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他的身份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讚美女神!」

  唐璜以為自己追隨的阿絲塔利亞女神又一次在關鍵時候施展了神力,解除了林中夫人的法術,所以他亢奮無比,舉起長劍嗷嗚一聲沖向林中夫人。

  看似魯莽不帶腦子的舉動反而其實最為正確。

  近戰打法師就該這麼打,只要等到貼臉,那騎士就是比法師牛逼。

  七步以內,大寶劍又快又准。

  直到此時此刻,芬頓總算見到了唐璜的真實實力。雖然他總是一副玩世不恭,吊兒郎當的滑稽樣,但他畢竟是貨真價實的黎明騎士啊,還是屬於能夠被委派來追殺羅蘭的尖端戰力。

  如果他現在的速度能夠馬來形容,那他就是當之無愧的絕世名駒。他身上的每一塊肌肉都在為提升巔峰狀態的速度而不斷變化著形態和位置。

  唐璜硬吃下迎面而來的所有法術,宛如一枚高速狀態的炮彈撞上了林中夫人。

  「掩護唐璜!」

  弩矢在芬頓的提醒到來前再度數次迸發,菲利普瞄準了唐璜與林中夫人重疊之外的地方,這些弩矢剛剛被菲利普放在灑滿一地的驅魔藥水裡浸泡過,命中後終於讓林中夫人感受到了痛苦。

  「抓住她。」芬頓下令,此時他已經來到了林中夫人身旁,達里杜爾貢已經聞到了鮮血的味道,它在哀鳴著震顫,祈求芬頓能讓它渴飲鮮血。

  「夠了!」

  狼狽至極的林中夫人爆發出怒喝,狂放的氣浪將唐璜直接掀翻在地,還撲騰滾了好幾圈才勉強停下來。芬頓站在原地沒動,他還能承受得住這個程度的衝擊。

  將四周的雜碎清掃一空,林中夫人再度恢復了此前的優雅從容,此時此刻所有人都無法不稱讚她的美麗,她似乎三十歲上下,精緻的面龐仿佛匯集了從古至今所有成熟美人的特點。

  林中夫人看著芬頓,「你不該出現在這。」

  「似乎是你更不應該出現在這。」芬頓舉起長劍對準她,「這裡是我的領地,夫人。」

  「不,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芬頓。」林中夫人對著芬頓輕笑,而後她無聲地張開嘴,作出只有芬頓才能看見的口型。

  「來自歷史之外的訪客,我們會再見面的。」

  「大人!」菲利普姍姍來遲,他只能看見呆滯得宛如中了石化術的芬頓,和逐漸化作群鴉消散而去的林中夫人。

  唐璜掙扎著從地面上爬起來,確認自己沒有缺胳膊少腿後長嘆一口氣,「冕下,這能算工傷給報銷嗎?」

  芬頓沉寂了一會兒,「算我帳上。」

  今夜註定難以入眠,芬頓始終處於林中夫人帶來的震驚中,這是自從他出生在這個世界以來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惶恐不安。

  三先知中的林中夫人為什麼會稱呼自己為「歷史之外的訪客」?難道自己的底細在她們面前已經暴露無遺?可如果自己是她們的敵人而她們又知道自己的底細,為什麼不直接在自己年幼時就清除掉自己?

  想不通,所以芬頓就不想了。

  就算她們知道自己是這個世界的外來者那就讓她們知道唄,自己身上又不會因此少塊肉,就算她們把這個真相公布出來試圖引起恐慌也無所謂。

  你都是邪教徒了,誰腦子有病信你說的話啊?聲望直接﹣10000拉滿好吧。

  而且,林中夫人又不是什麼無敵的存在,經過那短暫的一戰,芬頓也很清楚她們的底細——她們能被殺死,她們能被擊潰,即使是她們身為最腐化之物被武器殺傷也會流血死去,唯一的區別就是她們流的血會更多。

