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埋啦!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今天再一次目睹了諸多讓人震驚到無以復加的東西,對於來自這位年輕領主的奇思妙想,這些領民已經產生了些許見怪不怪麻木了的抗性。

  但他們屬實沒想到有人敢表示兩者他全都要,如果他的貪得無厭引來了領主的反感那該怎麼辦?

  「小卡爾!快回來!」

  有人試圖從椅子上站起來逮住那個古靈精怪的小伙子,可無奈小卡爾實在跑得太快。

  「小卡爾,是嗎?」芬頓饒有興致地打量這個半大的孩子,他轉過頭問了問金妮,「先進生產者裡面也有他嗎?」

  金妮反覆確認了幾次,最終點點頭,「是的,的確是有這麼個人。」

  「領主大人,您是不是不相信我?」小卡爾原地蹦躂了兩下,「我翻田播種的速度可快了,我還能抓吃種子的害蟲。」

  「不,我當然相信你。我只是沒想到...你會這麼......充滿朝氣。」芬頓確實有些驚訝,在一群普遍壯漢猛男的先進工作者里,居然還有一個沒長開的半大小子。

  芬頓忽然想到一個問題,「你父母呢?能養育出你這樣優秀的孩子,他們也值得被獎勵。」

  「埋啦。」

  現場頓時變得有些壓抑,那些慘痛的回憶從未遠離,芬頓也知道自己問了個愚蠢的問題,所以他又開口,「那你為什麼又想要同時學習和進行騎士訓練呢?要知道掌握單獨一項技能都非常困難。」

  小卡爾不好意思地撓撓後腦勺,「其實我以前會認字的,不過太久沒用過所以就忘了。」

  會認字?這個年代雖然貴族已經不會再像以往那樣把知識牢牢把持在手裡面,但平民要想進修卻依舊十分困難,起碼得是家境較為殷實的商人市民階層,繳納高昂的學費後還要自費購買同樣昂貴的筆紙和墨水。

  金妮就是靠著家裡的毫不計較得失的付出才完成了學業,當然成功進入市政廳後她也幫了家裡不少忙。

  所以小卡爾居然會識字?所有人都等待著他的解釋。

  小卡爾的故事其實並不難懂,用芬頓的話總結就是歷史書上面常見的,時代背景下的個人命運。

  但現在這個人就站在他的面前,他所訴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用血肉和骨頭碾磨成的墨書寫而成。

  小卡爾家裡並不窮,正相反,作為自由民他們家裡還有幾份肥沃的地,在這樣一個亂世里擁有屬於自己的土地,那就代表他們有著一個光明的未來。

  一家人都很開心。

  但總會有人不開心。

  小卡爾一家的地在一位貴族的獵場旁邊,雖然那位貴族可以用皮鞭和絞刑架警告兩隻腳的畜牲別進他的獵場,但他阻攔不了四隻腳的牲畜從獵場裡出來。

  所以他打算把小卡爾一家的地據為己有,其實某個貴族看上某個自由民的土地是常有的事情,因為說不準那裡下面會不會埋著什麼礦產。

  可問題在於,他不準備付錢。

  由貴族委派的書記官找上小卡爾的父親,告訴他有一位老爺願意出高價購買他們的土地,只要在契約上蓋個手印以後就能去城鎮過好日子。

  小卡爾的父親當然無法拒絕這種優渥的條件,也沒有絲毫的懷疑,畢竟一位善良的貴族老爺又怎麼會來欺騙一個平民呢?他當即把家裡全部的存款拿出來讓小卡爾去城裡進學,準備讓他以後在城鎮裡謀生,只要等到今年的收成結束,他們就舉家搬進城裡。

  可當把地里的糧食都收割完後,貴族就讓人拿著契約過來了,對他說好啦辛苦啦回去歇著吧,這些糧食我們就收走了。

  小卡爾的父親沒辦法阻攔,因為那張契約上白紙黑字寫著自己因為感念領主的庇護安全的恩德,願意自願將土地貢獻給領主,上面還有著他同意的手印。

  小卡爾自然再也不能繼續在城裡學習了,他回到家為家裡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自己學會的知識給領主寫欠條。

  人還是那些人,地也是那些地,就連收割上來的穀物都還沒來得及帶走還放在原地。

  可三者之間卻沒有半點關係了。小卡爾一家甚至需要給領主打欠條才能被允許拿走堆放在自家的糧食。

  好在小卡爾一家都是爭氣的人,他們一年年拼命的耕種,還走街串巷做起了不少副業,終於攢夠一筆能夠贖回一半土地的財產。

  然後,迦圖人來了。

  「其實迦圖人來了也不全是壞事對吧?」小卡爾仰著頭,「起碼我們不用再還債了。」

  頗具黑色幽默的結尾讓全場都陷入了沉默,金妮有很多話想說,但卻沒能開口,她的每一個牙關都在打顫。她認識那個書記官,甚至那個人還經常在聚會上吹噓他為貴族辦的這件差事,只是他的故事和小卡爾的不太一樣。

  一夥暴民厚顏無恥地偷獵貴族的私人財產,而貴族卻沒有因此處罰他們把他們丟進監獄,而是僅僅只是對他們進行了微不足道的物質懲罰。

  「對不起...我......對不起。」金妮按耐住胸口,她幾乎暈厥過去,原來她自己曾經也間接地傷害過無數人。

  芬頓緊皺著眉頭,「你是需要道歉,金妮。但這不是你一個人的錯,這個世界每時每刻都在發生這樣的慘劇。」他繼續看向小卡爾,「你恨嗎?」

  他沒有提及任何人,任何組織,但所有人都知道那個被刻意隱藏的東西是什麼。

  「一開始的時候還是很恨的......但總得活著是吧?」小卡爾繼續問芬頓,「那我可以加入騎士團了嗎?」

  芬頓深吸一口氣,「可以,非常歡迎。你將是在女神阿絲塔利亞見證下,加入黎明騎士團的第一人。」

  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芬頓後退兩步,口中喃喃著晦澀難懂的咒文(其實就是瞎念)。逐漸的,空曠的騎士禮堂里居然慢慢鋪滿了耀眼的光輝,光輝點點灑落在地上,讓人莫名感受到一陣暖意(其實是心理作用)。

  芬頓的正上方,長裙如白鴿一般紛紛飄揚,藍色的髮絲如清澈的湖水那般滴落垂下。

  調亮了好幾度的維姬一臉祥和慈愛。

  唐璜在此刻由衷地吶喊,「讚美女神!」

  他的聲音提醒了已經完全呆滯的眾人,農夫們都虔誠地匍匐在地,他們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女神?那是一位女神?我的媽呀那女神漂亮得好刺眼。

  「起來,不准跪。吾正義女神阿絲塔利亞賦予你們神聖的權力,你們今後將公正平等的活著,不必對任何人下跪。」

  芬頓附和著維姬沉聲開口,「起來吧。」

  在這個年代裡,有時候信仰比王權還要更有說服力,所以儘管芬頓對於自己的這個行為仍然有所牴觸,但能帶來的巨大好處還是讓他決定讓維姬以正義女神阿絲塔利亞的身份出場。

  也算是滿足了這隻晶片精的正大光明行走於世間的願望。而且自己身邊還有唐璜這個正兒八經的黎明騎士背書,維姬的身份基本就不可能被拆穿。

  當然她自己聊爆了除外。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