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擊鼓,進軍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又是深夜,巴克斯軍團的大部分已經脫離了那要命的暴雨帶來的泥濘,斷斷續續地在陣線前方聚集起了足夠多的士兵,他們按照各個編制分別安置好營地,與烈獅境那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紮營方式形成反比。

  只要再多來一點人,他們就可以開始組織攻城了,飢餓難耐的士兵早就聽軍官們說了,烈獅境的糧食多到可以從糧倉中溢出來,連牲畜都不用吃人吃剩下的東西而是同樣的穀物。

  吃得比自己都好。

  懷揣著早日攻破防禦好飽餐一頓美夢的巴克斯士兵,在一陣又一陣的喧鬧中被驚醒。

  有人說是敵襲,又有人說是營地著了火,又有人說兩者皆有,總之一時間安靜的軍營里亂作一團,直到好幾個造謠的士兵被當中砍頭才把在軍中蔓延的恐懼壓了下去。

  直到這時士兵們才從軍官口中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從木製城牆那邊忽然傳來了猛烈的擊鼓聲,正是那澎湃有力的擊鼓聲的讓他們誤以為是敵人發動了夜襲。而那一陣猛過一陣的敲鼓聲還從側面證明了軍官所說的烈獅境人人吃得腦滿腸肥。

  就這敲擊戰鼓的力度還有頻率,怎麼著都得是二百多斤的大力士甩開滿是肥膘的膀子猛敲。

  因此巴克斯人都既緊張又期待地等著守軍發動突襲,斥候都被叫了回來以應對隨時可能出現的敵軍。

  然而,他們一直精疲力盡的等到早上幾乎快要再也撐不住的時候,軍官說好的應該出現的守軍突襲依舊沒有出現。

  倒是城牆之上二百多斤的大力士還意猶未盡地敲著戰鼓。

  你這是在給親娘送行呢敲得這麼帶勁?

  懷著無邊的被嘲弄的怒意以及軍官們些許意識到的不對勁,巴克斯士兵在大部隊到來前組織起了進攻,先是投石機一陣狂轟濫炸,再推著雲梯抵進城牆。

  然後他們總算意識到了自己被守軍戲耍了一整晚。

  城牆之上空無一人,沒有嚴陣以待防守城牆的士兵,更沒有二百多斤膀大腰圓的大力士,震天響的戰鼓上面被綁著八隻幾十斤的大力士——八隻羊。

  就是這群傢伙不知疲倦地踢了一晚上鼓。

  登上城牆的巴克斯士兵面對這滑稽的場面只能面面相覷,不得不說,就連內鬥巴克斯帝國都要比烈獅境強上不少,他們以各編制為單位直接打了起來,打著打著還讓後面自己隊伍的人派人上來撐場子。

  總之,一片混亂過後,今天到達前線的所有巴克斯士兵都分到了帶有油膘的肉湯。

  他們更加堅信烈獅境人都是有糧沒槍的土大款了。

  至於芬頓和他的131個亡命徒,自然沒時間關心巴克斯人心中醞釀起來的小心思,早在凌晨時分,他們就趁著巴克斯人營地一片混亂的情形下迎著他們的方向偷偷溜走。

  有芬頓的帶路,他們輕而易舉躲開了所有可能暴露的位置,一路繞到了他們的身後。

  整個過程所有人都屏息凝神,連喘息聲都不敢太大,唯恐引來了巴克斯人,騎兵只能盲目相信著芬頓一路提心弔膽地前行。

  芬頓同樣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緊張,哪怕是之前迦圖人的攻城都沒有讓他這麼不安過,因為那個時候他們至少還有城牆作為依託,厚實冰冷的石頭總歸能給他們帶來些許安全感。

  但現在不同了,他們就像是一隻遠遠飄在天空之上的風箏,只有一條柔軟的微不可察的細線連接著他們與故土,而這條細線隨時會因為可能到來的狂風暴雨而折斷。

  他們是孤軍中的孤軍。

  這支孤軍晝伏夜出,完全避開了寬闊的大路在山間小路里前行,為了保證軍糧在關鍵的時候食用,他們一路上都吃野果,就連捕獵的獵物都不敢烤太熟,免得煙霧和火光引來巴克斯人。

  不過他們出發前擦拭得閃亮的戰甲在這段時間裡堆積滿了泥土和枯木碎枝,現在渾身都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惡臭,估計巴克斯人見到他們的第一眼都不會把他們當做是一支準備搞敵後破壞的軍隊,而是一群一路逃荒的難民。說不定覺得可憐還會丟給他們幾枚硬幣。

  但這種付出是值得的,晝夜交替快二十次後,他們終於離開了偏僻的小道來到了大路之上,這裡已經位於巴克斯帝國的國境之內很長一段距離。

  成功抵達這裡的人都不免為自己感到一陣慶幸,山路曲折陡峭,隨時隨地都可能遇到意料之外的危險,即便有芬頓英明的指揮帶路,仍然有十三名騎兵不小心在群山間跌落,屍骨無存。

  還未開戰就已經遭到了令人肉痛的戰損,芬頓不斷提醒自己接下來要更加小心謹慎,維姬能給他提供的額外視野固然效果超然,但畢竟不是萬能的,薇薇安手中就曾經拿出來過可以屏蔽維姬的道具,所以接下來的旅程一定要慎之又慎。

  「將來我老了,我一定要寫一本書,名字我都想好了,叫《我和一百三十一個寂寞男人在山裡不得不說的故事》。」

  唐璜騎在馬上起起伏伏,好像之前經歷的艱苦跋涉與他毫無關係,他還有閒心對周圍的人開玩笑,「這書名一定夠吸引人,冕下我跟您說,那些深閨中的千金小姐最愛看這個,市場很大的。我跟您打賭,在某些不可描述的文章里,您的名字絕對已經和某位男性宛如命運般緊緊聯繫起來了。」

  騎兵們頓時耳朵就尖了起來,原本有些懈怠的速度一下子拉上來一大截,所有人都想往前湊湊聽一下從黎明騎士口中傳出來的秘聞。

  芬頓心裡則越來越欣賞這個黎明騎士了,在提振士氣這方面他的確有說法的,於是他開口,「那就賭一個月的薪資。」

  「哈!」唐璜咧嘴一笑,從馬匹身負的包裹上摸摸索索出一個小本本,也不翻開,直接就丟在了芬頓手裡。

  開篇幾個大字就直接把芬頓震麻了。

  「獨家爆料!」

  「驚爆內幕!」

  「《東境英雄被俘虜的一百個日與夜》」

  「唐璜著。」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