  等到下一次,如果林中夫人還敢自己一個人貿然前來,那白鹿堡迎接她的就不會是自己這麼幾個人,而是一支完備的黎明騎士團。

  到時候哪怕一人一刀,都足以將她細細切做臊子。

  但她估計不會再來了,連她的信徒估計都不太敢在烈獅境東境徘徊,畢竟女神在白鹿堡降臨的消息很快就會隨著商隊傳遍全潘德,就算這個晶片精的威名壓不住邪教徒,黎明騎士團的名頭總夠了吧?當年可是全潘德開遍連鎖燒烤店的存在。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芬頓難得享受了悠閒一點兒的時光。

  書記官團隊的工作效率突飛猛進,在短時間內就完成了白鹿堡接納周邊領地的幕後工作,在她們的努力下,難得的領土範圍直接擴張一圈有餘的白鹿堡居然沒有吃到過擴懲罰。

  而雖然學校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但停課不停學,那些先進生產者在完成每日的工作後直接就近找片空地和書記官學認字,有幾個頭腦靈光的農夫甚至在短時間內擁有了半步小學文憑巔峰的水準。芬頓準備過段時間等這批人熟悉辦公流程後,試著派他們去新接收領地上任。

  死馬當做活馬醫吧,至少在白鹿堡這片,半步小學文憑巔峰幾乎就是無敵於世間的存在。

  黎明騎士團那邊也取得了可喜可賀的進展,在唐璜和小卡爾堅持不懈的努力下,終於有體格強健,曾經參加過民兵訓練的農夫開始嘗試參加騎士團。

  當然,先不說這些人是不是發自真心的,就衝著唐璜和小卡爾全憑兩人之力承包了整個白鹿堡新開拓田地的糞肥運輸工程,不意思意思一下農夫們自己心裡都過意不去。

  有著樸素善惡價值觀的農夫單純地認為,雖然這兩個騎士老爺身上總是沾染了污泥,但他倆心裡肯定比那些烏爾里克的獅騎士敞亮。

  不過也不是沒有糟心的事情,在又一次視察田地的耕種情況的時候,芬頓發現別的田地種子早就破土而出長勢喜人了,而他從晶片精山洞裡帶出來的種子卻沒有半點動靜。

  問遍了幾個照看這片土地的農夫,他們都支支吾吾說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所以芬頓只能親自動手把種子從地里給刨出來,拿給小卡爾一問,這些種子死了。

  事實被無情地揭露,農夫們誠惶誠恐地跪下,但又想起了女神大人的要求,只能半跪不跪的站在原地。

  「起來吧,這麼不難受嗎?」芬頓無可奈何嘆了口氣,「去忙你們自己的事情吧,這件事情與你們無關。」

  並不是在安慰這幾個農夫,而是大概率真的和他們沒關係,他們也是領地里耕種的好手了,一知道自己要為芬頓培育種子更是拿出了百倍的精力在照料。

  是自己異想天開了,這些種子或許並不適應這個時代。

  就像白堊紀的時候,地球含氧量是現在的150%,二氧化碳的含量是工業時代前的6倍,平均氣溫要高於當今4攝氏度。那個時候異常充沛的氧氣能夠支撐起無數巨獸的種類在地球上繁衍,可現在卻不可能了,甚至恐龍為了基因的延續,最終進化出了一個能夠終極適應時代的後代。

  雞。

  這玩意兒可不需要消耗多少氧氣。當然曾經的地球霸主永遠都不會想到,自己當年在地球上如此支棱,千萬年後的後代在地球上竟然是如此的好味。

  所以芬頓真沒法責怪這些農夫,農作物可比人類嬌貴得多,氣候,光照,土壤,水源,空氣品質等等等等,只要它生長中需要的因素少了一星半點,它們就能當場死給你看,而人類只需要一口糧食就能活下去,就算沒了糧食,啃樹皮,拔草根,甚至還可以吃土。

  不過雖然有了失敗的心理預期,芬頓還是難免有強烈的落差感,本來以為只要有了金坷垃,畝產八萬八,可開局就倒在了第一步上,足見現實有多魔幻。

  (感謝參雲子道長和卿知曉大佬的打賞)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