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入殮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天氣陰,無雨,宜喪葬。

  大木由家的院子裡正在忙忙碌碌地布置著。安室透和兩個小紙人在配合著裝飾白布花圈一類的東西,羽生清安則帶著梅沢雅美給大木由的屍體美容。

  「你來看屍體上脖子上的這些傷痕,按我之前交給你的方法,用表面修復蠟塗抹遮蓋一下。」

  剛剛指導完安室透將死者的關節體位固定好,羽生清安中途也不得不親自上手幫忙,現在也有些冒汗。

  除了關節掰正,還給死者做了清潔工作,給死人洗澡可不是什麼輕鬆的活,一個不會動的,一二百斤的屍體,需要付出的體力並不想一般人想像的那么小。

  鈴木園子盯著羽生清安的額頭看了半天,直到一顆汗珠都要已經順著額頭掛在眉毛上了,她才終於掏出早就攥在手心裡的手帕,上前幫羽生清安擦了擦。

  「謝謝。」羽生清安頭也沒抬,「你要是覺得無聊,或者悶得慌,就先四處轉轉吧,這裡有隻長毛波斯貓,你可以看看,還是挺可愛的。」

  「沒事,不無聊,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鈴木園子擺擺手,退到一旁看不到屍體的位置,她確實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差一點嘔吐袋就要用上了,好在她的小五郎叔叔幫她提前鍛鍊過,強行忍住了。

  姑且不論屍檢人員頭有多疼,但大木由的屍體還是需要屍檢解剖的,所以在清洗和固定關節的時候,那個慘烈的畫面就連羽生清安自己都是硬著頭皮上的。

  不過讓他欣慰的是,不僅安室透稍稍皺眉便適應了,就連看上去文文弱弱的梅沢雅美都頑強堅持了下來,儘管她因為要親自上手而吐過一次,但這已經比一般人強太多了。

  羽生清安打量著正在處理大木由脖子上擦痕的梅沢雅美,感覺這個柔弱的女子身上有著超出想像的韌性,難怪總有說遇到大事,女人往往比想像的要更加堅強。

  鈴木園子不知道什麼強不強的,她現在恨不得目光能殺人,這個大木頭,這麼盯著人家梅沢小姐看是要幹嗎?利用自己的社長身份,欺負女下屬嗎?

  宮野明美處理完了傷痕,自己端詳了一下,感覺看不出來了,抬頭向羽生清安徵詢意見,卻正好碰上後者的目光。

  對視,各自避開。

  宮野明美低頭,羽生清安輕咳一聲,轉過頭卻看到鈴木園子一臉鄙夷地看著自己,頓時有些心虛,「我剛剛……走神了。」

  鈴木園子冷哼一聲,「你跟我說幹嗎?」

  羽生清安心說不跟你說,你這麼盯著我,鄙視的目光那麼明顯,我不得解釋一下,維持下基本形象?

  「咳,好了,我們現在來進行下一步,跟剛剛的關節固定差不多,屍體的僵直會導致屍體維持各種不同的動作,我們必須將屍體的動作正過來,使死者的形象更得體。」

  「有些時候屍體的嘴巴是張開的,這顯然很不合適,我們可以用蠻力將屍體關節掰正,但是單純用人力卻不能做到讓死者嘴巴閉合,這時候我們要用到的就是這個工具了……」

  羽生清安從工具箱裡翻出一個剪刀和針筒結合狀的金屬工具,給宮野明美講解起來。

  「讓死者合上嘴,當然不是把嘴唇縫上,那太低級了,要用到的是這個針槍,我昨天給你介紹過。」

  「你看著,上好曲頭釘針和絲線,這個絲線是特製的,非常牢固且透明,不會被看出來,然後將末端對準死者的上牙床,把帶著線的針打進骨頭裡,接下來再在下牙床也打一個,用力將絲線拉緊,然後系死扣……」

  在羽生清安的操作下,張著嘴巴的大木由社長終於合上了嘴,從外表完全看不出來異樣。

  「其實以前沒有這種針槍的時候,會用S形的彎針,帶著絲線從死者嘴裡穿過上顎,從鼻孔穿出,然後再穿過下顎,最後綁在一起,讓死者閉上嘴。」

  羽生清安說到這些的時候,鈴木園子咽著口水,一臉驚悚地躲得遠遠的,跑過去幫安室透和小紙人的忙了,比起羽生清安說的這些東西,還是小紙人好玩些。

  「明白了嗎?」羽生清安一臉期待地看著宮野明美。

  宮野明美點點頭,這個其實沒什麼難的,看一遍就能會,只不過需要操作一下熟練熟練就行了。

  「那以後這些工作可就都交給你了,沒問題吧?」

  今天這位新員工的表現遠超羽生清安事先的想像,他不由得對宮野明美多看好了幾分,講的東西也更加細緻了。

  宮野明美不說話,只是一臉認真地點點頭。

  「好了,接下來將屍體放進棺材就行了,等一會兒全弄完就可以先休息一下了,時間不早了,先把午飯吃了,下午還有的忙。」

  安室透被叫過來,幫著宮野明美一起給死者穿好衣服,整理利索後,放進棺材中。

  午飯由大木由的妻子招待,自然是有廚娘做飯,說是午飯,但這個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來得早的賓客很快就會到了。

  之前屍體處理的場面,十分不適合家屬觀看,所以大木由的妻女一直都在屋子裡沒有出來,這會兒在飯桌上,羽生清安才有空說一下進度,並告訴兩人一會兒到任務。

  「葬禮的布置基本完成了,等到時候賓客來了行禮,需要你們站在一旁回禮……」

  羽生清安耐心地解答完大木由夫人的疑問,並提前給母女二人做了心理預防,免得到時候嚇到。

  很快,葬禮開始的時間就到了。

  身著藍色狩衣,羽生清安端坐木台,面色冷冽,俊秀中帶著點妖冶的感覺,和之前判若兩人,面前有香案,絲絲縷縷的煙霧將他更是映襯的出塵不凡。

  鈴木園子站在角落裡目不轉睛地看著這一幕,雖然聽小蘭提過幾句,但是她萬萬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大反差。

  不過……這樣好像更帥了……

  安室透微微搖頭,羽生清安現在整個人的氣質和景光一點都不像。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