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有個強大師門是很合理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大木由夫人絮絮叨叨地說著大木由生前的一些事情,從她的敘述中羽生清安漸漸對死者有了更清晰的印象。

  一個早年卑躬屈膝,阿諛奉承的小人物,發達後又產生了報復性心理,將當年自己所承受的種種不公又施加在別人身上。

  但他骨子裡仍然是欺軟怕硬的,所以在見識到羽生清安的強大時,又十分自然地表現出卑微的一面。

  那邊安室透已經完成了工作,關好了車廂門,大木由夫人邀請羽生清安坐自己的車前往大木由家,羽生清安果斷拒絕了,他已經頭大的不行了。

  所以最後是他和安室透坐靈車,剩下的梅沢雅美和鈴木園子跟著大木由母女兩人坐小轎車。

  時機剛好,安室透一邊開車一邊想到。

  「社長,關於你跟我說的那些事情我有個建議,就是陰陽師,式神這些超凡力量。」

  「哦?什麼建議?」

  羽生清安之前給安室透看過小紙人,也在這兩天的葬禮籌備中抽空展示了一下式神,以免在葬禮現場自己人反倒嚇到了,導致手忙腳亂的。

  「就是社長你之前說的末法時代,還有式神力量受到限制這些,我覺得換個說法比較好,畢竟社長你對外的形象越是神秘強大,就越符合人們對陰陽師的認知,也對你更信服。」

  羽生清安蹙眉沉思,安室透的意思他明白,他自己之前這麼解釋考慮的也是減少麻煩,但是兩個人的出發點不太一樣。

  羽生清安不太習慣自吹自擂,把自己捧的很高,那樣回頭萬一被人戳穿,豈不是很尷尬,捧的越高摔得越慘。

  捧殺這個詞可不是說說的。

  「我知道社長是擔心過度誇張自己的能力,萬一達不到人們的期待,會很難堪,但是社長你嚴重低估了你的能力對世人的衝擊,僅僅是你現在展現出的力量,就已經是足以讓世人仰視的了。」

  「所以,完全沒必要自曝其短,在涉及到一些問題的時候,只需要閉口不言,或者使用一些模稜兩可的說辭,完全沒問題的,這樣只會被認為是神秘,或者是涉及了某些陰陽師界,或是超凡世界的秘密。」

  羽生清安瞭然,這不就是故作高深,雲山霧罩的,等別人腦補迪化嘛,這個很好理解,那些裝高人的騙子常用的手法。

  他印象里最深刻的一個例子就是,三個書生趕考,找大師算命,大師豎起一根手指,笑而不語。

  不管最後三個書生考上了幾個,大師都有的解釋,給自己留下了充足的餘地,而且這種事情在現實里往往不用解釋,當事人自己就會腦補了。

  騙子都能靠這個忽悠人,就不用說羽生清安這種有真材實料的了。

  安室透偷偷打量了羽生清安的臉色,然後裝做不經意地問道:「社長,這種超凡力量總不會是只有你一個人才有吧?」

  安室透問這個,既是自己想知道,也是想引導羽生清安再往大了去吹,最好扯出整個陰陽師界,超凡世界,背後再有個什麼師門,組織之類的,到時候別說琴酒了,BOSS都不敢輕舉妄動。

  當然,他也是真的覺得應該有這種東西,不然憑什麼全世界就只有羽生清安一個人有超凡力量呢?

  而且陰陽師也不是什麼沒聽說過的東西,而是流傳久遠,有一定傳承的,只不過自從陰陽師和神社分道揚鑣,再加上佛教大興,陰陽師一脈已經名聲不顯了。

  既然羽生清安傳承了陰陽師的能力,那麼就說明,在他不知道的世界裡,還會有更多掌握超凡力量的人類。

  就像發現一隻蟑螂,就意味著還有一窩一樣。

  除了陰陽師,沒準還有修仙者、練氣士、魔法師、巫師等等等等。

  「的確不止我一個……」

  羽生清安皺眉想了半天,他隱隱記得好像在哪兒聽說過,柯南的世界裡是有魔法存在的,還有占卜什麼的,但是具體的他就不太清楚了,只是聽人爭論過。

  安室透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那社長你沒有師門傳承嗎?」

  羽生清安搖搖頭,「機緣巧合,自學的。」

  安室透笑容僵住了,如果不是聽貝爾摩德說過羽生蛇村的事,自己怕是真的就信了……

  「這個……其實可以有的嘛。」

  羽生清安轉頭看了安室透一眼,這話怎麼有點耳熟,轉念一想就明白了安室透的意思,自己這手下第一員大將的確是人才啊,考慮的還真周全。

  自己一個「貨真價實」的陰陽師,有個很強大的師門,這不是合情合理的嗎?或者說這樣才合情合理。

  再有個不為世人所知的超凡世界不也很合理嗎?

  羽生清安越想越覺得有道理,自己乾的這一行,其實大部分人,都在編故事,編出一個合理的說辭來搞出一堆繁瑣的儀式。

  如果了解過就會發現,隔壁市的流程就和自己這兒的不太一樣,甚至本市的兩個公司的流程都不一定一樣,更不要說那種個人接委託的了。

  但是他不可能站出來說他們都是瞎編的,哪有那麼多說道。

  古代上墳其實是為了檢查有沒有野獸破壞墳地,屍體有沒有被野獸挖出來。停靈也是因為擔心死者假死,所以要多等幾天,看看會不會活過來,以免把人活埋了。

  這些流傳下來的儀式都是有其現實意義的,只不過傳著傳著人們就忘了最初的目的,只記下了教條的步驟,然後牽強附會地加上一些亂七八糟的解釋。

  著導致部分接受現代教育的年輕人對某些神神叨叨的儀式嗤之以鼻,但老人們本身也解釋不清為什麼要這麼做。

  以停靈為例,即便是現代,也有明確要求,必須死後二十四小時以上才可以火化的,就是為了預防假死。

  哪怕有醫院開具的死亡證明,這二十四個小時在火葬場也還是要等。

  給各種原本有現實意義的行為披上帶有神秘色彩的外衣,很多時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民眾的接受程度、儀式感、傳統慣性,各方面綜合起來,羽生清安都不得不加入這一行列。

  所以,既然打算認真幹這一行,那麼給自己加上一個帶有神秘色彩的背景,就成了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