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令人震驚的葬禮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葬禮的氣氛是沉悶的,偶爾有賓客說話,也都儘量壓低嗓音,生怕驚擾死人安息,大木由夫人淚眼婆娑,女兒則木木呆呆,像提線木偶一樣,機械地回著禮。

  這場葬禮的布置比起中大型的葬儀社來說有些簡單,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羽生清安的葬儀社就這麼三兩個人,也搞不起太大的場面。

  賓客們雖然沒好意思說出口,但面上的表情,多多少少都透露著狐疑或是詫異,來的多是巨木企業的領導層,以及大木由的部分狐朋狗友,再就是大木由夫人平時來往的多的一些太太們。

  對於大木由家的經濟水平,眾人心中其實都只會高估,然而眼下葬禮的儉樸實在出乎意料了。

  公司的高層們,董事們,互相交換眼神,懷疑是不是大木由夫人想借著葬禮哭慘,借著輿論來對他們施壓。

  太太們則先是懷疑是不是大木由夫人遇到了什麼困難,而後看看台上羽生清安俊美脫俗的臉,似乎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就在台下諸人各懷心思,面色複雜,眼神亂飛的時候,太陽,落山了……

  羽生清安緩緩睜開眼睛,深邃的雙眸凝視著遠處的夕陽,在它完全沒入地平線以下的那一刻,起身。

  從袖口掏出一摞灰色符紙,眾目睽睽之下,張口敕令道:「醒來吧,是時候了!」

  隨著十二張灰色符紙從羽生清安手中四散飛出,紛紛化作一團煙霧,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十二個形態各異的妖怪出現在葬禮現場。

  塗壁、唐紙傘妖、盜墓小鬼、提燈小僧、帚神、赤舌、寄生魂、燈籠鬼、天邪鬼青、天邪鬼赤、天邪鬼黃、天邪鬼綠。

  這些只停留在傳說中,文學作品裡,影視熒幕中的妖怪們,甫一出場,就牢牢抓住了眾人的眼球。

  現場沒有人說話,全部目瞪口呆,包括事先被告知了一些葬禮不凡之處的大木由妻女,全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一片寂靜,只有喉嚨的聳動,吞咽口水的聲音,以及一些人驚恐地發出呵呵聲,卻始終尖叫不出來。

  「大……大哥,波本說的竟然是真的……」院落一角的圍牆外,伏特加結結巴巴地開口,一旁的琴酒也是瞳孔驟縮,眉頭緊鎖,不敢置信。

  「閉嘴,我看得見。」琴酒盯著那些奇奇怪怪的式神,面色複雜之極,崩碎的世界觀半天撿不起來。

  原以為波本是在搞事,沒想到……居然說的是真話,琴酒的疑心病很重,哪怕邏輯上覺得沒問題,他今天還是來現場看了。

  台上的羽生清安心說不妙,他低估了式神的震撼力,這些看上去奇奇怪怪,完全沒有人樣的妖怪,他自己是習慣了的,但是下面這些人可是頭一次見啊。

  而且他知道這些妖怪只是個樣子貨,只能當全息投影的動畫看,下面這些人卻是會當真的!

  眼看場面即將失控,眾人即將從震驚中回過神,對未知存在的恐慌情緒很快就會蔓延開,到時候葬禮一片混亂,那可就太荒唐了。

  羽生清安連忙掏出摺扇,啪地一聲打開,將眾人注意吸引過來,隨後,朗聲道:

  「日落之際,逢魔之時,陰陽交匯,邪祟漸起,有修行者,名陰陽師,參悟天地,收降妖魔,以為己用,蕩滌魑魅,鎮壓魍魎,生者歸陽,死者歸陰,陰陽分界……」

  羽生清安也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麼,反正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穩住現場,拉高自身的存在感,讓眾人意識到自己這個召喚出妖怪的陰陽師還在呢,沒必要恐慌,實在想跑你也先等等看再說。

  沒學過舞蹈,羽生清安只能瞎亂地走步,做動作,擺姿勢,好在他從來不覺得工作的事情有什麼尷尬的,心態很好。

  所謂你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人間至理。

  而且他前世學到的最重要的一條關於人際交往的道理就是,所謂情商,就是讓自己不尷尬,也讓別人不尷尬。

  顯然,此刻台下的眾人是不會覺得尷尬的,有那十二個妖怪圍在大木由的棺材旁邊,不管羽生清安做出什麼樣的中二言行,那都是妥妥的高人做派。

  現場編口訣編不下去了,羽生清安見眾人情緒也算安穩了下來,便停住腳步。

  他這一住口,眾人之前一直被占滿的大腦終於抽出空來思考了——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做什麼?

  不等他們想明白,羽生清安掏出兩張藍色符咒,朗聲敕令,「行使你們的力量吧!急急如律令!」

  兩團煙霧出現又散開,又是兩個妖怪出現在眾人面前,這次好歹有了前面的緩衝,沒有嚇得他們呆住或是轉身要跑。

  當然,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也是因為飄浮在半空中,大木由屍體上方的式神雪女,太漂亮了……

  不似凡人的精緻面容,周身圍繞著潔白的雪花,將棺材附近的空間仿佛都帶進了冬天,隔著不遠的賓客,雖然沒有觸摸到雪花,但也覺得感受到了那種冰冷的寒意。

  當然,這只是錯覺。

  另一隻式神,被羽生清安放在自己身前的案幾後,盤坐在台上的獨眼小僧,在羽生清安的命令下,開始念經。

  自帶特效的獨眼小僧雖然沒有雪女那麼炫酷,但是一身籠罩的佛光借著誦經聲也是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立在一邊的羽生清安打量了一番眾人的表情,暗自鬆了口氣,然後悄悄下台,走到鈴木園子,安室透以及宮野明美所在的角落。

  摺扇在鈴木園子的腦袋上輕敲一下,半天沒合上嘴的鈴木園子回過神來,揉了揉發酸的腮幫,將下巴託了回去。

  臉上的震驚之意仍沒有褪去,她睜大好奇的眼睛,仔仔細細打量著眼前的羽生清安,問道:「原來陰陽師的傳說都是真的嗎?能不能教我?」

  安室透和宮野明美聽見鈴木園子的話精神一振,兩人不著痕跡地對視一眼,然後屏息靜聽,生怕錯過了什麼,雖然兩人都不見得會告訴組織全部真相,但是就算只是他們自己,也是十分感興趣的。

  所有的傳說,都寄託著人類共同的夢想,飛天遁地,移山倒海,有誰不想擁有如此偉力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