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開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白鹿堡的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運行,諾特辭別芬頓後,前往長河鎮建設新紅色兄弟會,據他最近傳回來的消息,他已經低價收購了當地的部分地產作為活動中心,並在試圖派人以通過正規考核的方式滲透進入市政廳。

  聽起來有些天方夜譚,畢竟一群以往靠匕首敲詐勒索民眾的人,現在居然要拿起筆當文員。而且並非是不可能,現在諾特手下全是出身清白的人,單憑一個出身清白,就足夠比過大多數人了,他們大多都是因為遭遇意外而困頓的富有市民階層,有一定的文化素養並不奇怪。

  真正需要奇怪的是,為什麼紅色兄弟會要滲透進市政廳。

  因為通過目前的種種跡象看來,芬頓曾經忠心的下屬卡爾,叛變了。

  不過即便是這個重磅炸彈也沒能讓芬頓把精力投向長河鎮,因為不久前,巴克斯帝國皇帝馬略,正式對烈獅境宣戰。

  枕戈待旦數個月之久的巴克斯精銳軍團,終於跨過了兩國之間的邊境。

  被戰火燻黑的天空之上,盤旋著成群的烏鴉,這些被視作不詳的鳥類讓地上正在收撿戰利品的巴克斯士兵感覺不舒服,所以他們很快離去,將所收繳的戰利品全部上交給軍官,等到之後按軍功分發獎賞。

  浩浩蕩蕩的人群離去後,群鴉墜落,叼啄逐漸失去溫度的食物。

  芬頓策馬走在一片狼藉的戰場之上,馬蹄深一步淺一步踩過坑坑窪窪又鬆軟無比的土壤,黑色的蹄子踩進去,紅色的蹄子出來。

  初次走上可以被真正血戰之後的地方,從白鹿堡出來的軍士或多或少都感受到了噁心。

  尤其是這種近萬人的,近乎一面倒的大屠殺。

  人的生命在這裡不再算得是上是生命,而是被死神清空庫存而大量拋售的廉價商品,來自巴克斯的商人將其掃蕩一空。

  三天前,經過雙方無數次零星的戰鬥後,烈獅境與巴克斯帝國集結的大軍在雙方邊境重鎮七十字要塞與卡倫鹿堡中間的廣闊地帶相遭遇。

  但是戰爭的結果很多時候往往在開戰之前都已經註定,並不是真正在戰場上拼命廝殺的軍士所能改變的。

  一直被芬頓所詬病的烈獅境斥候,在這次大戰中依舊穩定發揮,幾乎被巴克斯帝國派出來的斥候壓制在了大軍的周圍。

  這導致指揮官完全喪失了戰場的主動權,只知道有一支大概同等規模的大軍集結在自己的正前方,具體人數,兵種構成,還有最關鍵的特娘的究竟離自己還有多遠,種種問題指揮官都一概不知。

  這就讓指揮官不得不下令,讓全體軍士提前穿戴好沉重的甲冑,在已經悶熱起來的季節里艱難行軍,這一走就是一天。

  直到夜晚他們都沒有撞上所謂的巴克斯軍團,疲憊不堪的烈獅境軍士團結起來拒絕了指揮官要求繼續前往塞倫村莊修整的命令。

  即便那裡可以構造防禦工事會更加安全。

  即便原地在森林裡休息會面臨劇毒蚊蟲的叮咬,無孔不入的螞蟥吸血,甚至是隨時可能到來的巴克斯軍團。

  但他們實在是不想再動了,就連貴族們都聯合起來抗議指揮官,斥責他的無能導致了現在進退維谷的局面。為了不讓這些怨氣濃厚的貴族們拍屁股走人一鬨而散,指揮官只能答應就地紮營。

