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出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四十名騎兵莊嚴肅穆地站立在自己的戰馬旁,他們的戰馬是清一色從勇盾堡畜牧場帶回來的駿馬,高大威武,柔順光滑的皮毛之下活動著蘊含有爆炸性力量的肌肉。

  這些騎兵已經與他們的新戰友磨鍊配合了許久,已經擺脫了他們教官菲利普對他們最開始騎馬步兵的嘲弄,他們可以在高速疾馳下拉開硬弓,也可以在馬背上做出高難度的戰術動作。

  現在他們集結在領地的邊界上,熠熠生輝的戰甲讓問詢趕來的領民感到心裡一陣揪心。又要打仗了,雖然很早就知道巴克斯人打了過來,但現在戰火終於是再次蔓延到了這裡,就連那位似乎無所不能的領主都需要派兵增援,這些年輕的小伙子們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能活著回來。

  有人開始哭了起來,他們大多都是外地遷往白鹿堡的新來者,通過這麼多天的朝夕相處,他們很清楚這些即將出征的軍士和他們之前所認識的貴族私兵有多大的不同。

  在結束訓練後,這些騎兵甚至會牽著一些駑馬來幫他們耕地,對於缺少畜力的村民而言,這完全就是救命的幫助。

  騎兵們自然能聽見這發自真心的哭聲,但在嚴格的軍法之下,他們只能保持原狀把腰板挺得筆直。

  菲利普望著這群等待著他命令的騎兵,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作為烏木護手騎士團里有資格競爭警備長一要職的佼佼者,這麼些年裡他不知道訓練了多少善戰的新兵,但這是他第一次因為新兵將要踏上戰場不知生死感受到落寞,他也說不清楚是為什麼,只能強迫自己板著平常的冷臉。

  「出發!」

  四十名騎兵整齊劃一地翻身上馬,他們要在天黑前趕到芬頓新建立的防線,這是段不輕鬆的旅程,所以他們全員一人兩馬以求節省馬力。

  馬蹄雷動,煙塵完全遮蔽住視線,菲利普也收起落寞的心情返回繼續工作。

  他們還需要加緊時間修築防禦工事,因為實際上芬頓扼守的那條防線並不是巴克斯軍團通向烈獅境東境的唯一道路,白鹿堡的正南與東南方向只有並不能稱之為天險的山脈,只要巴克斯人願意冒險賭一賭不會碰上諾多精靈,那他們就能直插白鹿堡最柔軟的心臟。

  而從剛剛獲得的消息上來看,已經沒有更多糧食的巴克斯人很有可能入局這場要命的賭博。

  「奇怪,我這還是第一次期待諾多精靈能有點用。」

  第二天,芬頓終於在防線上等到了本該在昨晚抵達的四十名騎兵,不過他沒法斥責這些士兵貽誤了軍情。

  昨晚幾乎整個東境都下起了入夏以來的第一場暴雨,不僅是這些騎兵受到了影響,那些試圖依靠精銳士兵夜襲防線的巴克斯人同樣被搞得狼狽不堪。

  原本芬頓就對他們的偷襲知道得一清二楚,提前讓大量士兵等著他們靠近,再加上突如其來的大雨,嚴重干擾了巴克斯人的進攻計劃,留下數十具屍體後倉皇逃離。

  「冕下,不得不說,您這個計劃我很喜歡。」早已空空如也的傷兵營帳里,唐璜一邊注視著那張把全潘德大陸都囊括在內的精確地圖,一邊微眯著眼睛指指點點。

  「我還以為你會說這是喪心病狂的計劃,有違正義女神珍視生命的要求。」芬頓的確很意外唐璜能說出這種話,要知道拜金的人大多都是惜命的。

  黎明騎士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盔,「其實我真想這麼說來著,不過考慮到您是教皇,當面不給臉豈不是顯得我很不上道?」

  在芬頓眼神的威逼下,唐璜才給出了真實的理由,「好吧,雖然我是女神的神授騎士,但以前為了賺錢我也做過不少不太光彩的事情......我可能賭了我跟你說,在巴克利的時候,別人都叫我賭桌上衝鋒陷陣的騎士,紙牌絕殺者還有梭哈之神。」

  黎明騎士收起玩笑的表情,「所以我很清楚越高風險的事情越是能帶來高回報,就像在賭桌上,明明我已經敗局已定下一秒就要雪崩然後被富婆看上天天享樂,但我偏偏能把面前的賭注一把推下,其他的賭徒都被我嚇住了不敢跟。所以最後往往贏的都是我。」

  「冕下您的計劃的確很瘋狂,但巴克斯人同樣不會想明白一個瘋子是怎麼想的。」

  芬頓總感覺自己又被不明不白地給白罵了一頓,在他開口之前,唐璜繼續闡述這個幾乎不可能完成計劃的可行性,「我們這邊的人數的確處於絕對劣勢,但這也意味著我們的行動更迅捷,更隱蔽,巴克斯人更難察覺,更別提跟上圍剿。」

  傷兵營帳被清空,是因為他們全都被帶回白鹿堡了,連同護送他們的輔兵一起,就連正規士兵當中騎術不太過關的人都被命令回去。

  現在防線上僅有的130人全都是白鹿堡所能拿出來的最精銳的部分,人均一人帶著三匹馬,還都是吃好喝好跟大爺一樣伺候著的駿馬。

  他們絕對打不過巴克斯的精銳騎士,但重甲騎士又絕對不可能追得上他們,斥候倒是能追得上,但以巴克斯人斥候那捉急的戰鬥力,芬頓不保證他們能夠安然無恙地回去。

  固守是絕不可能固守的,那唯一有可能的翻盤實現大逆轉的計劃那就只有一個,繞過巴克斯人的軍團,深入他們的後方,襲擾他們的領地。

  軍事必然服務於政治,就算前線取得再大的進展,一旦本土受到了威脅,那貴族階層肯定會要求距離芬頓最近的前線軍團返回。

  而大軍的調動消耗巨大,尤其還是這種前隊轉後隊後隊轉前隊的行為,還有對混亂的,前後截然相反的命令會對士氣造成巨大打擊。

  這就是芬頓的機會,只要烏爾里克那隻老狐狸能夠察覺到前線發生的奇怪走向,那他的獅騎士就絕對可以抓住這個機會。

  但是這一切的前提在於,芬頓他們能否成功繞過已經鋪展在陣線的巴克斯軍團。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