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夫人,你會數星星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芬頓一直都很疑惑,為什麼魯道爾一上任就要用那麼大的力度打壓自己,即便他是為了加強長河鎮在白鹿堡的統治力,也完全沒有採用那種你死我活的態勢。

  劫掠給白鹿堡提供生命線的商隊,純純就是為了要芬頓死來的。

  可隨著這個人真實身份的曝光,芬頓的疑惑似乎有了一個可靠的答案。

  魯道爾是受三先知指示的。

  可新的問題又隨之而來,雖然自己痛恨那些以活人祭祀為終身大業的邪教徒,但實際上他們之間並沒有任何瓜葛。白鹿堡比起那些富庶地區完全可以說得上是窮得驚心動魄盪氣迴腸,即便是邪教徒都要掂量掂量活動經費夠不夠在這裡撈回本。

  所以白鹿堡以往壓根就沒有邪教徒活動,自己也根本沒有能得罪到三先知的地方,雙方之間唯一結下的梁子就只有在蜘蛛夫人,自己用「聖血」摧毀了他們的最新造物,當然還有一丁點兒算不了什麼的財產損失。

  可這件事明顯發生在魯道爾針對自己之後。而且林中夫人居然親自前來威逼利誘試圖拉攏金妮,就更加說明了其中的問題。

  一切疑問,只有在控制住林中夫人後,才能得到解答。

  按照金妮所說,林中夫人要求她與平常保持一致,不要有任何引起懷疑的舉動,當某個必要的時刻來臨時,她會再次與金妮取得聯繫。如果金妮遇到了什麼麻煩,就到附近的某處林地里找她。

  那這就好辦了,今晚五個金妮都有點事要找她。

  晶片精,啊不,現在是正義女神阿絲塔利亞,高高懸浮在空中(為了不太顯眼她調低了亮度),她的偵查屬性全開,整片樹林的風吹草動都在她的監視之內。

  能飛真是好啊,芬頓難免心中有些羨慕,要是自己也能飛翔,那就不用在這地面跑斷腿了。媽的(這人工)智障,只考慮兩點之間線段最短,卻壓根不考慮這條線段能不能走人。

  幾米深的湍急河流啊,她是指望自己這群穿上甲冑人均快三百斤的鐵疙瘩游泳游過去嗎?力學天尊怕不是當場揭棺而起。但唐璜那貨卻堅信有女神的加持,他一定可以穿著鐵疙瘩在河流表面如履平地。

  然後他就溺水了。

  如果不是這位黎明騎士一路上不斷用極為專業的手法破除了林中女妖留下的陷阱和警報,芬頓真的懷疑此獠是不是哪個馬戲團里跑出來的小丑。

  費力把嗆了滿嘴泥沙的黎明騎士從河流里撈出來,維姬那邊傳來了信號,林中女巫出現了。

  「就在你們正前方,你們附近有一個河流不那麼湍急的地方,可以從那裡蹚水過去。」

  芬頓向眾人轉述了消息,緊接著他又問維姬,「林中夫人在幹什麼,她有沒有察覺到我們?」

  「我覺得...應該沒有吧?」維姬不是太敢確定,因為她也不敢咬死林中夫人在幹嘛。

  從純粹物理層面的角度,不帶任何偏見和有色眼鏡來說......

  林中夫人正在拔草。

  把面前一片地上的草拔完後她就走到另一邊,繼續拔草,拔草拔累了還站起來長吁短嘆幾聲捶捶腰杆。

  「拔草?」

  「等等,她有新動作了!」維姬發現林中夫人離開了原地,她走向了森林的深處,她坐下了,她抬起頭,晃著腿,她在數星星。

  「數星星?」芬頓凌亂了,您一個大魔頭級別的邪教徒......居然這麼富有童趣的嗎?夜生活還挺豐富的哈。

  「不,林中夫人應該是在觀察今晚的星象,之前拔草也只是在為釋放某種大型法術做準備。」頭盔上掛了根水草,像美少女的馬尾辮那樣隨風飄動的黎明騎士給出了專業的判斷。

  「芬頓,注意!她往你們那邊去了!」

  天空之上傳來了警告,地面與其同步地發動了攻擊。

  地底之下,厚實的土壤在不斷翻滾,急速生長的種子在運動過程中迅速生長成了滿是刺棘的藤蔓,老兵塞西爾沒能躲避開,下一秒他就被嚴嚴實實的捆成了粽子。

  「嗚嗚嗚......」不是在賣萌,這是老兵在呼救,那些藤蔓生長出了更為細小的部分,在不斷鑽進他鎧甲的縫隙里,切割他的血肉。

  專業人士唐璜當機立斷從懷裡掏出了一個裝滿液體的小瓶子,但他卻沒能當機立斷地丟出去。

  芬頓當然知道這貨在考慮什麼,於是焦急地大喊,「我給報銷!」

  有了芬頓的保證,唐璜自然不再糾結,而是叮叮咣咣掏出來了一大堆東西。

  芬頓一臉黑線,這TM的自己絕對被宰了一頓。

  唯一沒有參與到這場喜劇中的菲利普騎士早在塞西爾遇襲前就發動了反擊,一根根粗重的弩矢追尋著藤蔓來的方向飛去,似乎有效果,所有人都聽到了一聲悶哼。

  黑暗中浮現出一個姣好的輪廓,被重弩重創的傷口正在癒合,等到林中夫人完全顯現在眾人面前後,所有人都由衷地在心裡發出了一聲讚嘆。

  菲利普射得真准啊。

  那么小的一張臉上居然穩穩噹噹扎滿了三根弩矢。

  但很可惜,從林中夫人淡然把弩矢拔下來的行為就可以看出來,區區致命傷根本不足掛齒。

  「原來居然是你!」唐璜發出一聲驚呼,他轉看向芬頓,「就是那個在烈獅城被我驅散的菜雞。」

  菲利普或許想不到,自己磨鍊多年的武技對林中夫人造成的傷害,甚至還不如唐璜一句話造成的殺傷力大。

  沒有多說一句話,林中夫人決定用行動來告訴他們自己是不是菜雞。

  星星,移動了。

  這呼嘯而來的恐怖氣息,讓幾個人都無比鄭重地對待起來。芬頓心裡狂噴這個林中夫人不按規矩出牌,自己可從沒見過血量剛掉到百分之九十九就甩團滅AOE的BOSS啊。

  但從反面來說......唐璜拉仇恨的天賦樹可真是點滿了。或許以後可以考慮把他丟進邪教徒人堆里,憑這廝的坦度肯定能抗住一頓暴打把怪給拉出來。

  但是,這股讓人戰慄恐懼的氣息並沒有持續太久,連塞西爾都安然無恙地挺了過來。

  林中夫人比芬頓幾個人更加一臉懵圈,她抬起頭,望向天空,總不能連數數數錯這種低級的錯誤她都能犯吧?

  很快,她就發現漫天繁星之中,有一顆比較黯淡的星星沒有按照她的意志移動。

  那是維姬。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