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新紅色兄弟會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把勇盾堡收入囊中,帶來最直觀的收益並不是領土的擴大,而是軍事實力成倍的暴增。

  勇盾堡本身的地理位置就靠近迦圖人的草場,是水草肥美的天然畜牧地。保證獅騎士在戰場上絕對統治力的獅子戰馬,最開始就是在這裡進行選種繁育,不過後來宮廷也考慮到迦圖人的威脅,把絕大部分培育馬種的資源帶到了別處。

  但隨著約克回歸勇盾堡,宮廷給他送來了大量優秀駿馬,雖然比起獅子戰馬還差了點,但起碼肯定能跑得過迦圖人,不然那還報個什麼警告。

  而芬頓則完全不在意這些駿馬比起獅子戰馬是好還是壞,哪怕是頭壯點兒的驢都他都照單全收。

  因為白鹿堡根本就不產馬,這裡到處都是茂密的樹林和連綿起伏的山脈,不然這片地應該叫白馬堡而是該不是叫白鹿堡,就連獨角獸出現在這裡的可能性都比馬群高。

  迄今為止,白鹿堡擁有的全部戰馬都是花重金在其它地方收購過來的,這個數量根本就不夠武裝一支大規模的騎兵。而現在就沒有這個擔憂,馬種有了,放牧地也有了,就不愁將來沒有強大的機動部隊。

  不過這批戰馬也帶來了困擾。首先戰馬這東西,你讓它純吃草那是會出大問題的,戰馬必須要用精飼料餵養,豆類穀物,有些家裡有礦的敗家子甚至敢用雞蛋餵馬吃,給它們補充蛋白質。

  這樣養出來的戰馬才擁有遠超其他同類的腳力,耐力和爆發力。

  另外戰馬不僅吃得比餵養它們的馬夫都好,而且飯量還大得令人瞠目結舌,被芬頓接手不過半個月,就快要吃空同等數量領民幾個月的糧食。

  這下子金妮又開始天天往芬頓的辦公室跑,就差直接在他書桌旁邊再擺個桌,只要他一想休息,金妮就把那逐漸見底的帳目甩給他看。

  一直到半個月後,由諾特一路護送過來的寶貴物資抵達白鹿堡,書記官小姐才停止繼續折騰芬頓。

  「大人,烈獅境戟兵的武器裝備已經分發下去讓軍士們列裝了,糧食也存放進了倉庫,足夠您打完一場戰爭。」

  辦公室里,諾特正在向芬頓匯報這一個月以來自己的工作。說真的,諾特覺得自己對芬頓已經做到問心無愧了,在意識到自己將來必須且只能綁定在芬頓的戰車上後,他沒有任何猶豫,把以前從兄弟會裡薅到的私下存放起來的羊毛從各地都拿了出來。

  烈獅境戟兵的制式鎧甲武器因為渠道來源被老東家收回了諾特沒辦法,但他還有自己積累下來的門路,買到了兩百套僱傭兵最青睞的鎖子甲,再最後借著老東家的威風半強買強賣地從糧商那裡收購了原定額數兩倍的穀物。

  諾特靠著無師自通的購買原始股行為,硬生生砸出來了可能是整個潘德有史以來最豪華的民兵部隊,在別的地區民兵普遍靠著「敵人狼牙棒,我有天靈蓋」的信仰加成防禦的時候,白鹿堡的民兵卻已經可以做到人人批兩層甲還有得更換。

  有裝備上的碾壓優勢,這些民兵甚至可以和幾個大國的高階兵種比劃兩下。雖然最後肯定是輸,但問題在於他們的性價比實在是太誘人了。

  以往培養一個正規士兵的金錢可以培養四到五個民兵,一個正規士兵又有幾條命可以在五個這樣武裝到牙齒的民兵面前浪?

  「不得不承認,如果不是因為邪教徒導致的那場意外,我絕無這個機會拉攏到你。」

  這是芬頓對諾特極高的評價,而且總結得也相當準確。能夠為紅色兄弟會服務,而且還是在烈獅城這種重中之重的要低經營蜘蛛夫人,足以見到諾特的個人能力該多有優秀。

  單純從能力上而言,芬頓甚至能夠放心大膽地把勇盾堡交給諾特管理,而且後者絕對可以還給他海量的財富和成群育種後更加強大的駿馬,還有和迦圖人相安無事的友好關係。

  但實際上他卻不能,現在諾特和他就像是一對探戈舞者,既相互警惕地盯著對方背後有沒有想要謀害對方的敵人,同時也要警惕這種親密關係中間隨時可能遞出來的刀子。

  「大人說笑了。」諾特苦澀地嘲笑自己,人生哪裡會有那麼多如果,「在前來白鹿堡的路上,情報網我就已經撒下去了。按您的要求,現在長河鎮的紅色兄弟會,都是出身手腳乾淨的人。」

  「可是,您讓我挑選出身乾淨的人,我能理解。畢竟現在新紅色兄弟會不比以前,從見不得光的地下走到半台面之上,需要顧及到您的臉面。」諾特咂咂嘴,唾沫濕潤了他因緊張而乾裂的唇角,「但我不理解,您為什麼不讓我們用刺殺,綁架,美色等等方式打通關節?這樣會省去很多麻煩。」

  在離開烈獅城前,芬頓就給諾特提出了種種要求,萬分震驚的諾特直到現在還是萬分震驚,他的確想不通。

  「的確,我承認用你提到的這些手段會讓事情變得輕鬆,但你要知道,你所採用的手段會讓別人定性我們的性質。」

  「是墮落暴力向民眾散播恐懼的反動...呃我是說地痞流氓。還是一個與其完全相反的組織?」芬頓繼續充當起人生導師,「在這個相互比誰更爛的年代裡,只要我們比別人好一點,那就能贏到最後。輿論,是一個很重要的東西。」

  諾特這回明白了。其實他並非是完全不懂這些奇怪行徑背後的含義,他大概猜得出來,他故意詢問芬頓只是為了印證自己內心的答案。

  現在答案出來了,這個年輕人的心真的有點大。

  他在心裡輕聲笑了笑——他賭對了,他把自己用來以後東山再起的資金全部砸在芬頓身上的行為,賭對了。

  不僅僅是因為芬頓的心境,更是因為他進入白鹿堡以來用雙眼目睹的這裡發生的一切變化。

  熊熊大火沖天而起的廢墟之上,只有這裡的土地長出了新芽。

  什麼老東家,什麼狗屁兄弟會,完蛋玩意兒滾遠點去吧!

  「大人,我明白了。」諾特在沉默後開口,「基於您所說,我覺得除了禁止以上事項外,我們應該再增添點兒別的東西。」

  「比如說,清理各大城市的黑幫怎麼樣?」

  諾特逐漸興奮起來,紅色兄弟會就是整個潘德大陸的黑幫頭子,各個黑幫在各自城鎮的勢力範圍,老巢位置,人員數量等等等等,作為曾經紅色兄弟會的中高層,諾特那可是一清二楚。

  為了哥哥的榮華富貴,恐怕要苦一苦你們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