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串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種子的問題先放到一旁,芬頓悠閒的假日時光總算迎來了尾聲。除卻巴克斯帝國愈發頻繁的軍事調動外,還有芬頓給自己安排的一件事情。

  金妮拿著日程表提醒芬頓,差不多該準備去拜訪一下鄰居了。

  這個鄰居是勇盾堡新來的領主。和長河鎮大型的馬爾薩斯社會經濟學實踐活動一樣,勇盾堡也近乎遭受了毀滅性的打擊,新上任的領主也是王室從某個犄角疙瘩里找出來的原領主的遠房親戚。

  芬頓覺得這傢伙挺倒霉的,別人上任就任城主那是能把稅收到九十年後,他上任勇盾堡那是把自己的命提前九十年結束。

  不知道是不是那人以前得罪過誰,原本在自家屋裡樂呵呵的,有酒有肉有老婆孩子熱炕頭,誰曾想大好生活剛過了一半半道就給烏爾里克給禍害了。

  因為重建後的勇盾堡駐軍真不多,腳力生猛的駿馬倒是派了很多過來,所以宮廷對於勇盾堡的定位已經很清晰了,它純粹就是一個報信用的驛站。

  只要勇盾堡能在迦圖人入侵前成功傳遞出消息,及時讓後方做好應對準備,那勇盾堡就死得值,國王陛下之後一定會追封新領主為英雄,他的老婆孩子也一定會被國王好好照料。

  但是人肯定都是不想死的,所以芬頓覺得,他這個新鄰居,應該有很多話想要和自己聊聊。

  車隊在鄉間緩緩行駛,預計明天早上就能抵達勇盾堡的領地,順帶白嫖一頓人的午飯。但其實芬頓不想這樣的,這堪比蝸牛賽跑的速度,都夠他騎馬在白鹿堡和勇盾堡之間跑一場拉力賽了。

  不過沒辦法,只要他還身處這個附庸體系下一天,就必須要遵守裡面的規矩。

  一個實地貴族想要拜訪另外一個實地貴族,可不像敲開隔壁老王的防盜大門那麼簡單。老王問一句誰,回一句我,然後老王就放人進去和他一起嗯造老白乾。

  必須要先遞交申請,告知對方自己馬上就要來了,你家領地上什麼要緊機密的事情都悠著點兒,不然被我看見了可不是我的問題。

  被拜訪的那方則要回覆說,來就來嘛帶那麼多探子過來多不好意思啊,你也給我悠著點兒不然我把他們都剁了餵豬。

  一番複雜的社交辭令後,兩個實地貴族才能心平氣和地坐在一起嗯造發酵葡萄汁。

  不然,對方有理由將毫無預警的闖入是作為入侵。在這個混亂的年代裡,即使是同一個陣營的貴族,相互攻伐也是常有的事情。

  收到來自勇盾堡的回覆後,芬頓這才可以帶上合乎貴族禮儀的衛隊優哉游哉地前往勇盾堡,雖然他恨不得在馬車後端加一個氮氣加速器。

  次日清晨,隔著林間的薄霧,車隊已經可以遙遙看見勇盾堡高聳的塔尖——儘管塌了一半。

  重建的勇盾堡完全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原本的勇盾堡好歹還有堅固的石質城牆,但現在那些勉強能被稱作城牆的石頭堆上滿是破損的大洞,根本沒法抵禦衝擊。

