地里忙碌的平民不被允許進入這裡。聖潔的領地會被他們腳趾上的泥土弄髒。」

  「弄髒了那就掃地拖地。」芬頓卻對唐璜的發言不以為意,「以後你不是要招募騎士侍從嗎?訓練之餘就讓他們負責打掃騎士禮堂的衛生,哦,對了,之後我再給你一份詳細的安全衛生管理規定,總之要保證每一個騎士都能把自己的床褥疊成磚塊。」

  「不是...冕下?」唐璜差點沒能反應過來,啥事啊這是,「騎士團都由貴族擔任,而貴族是有侍從僕役照顧起居的......」

  他的話語戛然而止,他突然回憶起來一件事,那就是白鹿堡已經沒有別的貴族了。這是整個烈獅境最偏僻最窮苦的地方,還充斥著各種危險,但凡有點門路的貴族都想方設法遷徙往別的地方,能留在這裡的只剩下那些願意拿命搏一個前程的落魄貴族。

  而這些落魄貴族早在之前迦圖人入侵的時候,被芬頓派出去一波送完了。

  所以,新黎明騎士團的的兵源只能來自這片土地上辛勤勞作的領民。

  見到兩位尊貴的老爺在為他們而爭執,農夫中推選出了一個代表替他們說話,「老爺,不用,我們站著就行了,坐著會弄髒您的長椅。」

  芬頓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一直看到他渾身不自在才緩緩開口,「你們覺得累嗎?」

  累?當然累?日復一日的勞作,每天一睜眼就要去田地忙碌整天,空餘時間還要參與塞西爾的民兵訓練,他們早已累得苦不堪言。

  但這種苦是值得的,他們願意吃這個苦這個累,忙碌是為了讓自己能吃飽肚子,參與訓練是為了讓自己有機會吃飽肚子。

  「還行...大人,還行。」

  「好吧,我不強求你們,如果有人覺得累,那就坐著。」

  農夫們沉默了,再沒有隔著厚厚的人牆竊竊私語。

  累,就坐著?

  就這麼簡單?

  是的,這個道理本來就應該這麼簡單,感到勞累挺不住了那就休息,這是人作為生物的本能。

  但是偏偏人的想要休息的本能會被別的東西所抑制,這個東西叫規矩。如果以前他們敢在貴族在場的時候坐下,那他們絕對會狠狠地挨上一頓鞭子作為對蔑視規矩的懲罰。

  可現在芬頓卻告訴他們,只要覺得累了,就可以遵循生物的本能坐下休息,而不用在意貴族所訂立的條條框框。

  原來他們這些長著兩隻腳的牲口,居然可以被當做是人。

  很快,就有人忍耐不住休息的誘惑在椅子上坐下,有了開頭,聚集在騎士禮堂的所有人都在這裡找到了他們的位置。

  緊接著,這些意識到自己居然可以是人的農夫又發現了一件讓他們無比驚訝的事情。

  領主大人居然站著?

  當然得站著,不過不是心中無限感慨的領民所想的那樣,單純是芬頓覺得這樣才有印象里開會的樣子,如果自己面前再擺個台子,上面放幾個收音不好還經常炸麥的麥克風都更有那味兒了。

  「諸位,首先我要恭喜你們,在我離開白鹿堡的這段時間裡,你們沒有懈怠,而是更加積極的耕種土地。所以我將授予你們表彰,授予你們先進生產者的稱號。」

  陸陸續續有軍士扛著制定好的木牌進來,按照人數一一分發刻有芬頓字跡的木牌。

  「回去後,請把屬於你們的木牌釘在房門上,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們為白鹿堡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同時我也會讓人宣傳你們事跡,因為你們代表了白鹿堡銳意進取的開拓精神。」

  即便確鑿無疑地握著手裡的木牌,即便上面寫有完全不認識的文字,但農夫們仍舊不敢相信這是屬於自己的榮耀。自己居然被以為貴族老爺認可了存在的價值?這可是死了都要寫在墓碑上值得一代又一代吹一輩子的榮耀啊!

  「但是先進生產者的稱號,並不是永久賦予你們的。」芬頓看準時機給他們澆上一盆冷水。

  「這個稱號是流動的,以後我還會在白鹿堡推廣開來,不僅僅是耕種,只要一個人在他所擅長的領域做出的突出貢獻,都可以獲得這個稱號。而如果你們就此懈怠下去,我就會將這個榮譽收走。」

  收走?不答應!絕不答應!每個人心裡都暗暗較勁,明天一定要起得更早睡得更晚,這種榮譽他們要一直保持著直到帶進墳墓里。

  像是知道自己這些人腦子裡在想些什麼,領主大人又開口了,「我不需要你們再折騰自己的身體去田地里較勁,因為我清楚你們的熱情能讓你們優秀地完成這項工作。」

  「所以這次召集你們是想要你們在工作之餘能做點別的事情。」

  芬頓拍拍手,軍士們又扛著桌椅和大包小包的文件進來放在芬頓左右兩邊,金妮也帶著文職人員出現在了現場。

  「願意識字的,請到我左邊報名。願意成為騎士團成員的,請在我右邊報名。」

  一個稚嫩但卻意外清脆的聲音在人群里響了起來,「大人,如果我既想學會寫字又想當騎士團的成員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