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救人的東西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瑞娜,你是叫這個名字嗎?真好,多可愛的小姑娘,我是約瑟夫,從今天起就是你的老師了,雖然只是見習學者,但我主攻的研究方向將來一定可以讓你跟著我享福!

  對,瑞娜,完成得真不錯,當把這些理論功課全部完成後,你就可以開始動手實踐了,不過我得先提醒你,我們的工作可和那些坐在辦公桌上終日寫愛情戲碼的人不一樣,很辛苦,甚至還有危險。

  你想學工程學?是的,我知道,工程學的學者的確收入頗豐,但他們都是屠夫是劊子手,他們造出來的東西是殺人的,老師研究的東西是救人的,能救很多很多人的。

  約瑟夫?!學者議會命令你停止你的研究,你這個喪心病狂的瘋子,你要是再執迷不悟下去會害死很多人的!我下次來可就不是警告你這麼簡單了!

  瑞娜?!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怎麼了?是議會幹的嗎?該死我真是蠢貨我居然沒想到他們會對一個孩子下手,瑞娜,你等著,老師,老師馬上就要完成最後的研究了,等我實驗完,我就去給你討回一個公道。他們會明白我究竟是個怎樣的天才!

  囚犯約瑟夫,博識城人,五十歲,見習學者(鬨笑聲),因犯惡意剝奪他人性命罪,勾結蛇教徒罪,靈魂墮落罪,被判處......火刑,他的所有邪惡的研究成果將被永久封存,博識塔將收回他學者的身份及一切權力。退庭!

  瑞娜娜娜娜娜娜娜!!!我知道你在!躲起來!!!躲起來!!!別讓人找到...啊啊啊!!!把東西帶走!!!帶走!!!我的孩子是沒有毒的!!!

  加熱它們!燒死它們!像燒死老師這樣燒死它們!!!神啊,如果我謙卑的性命可以換取無數的人被拯救,那您就把它收走吧!

  ......

  瑞娜不帶任何感情地講述完這個故事,恍若那個在火焰中化為灰燼的老學者與她沒有聯合關聯。

  「我從博識城一路逃到這裡定居,把老師交給我的種子種在了附近的土地里,很可惜老師的孩子到最後只剩下了這一個。」

  她說得雲淡風輕,但兩個糙漢子都深知她這一路上究竟該遭受多少磨難,一個眼睛被人毀掉的女孩子,還是在老師被認定為蛇教徒的情況下,換做普通人極大概率可能出城就被邪教徒給劫了。

  「對了,我必須要申明一點,我的老師約瑟夫不是蛇教徒,宣判他火刑的人還有陪審團才是。因為我撞見了他們活人獻祭的場面,他們才用毒弄瞎了我的眼睛,之所以會放過我,是因為他們完全不怕一個小孩的污衊。還有就是他們想讓老師感受到痛苦。」

  「如果老師沒有因為我的事情而分心,那他對這批種子最後的改良就不會出錯,隨後參加實驗的人就都不會死。」

  芬頓猶豫著接過瑞娜手中髒兮兮的塊狀物,最初還有些擔心它會突然長出一張嘴來咬自己一口,但隨著芬頓漸漸把這東西擦拭乾淨,他的表情變得無比鄭重。

  死去的約瑟夫說得對,這玩意兒的確可以讓千千萬萬的人活下去。

  「您不害怕嗎?這是麻風豆,大家相信只要接觸到麻風豆就會感染上那種可怕的疾病,所以這種植物在各個國家都被命令禁止了。」

  麻風豆?

  的確,芬頓的確聽說過這個名字,他在斥候部隊受訓的時候也被教導過如何在野外辨別不要誤食麻風豆。

  但關鍵是......

  這特娘的是土豆,學名馬鈴薯,俗稱洋芋。可煮可炸可煎可炒,怎麼搭配怎麼香的那種土豆!芬頓吃過太多次土豆了,他絕不可能認錯。

  在另一個世界裡,這種作物被認為是一個時代的象徵,土豆加牛肉,象徵著一個被壓迫幾百年的階級第一次站起來可以和欺侮他們的剝削者分庭抗禮。

  它的全年的年產量高達上億噸,它走進了千萬人的餐桌成為了無數人賴以生存的口糧,也讓數個國家度過了最艱難的糧食危機。

  這是一種隨處可見的植物,常見到以致於所有人都忘記一件事。

  這東西最開始是有劇毒的,野生的沒有經過馴化的馬鈴薯體內含有大量的茄鹼,食用過後非常容易致死,而想要靠食用馬鈴薯充飢就必須要大量進食馬鈴薯,進而基本上就是吃一個死一個,致死率接近百分之百。

  就算是在潘德,麻風豆雖然常見,都沒有人願意食用,更別提有人專門帶回來培育優化。

  芬頓自然知道土豆是可以食用的,並且產量極大,但問題在於他根本就不明白相關的生物學知識,更關鍵的是,他甚至都不知道沒有改良前的土豆究竟長什麼樣,也就是說他不知道馬鈴薯就是麻風豆。

  不然他早就想方設法把這玩意兒種植起來了。

  芬頓看著眼前的瑞娜,忽然覺得她變得格外可愛起來。

  「以前缺糧食的時候,經常有饑民採集這種植物來吃,然後他們就都死了,因此博識塔下令禁制對這種植物進行私自培育,種植,還有售賣。但老師約瑟夫發現了它產量極高的價值,所以他不惜代價也要進行研究。」

  「因為老師是個好人。這幾年裡博識城每天都有很多人餓死,按理來說我也應該是其中之一。」

  瑞娜指了指自己的略微顯眼的大頭,「這個就是證明,說起來您別不相信,腦袋大並代表我就是一個聰明人,我其實很笨的。」

  芬頓明白了瑞娜說的什麼意思,腦袋大的人不一定都是愛因斯坦或者伙夫,他們還有可能是營養不良。從小缺乏了生長中關鍵的營養物質,就會出現這種情況。

  「但我的父母為了讓我活下去,就騙老師說我其實有德魯伊的天賦,我腦袋大是因為有一次變化成巨熊的時候失敗了導致的後遺症。」

  「這種說法當然騙不了老師,不過他還是收養了我,盡心盡力教導給我知識,以前我的腦袋還要更大一點的,是老師把自己的口糧省下來餵給我。」

  黎明騎士沉默了,約瑟夫毫無疑問是個好人,但顯然正義女神並沒有為他伸張正義。

  「瑞娜小姐,你的故事的確很感人,我也承認我被約瑟夫先生真誠的心靈所觸動。」芬頓把土豆交還給小姑娘,「那麼接下來,就請你把你老師的價值最大化吧。我想這也應該就是你冒著生命危險來找我的目的。」

  這個世界很混亂,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他們這些不那麼高尚的人活在世上,就要學會利用一切價值,哪怕是高尚者的死。

  「是的,大人。」瑞娜點點頭,「我想用這些老師的遺物,還有我自己作為交換,懇請您和您的部隊保護這裡的村民,他們一直有在幫助我,所以我想回報他們。」

  「不用,如果你們擔心蛇教徒報復你們的話,那大可不必。接下來馬略皇帝會派出他的騎士團來剿滅這裡的蛇教徒,而我們必須要走。」

  「不,不會的,大人。」瑞娜搖搖頭,「馬略皇帝和他的騎士團,都不會來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