  然而指揮官沒想到,這些人連紮營都不願意了,允許休息的命令一下來,他們直接解下盔甲倒頭就睡。

  沒有防禦工事,沒有人守夜,甚至沒有人醒著。

  這要是不發生一場慘烈至極的大潰敗,巴克斯人都對不住烈獅境送出來的這份大禮。

  巴克斯人的前鋒在黎明時分抵達,其實他們在烈獅境大軍睡得最死的深夜就能趕到,但巴克斯軍團的指揮官考慮到自己的士兵在晚上幾乎無法視物,擔憂可能會發生的種種意外,所以他決定在黎明時分發起總攻。

  藉助烈獅境人的優良選址,巴克斯軍團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前提下完成了對這支數千軍隊的合圍。

  不過被迎頭痛擊的烈獅境大軍一開始並沒有潰散,正相反在指揮官的命令下,他們很快依託森林裡複雜的地形構建了簡單的陣地,烈獅境騎士還有更為強大的獅騎士爆發出了強橫的戰鬥力,他們擊退了一波又一波衝擊,成功固守住了防線。

  可,也就到此為止了。防禦陣線的時候大家齊心協力,想要突圍的時候就各懷鬼胎,誰都不想當沖第一個的送死鬼,在一次又一次的爭吵中,各個貴族把相互之間的陳年往事都抖落出來,最後演變成陣線裡面打得比陣線外面還精彩。

  軍心渙散,敗無可敗。

  所有人都選擇了保存實力,準備等巴克斯軍團突破某個倒霉蛋負責的陣線,引起混亂之後各奔東西。

  原本,按照計劃,芬頓和他嘔心瀝血培養出來的精銳軍士,就該在這一批被屠戮的軍隊之中。只能說幸好烈獅境的管理體系臃腫龐大,效率極為低下,等徵召命令傳達到白鹿堡的時候,兩支軍團已經打出火氣來了。

  以上種種消息,都還是芬頓在路途上撞見的烈獅境潰兵,從他們口中所了解。甚至,這些明顯是中低層軍官的組成的潰兵,還無法準確地告訴芬頓烈獅境大軍的指揮官是誰。

  因為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了解到消息後,芬頓讓這些潰兵往北逃竄。放任他們繼續向東進入烈獅境東境,那自己好不容易清繳乾淨的強盜劫匪又會因為他們的加入煥發出第二春。

  然而潰兵們卻不這麼想。

  他們發現芬頓帶來的軍士似乎精銳得有些過分了,即便是負責後勤的輔兵都有鎖子甲配備,人人臉上都有肉,不像是被飢餓困頓折磨下被強拉進隊伍的農夫。

  他們誤以為芬頓是某個大貴族的子嗣,他是另外一支烈獅境軍團派出來探明情況的精銳選鋒,他們想著加入這支軍團洗刷自己戰敗的罪過。

  但芬頓斷然拒絕了他們的請求,一群潰兵加入自己只會散播恐懼影響士氣,他很清楚自己這支小股部隊可以稱得上訓練有素,但遠遠稱不上是一支強軍,面對巴克斯軍團那種剛剛大勝的百戰精銳,如果士氣再低迷,可能發揮不出原本實力的一半。

  雙方因此產生了分歧,進而鬧出了一些不太愉快的矛盾。

  在把這些潰兵以正軍法後,他們才來到了這片地獄般的戰場,雖然為時已晚。

  他們吊在巴克斯軍團的後方,不遠也不近,由芬頓親自訓練出來的斥候可以保證這個安全的距離,巴克斯軍團的斥候對此也無可奈何,在確認軍團後方只不過是小股部隊無法對軍團造成影響後,也就放任芬頓跟著了。

  因為,其實巴克斯帝國的斥候也挺菜的。

  巴克斯帝國的軍事體系,向來注重重步兵和重弩,雖然騎兵規模龐大也的確強悍,但從事斥候工作的依舊是訓練不充足的平民階層。

  只是單純沒有烈獅境斥候那麼菜罷了。

  徹底通過戰場後,白鹿堡斥候在前方突然遭遇到了小股敵軍,以零傷亡的戰績贏得了他們的首戰。

  黎明騎士前去探明情況,回來的時候他的馬背上綁了一個人,「冕下,斥候們說他們抓到一個俘虜。」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