  而新領主在財政上顯然沒有餘力對城牆進行修繕,所以他只能讓部下圍繞著石頭城牆外面修建了木製城牆。

  雖然沒啥用,但多少也有點用了,總比擺爛等死好。

  還沒等芬頓靠近,勇盾堡就主動派遣了儀仗隊出來舉行歡迎儀式。

  迎面而來的勇盾堡新領主約克熱淚盈眶,他差點就對這個小了自己快二十歲的年輕人大喊,「爸爸,您終於來了。」

  「貴安,芬頓大人,勇盾堡永遠是您最忠實的朋友。」

  忠實的朋友把接待的地點安排在了城堡外面,因為裡面實在是太寒磣了,當然如果芬頓不介意一堆骨頭架子和叼著人體部分組織跑來跑去的大耗子那就另說。

  會議現場升騰起烤肉的香氣,所有遠道而來的客人都被分配有可口的食物。

  作為主人,約克有必要展現自己的待客之道,可他親自給客人們烤制食物後,領到烤肉的軍士卻拿著食物一動不動。

  約克當即有點緊張......這是準備給自己打自己的臉立個下馬威?那是要打左邊還是右邊?不知道會不會疼到這個又粗又硬的大腿。

  好在事實並不是這樣,領到食物的軍士並不是不想吃,而是近乎本能的在服從規矩,沒有來自上級的命令,他們不能擅自行動。

  勇盾堡領主當場就驚呆了,烤架上的肉烤得著火了他才恢復過來。

  這這這這這......這是士兵?這居然是士兵?

  士兵難道不是打仗時烏泱泱地衝上去然後再烏泱泱一堆逃跑的貨色嗎?除非用最嚴厲的皮鞭招待,否則別指望他們能完成任何命令。

  要知道自己可是帶著私兵一路從老家來到勇盾堡的,可最後成功到達勇盾堡的只有自己一個人,麾下私兵都在路上人睡著的時候跑得一乾二淨。

  開玩笑,誰會願意去烈獅境東境,嫌迦圖人的草場不夠肥主動湊上去當養料啊?

  等自己抵達勇盾堡後,還有一個私兵最後跟著自己過來了。倒不是因為這個私兵忠心耿耿,而是因為他偷走的那匹馬忠心耿耿,聞著約克的味兒就一溜煙跟過來,任憑那個私兵如何打罵都無濟於事。

  可現在,碩果僅存的那個私兵也在某天夜裡逃跑了。約克成為了真真正正的孤家寡人,勇盾堡其餘的軍士他根本就指揮不動,所以他才如此跟盼祖宗一樣等著芬頓到來。

  他是真怕萬一哪一天迦圖人還沒來,這群軍士先兵變了把他當肥羊宰。好歹芬頓人家也是正兒八經的貴族,就算他也把自己當肥羊,至少不會把自己扒皮吃肉,頂多只是薅羊毛給薅禿嚕咯。

  等到在場的客人都用餐完畢,約克才有閒工夫坐下來和芬頓聊聊。

  「請大人救我!」約克言辭懇切。

  目睹了勇盾堡現在的慘狀,芬頓心裡也是對倒霉蛋約克深表同情。

  不過同情可換不來安全,約克必須拿出點什麼東西。

  「這恐怕有點強人所難了,約克先生。白鹿堡在您領地的南方,我們更容易遭受到巴克斯帝國的入侵,而白鹿堡的兵力確實有限......」

  「這好說!」約克聽到芬頓猶豫的語氣大喜過望,「勇盾堡的土地,領民,所有產出都歸您了!從現在起您就是這片土地名至實歸的新主人。」

  芬頓有點懵。他本來是準備和約克打體力戰的,自己漫天要價,他坐地還錢,直到其中一方熬不住先繳械投降。芬頓的心理預期是和約克建立一個表面結盟實則朝貢的關係,約克保留自己的領地,但在各個方面都要與自己保持步調一致。

  但這結果......他這是開局還沒三分鐘就打算/ff啊。

  類似的這種情況芬頓其實不是沒有見過,無法承受沉重稅收和要命徭役的農夫會把自己的土地掛名到貴族名下,這樣雖然他們同樣要遭受貴族的盤剝,但好歹國王的稅收不到他們頭上了。

  不過約克他自己就是貴族啊,總感覺約克的行為會讓自己的大名出現在通緝令上面——謀反的那種。

  「那你接下來要怎麼辦?你是由國王委派來管理這裡的。」芬頓提醒他,務必要考慮清楚。

  「國王?」一提到烏爾里克,約克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願他長壽!您一接管勇盾堡,我就直接改名換姓,帶著家裡渡海去巴克利帝國。」

  既然話都說到這兒,芬頓就沒什麼好勸的了,他只能表示他能提供一筆足夠他一家前往巴克利的路費。

  直到一路返回白鹿堡,芬頓都有點難以相信剛剛發生的事情,偌大一片領地就這樣不費吹風之力的收入囊中了?自己便宜老爹再往上翻三代打拼一起打拼了這麼多年才有了白鹿堡附近巴掌大點兒地方,現在自己只需一席話語。

  果然這個世界還是太魔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