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襲擊補給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不過俘虜堅稱他不是俘虜,而是由軍團派遣出來的信使,負責與芬頓協商。剛才之所以會爆發激戰,只是因為白鹿堡斥候太過緊張了。

  聽完信使的訴說,唐璜把決定權交給芬頓。芬頓考慮再三,決定聽聽來自巴克斯軍團的想法。

  「提圖斯將軍希望可以和您做一筆交易,嘶......」像是為了早點完成命令好脫身,信使說話的語速飛快,差點咬到了舌頭,「......嘶,相信大人也清楚現在的情形,你們的大軍已經被擊潰,只要我們攻陷七十字要塞,馬上就能直指你們的王都烈獅城。」

  「所以?」芬頓挑眉。

  攻陷七十字要塞,在漫長的百年戰爭里,並不是沒有發生過,然而每次攻陷七十字要塞後,巴克斯帝國的軍團就要面臨後續力量無以為繼的困局,並且來自極為富庶,能保證每一個軍士都能武裝到牙齒的烈獅境西境大軍就會拱衛在王都周圍。

  信使說出的內容和他意料的一樣,「提圖斯將軍願意把這次勝利後收繳的戰利品分給您五分之一,換取您不再威脅我軍的後方。當然,大人您也明白的,雖然您的軍士戰力強悍,但你們的人數太少,即便想威脅也沒有這個力量。」

  一場大戰後的五分之一的戰利品,意味著堆積如小山丘般的武器甲冑,還有零零碎碎的貴重金銀。就算被收撿的武器裝備已經破損到無法使用,還能夠把它們融化掉作為原料鑄造成嶄新的工藝品。

  什麼都不用做就能獲得如此豐厚的財物,換做任何一個小領主,就連烏爾里克都沒辦法幫他們想出一個可以拒絕的理由。

  所以芬頓同意了,他打算把這批武器裝備運進長河鎮,武裝一下紅色兄弟會,為將來可能在長河鎮內部發生的血斗做準備。

  信使回到軍團後,在約定好的地方放下了一車車沉重的貨物,幾十個重甲騎士在遠遠的地方冷漠地觀望,直到白鹿堡的人把東西帶走,人也消失在視野之外後,這些重甲騎士才緩緩散去。

  看到這些重甲騎士出現,芬頓就知道自己做出的這個選擇無比正確,甚至隱隱有些後怕。

  情報,該死的情報,情報上的劣勢實在差距太大了。

  這支巴克斯軍團的指揮官叫做提圖斯,那個被稱作戰神的男人,雖然脾氣暴躁但是內心細膩得可怕,曾經多次重創過烈獅境的大軍,是當之無愧的戰爭大師。

  他的麾下,有著和他同樣名聲在外的戰士——鳳凰騎士。鳳凰騎士並不是第一批入侵潘德的古巴克斯大軍中的一員,而是在古巴克斯帝國消亡後,新成立的灰燼裔派來的援軍,作為唯一一支在那場動亂下倖存下來的隊伍,他們強悍的戰鬥力幾乎和潘德人有了一個代差。

  如果不是鳳凰騎士團內部特殊的傳承方式,導致他們的人員數量稀少,恐怕現在潘德大陸的局勢還真不好說。

  提圖斯現在居然把這些鳳凰騎士派來監視自己,那芬頓自然沒必要自找沒趣和他們碰一碰,或許將來自己的騎士團成形後才可以考慮。

  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躲得遠遠的。

  不過芬頓並沒有自己的人離得太遠,俗話說一塊甜棗一根棍子,現在自己吃下了對方的甜棗,那麼禮尚往來他也該給對方來一根棍子。

  騷擾對方軍團本部那純粹是找死,提圖斯把鳳凰騎士都派出來了,顯然是不打算給自己任何得手的機會。

  但總會有人沒有那麼防備。

  白鹿堡軍士臨時駐紮在一個安全的距離之外,每天都由芬頓親自率領斥候出去遊蕩,斥候的任務只是驅趕一些走遠了的巴克斯偵查兵,而芬頓則是一個人深入到足夠危險的地帶。

  有晶片精的導航功能在,他完全不擔心撞上巴克斯人的大部隊,更不必擔心會被埋伏。每天都有大量的隊伍趕往前線,也有大量的傷兵被運送往後方,當然還有芬頓一直心心念念著的補給隊。

  烈獅境的後勤管理和它的斥候工作同樣優秀,那就是沒有。

  被徵召的貴族需要自己準備打仗所需的糧食,而國王給出的補償則是適當免除貴族明年所需繳納的穀物稅收。所以問題就來了,明年的穀物還在地里埋著,一群人總不能到這批穀物收割前靠吃土為生吧?

  因此開戰前貴族所攜帶的糧食相當有限,基本也就夠趕到元帥那裡點個到意思意思然後就返程的量。

  但馬略皇帝改革後的巴克斯帝國則不同,它從各個方面都對潘德人保持著碾壓級別的優勢,尤其是在體制方面。在巴克斯帝國貴族間一直流傳著對烈獅境的一個笑話,「求求你們搞點封建主義吧,奴隸制什麼的實在太落後了。」

  在軍隊後勤方面,他們有著相當完善的管理制度,由帝國方面統一管轄,每個軍團的糧食補給都有定數。

  所以軍團的補給會由專門的人來負責押運,押運糧食的人不會太多,不然一路上人吃馬嚼,押運的糧食被他們自己就吃乾淨了;但人數也不能太少,否則會被敵國的軍隊盯上。

  不過,即便是人數適中的押運隊,也不是芬頓目前所能觸碰的,如果不能快速解決戰鬥,馬上就會引來對他一直保持警惕的鳳凰騎士。

  但是,要想成為一個獵人,就必須要有充足的耐心,尤其是在這種春夏交接,雨水連綿不絕的時候。

  道路泥濘難以通行,那肯定會有人與大部隊脫節。而這個脫節的隊伍,終於被芬頓等到了。

  依舊是夜晚,放心大膽的押運隊伍停靠在路旁休息,前線節節勝利的消息正不斷傳來,軍團已經填平了七十字要塞的壕溝,城牆也在投石機不間斷地猛轟下搖搖欲墜。甚至城牆一度被提圖斯將軍轟開了一顆缺口,不過守軍拼死抵抗下他們沒能沖得進去,缺口也很快被補上。

  但交戰雙方都知道,這場攻城戰馬上就要結束了。所以押運糧食的士兵根本不擔心會有人來襲擊他們,而且還是襲擊一支與大部隊脫節的補給隊,糧食多的你不搶來搶糧食少的,但凡腦子正常的人都不會這麼幹。

  芬頓把懷有這種想法的,沒有警戒心的士兵一箭撂倒,而後不斷切換位置,把所有醒著的巴克斯士兵全部無聲無息地射殺。

  就連唐璜都無比佩服這離譜的殺人手法,他感覺以後芬頓要是嗝屁了,起碼得追封一個鐵之教皇的名號。

  守夜的士兵集體暴亡,埋伏許久的白鹿堡軍士一擁而上,摸進營帳里清理掉剩下的還在熟睡的士兵。

  把運糧車帶走後,剩下的人也不敢過久停留,因為芬頓從小地圖上看到路途還有大股部隊在往這裡靠近。目前的戰果已經足夠了,就算以後追問下來芬頓也能有所交代。

  回到臨時的駐紮點,芬頓讓人打開裝滿糧食的布袋,一車車糧食被搬運下來,軍士們用刀捅開布袋,嘩啦啦一聲,如水流一般的漆黑色糧食堆滿了一地。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

  (問了一下編輯這本書的追讀,個位數,難繃。)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