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獵巫之夜(第二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在潘德大陸,乃至於他們的老家巴克利,黎明騎士團的名聲都是讓人恥於提起的存在,甚至有機會爭奪一下最爛騎士團的稱號。(第一名是獅騎士團,並且是已經蟬聯數十年的衛冕冠軍。)

  獅騎士團雖然搞破壞的能力遙遙領先,但人家公關能力也在線啊,誰要是有那個膽子造謠,那獅騎士團就直接蜘蛛夫人終生包吃包住的待遇走起。就算碰到那種實在擺不平的風波,他們也能迅速切割,聲稱干下那些破事的從來都不是獅騎士的一員。

  但黎明騎士團這種外地來的可就沒有烏爾里克撐腰了,而且他們做事還相當招搖。烏木護手騎士團喜歡燒烤,黎明騎士團也喜歡燒烤,不過原材料不一樣,一個是原味諾多精靈,一個是巴克利風味兒的潘德人。

  只要被他們懷疑是異端邪教徒,那甚至都不需要任何審訊,黎明騎士直接就敢在大半夜踹開人大門,踹錯門了也沒關係,就當是買一送一拉出去一塊點了。

  你家旁邊有異端你居然不舉報?那你肯定也是異端!你親戚知道你是異端他們居然不舉報?那他們也是異端!他們的鄰居他們的親戚也都是異端!

  完全沒完沒了了屬於是。

  誠然通過這種無差別的篩查方式,的確一度沉重打擊了猖獗無比的邪教徒活動,但懷揣著對黎明騎士的憤恨,反而之後有更多的人與邪教徒接觸。

  所以那位原黎明騎士羅蘭,才會主動叛逃出已經完全瘋狂掉的組織,聽從女神的指引來到潘德。而唐璜也收到組織命令來追殺羅蘭,不過遠在巴克利帝國的黎明騎士團的總部,大概永遠都想不到這個唐璜是一個異類中的異類。

  被芬頓無情拆穿了現實,唐璜也痛苦地捂住腦袋,自己的老東家還真是聲名狼藉,不過他們的行徑跟自己完全沒關係啊。

  他們到處野外燒烤派對,自己則到處挖洞找錢,而且因為那些山洞往往還真的躲藏著被追殺的邪教徒,所以自己在手上還算乾淨的情況下一路升遷。

  「教皇冕下,要不我們把騎士團的名字改改?」唐璜小心翼翼徵求著芬頓的意見,堂堂一個騎士團的大團長,還是擁有最正統繼承性的那種,居然想要把被騎士團視為生命和榮耀的稱呼改掉。

  其離譜程度大概就等同於某天薇薇安覺得親爹的名字太辣耳朵,於是就對他說「烏爾里克你快別擱那叫烏爾里克了,我給你起個名吧。」

  「不,我覺得這名字挺好的,宛如利劍一般劃破漫漫黑夜的第一縷光芒,很有象徵意義不是嗎?」芬頓拒絕了他的請求,「一個名字又怎麼會有錯呢?有問題的是人。」

  雖然唐璜覺得芬頓說得很對,但不改名字根本招不到人啊,於是他把目光挪向頭頂在閃閃發光的女神。

  可惜女神大人仿佛睡著了一樣一動不動。

  「別看了,她待機呢。」芬頓繼續剛才的話題,「我覺得你的思路需要改變。」

  於是芬頓把自己在招募難民之初,如何在他們面前取信的經過給唐璜講了一遍。

  「您是說,靠火刑震懾民眾並非完全有用......」

  芬頓點點頭。

  「換成砍頭就可以了?或許還真是,火刑畢竟沒有砍頭那樣帶來直觀的衝擊力......」

  芬頓差點沒能站穩,只能說有什麼樣的女神就有什麼樣的神授騎士,完全是粉絲隨主了。

  「或許你可以試著幫他們做點事情,讓民眾看到新黎明騎士團不同的地方。」提點到這,芬頓再也不想和這個傢伙多說一句話了,怕折壽。

  其實解決黎明騎士團兵源困難還有另外一個辦法,那就是直接從芬頓的私兵中補充進來。

  但在芬頓的構想裡面,黎明騎士團和原先的私兵應該有截然不同的分工。白鹿堡軍士主要負責平日裡領地的治安,必要時候對來犯之敵予以痛擊,而黎明騎士團則要承擔更為重要的職責——進攻永遠是最好的防守,他們需要主動出擊去襲擾敵人的後方,或者乾脆直接殲滅敵人的小股部隊。

  而且,原先的軍士按照協議應該交由菲利普訓練,優秀者被他挑選到烏木護手騎士團本部進行強化,這樣芬頓能獲得強大的戰力,他們也能擴大在烈獅境的影響力。

  還有就是芬頓的一個私心,沒有來自外部的壓力,一個組織很容易就會在短時間內快速腐朽。

  比如曾經有一個橫跨幾個大陸的大帝國,皇帝的衛隊是最為強大的信奉拜客塔什教團的新軍,這支新軍在帝國逐步安寧後迅速墮落,他們不再經受訓練反而開始和商人勾結甚至他們本人就是純粹的商人,到了最後他們居然可以輕鬆決定一個皇帝的廢立。

  芬頓可不希望將來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他需要黎明騎士團和烏木護手騎士團之間保持一個微妙的競爭關係。

  在吃晚飯前,芬頓看到那個掙扎了許久的黎明騎士終於站了起來,晚些時候,芬頓聽到軍士們議論說,那個身著聖潔銀白色盔甲的騎士居然在幫農夫們搬運糞肥,原本乾乾淨淨的榮耀甲冑變得又髒又臭。

  芬頓長舒一口氣,從現在起,黎明騎士團終於迎來了新生。

  不過芬頓並沒有給這個新生的嬰兒太多休息的機會,等到月亮升起,芬頓就把唐璜叫了過來。

  芬頓,菲利普,唐璜,哦,還有一個塞西爾,整個白鹿堡最頂尖的戰鬥力齊聚一堂。

  芬頓把平日裡供奉在祖墳里的達里杜爾貢帶了出來,不知道老祖宗們會不會感謝芬頓這個小祖宗終於讓他們睡了一個安穩覺。菲利普則把那台幾乎等人高的重弩扛了出來。塞西爾......呃......

  雖然這樣說起來很失禮,但他和維姬一樣,純粹是為了湊五排。

  今晚註定是個不會寧靜的夜晚。

  獵巫行動,要開始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