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二十九章 內中原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不管是什麼樣的管理都肯定有漏洞,這點是無法避免的,所以所謂的管理在都有漏洞的情況,其實主要考慮的更多是成本和難度。

  很明顯,相比於前者需要盯著規模超大的百姓,後者只需要盯著數量很少的官僚,哪怕是監察起來也更容易一些。

  「這麼一說的話,確實是,官僚的規模在那裡,真要出現你說的那種情況,管理起來,確實是比百姓容易的多。」劉備點了點頭,也承認這一事實,「只是這樣的話,其實還解決不了,像這次的這種問題,如果遇到像現在這種情況,還是個麻煩。」

  「現在所遭遇到的情況,我這不是正在解決嗎?」陳曦笑著說道,「實際上,在我的認知之中,國家運轉是肯定需要錢的,所有的基礎建設,所有有利於民生的項目,都是需要大量資金投入的。」

  劉備點了點頭,這點他也清楚,沒有大筆的投入,哪來發展。

  「問題在於,光靠我們是不可能創造出來這麼多錢的。」陳曦嘆了口氣說道,「實際上,官僚體系本身並不具備賺錢的能力,他們的存在,從核心上講,應該是為了優化管理,可實際上,並非如此。」

  劉備皺了皺眉頭,這點他還真有些沒弄明白。

  「實際上錢從什麼地方來,其實很明確,取之於民,這句話已經說明了本質,即不管是怎麼獲得的錢,本身都是百姓集體勞動所創造出來的價值聚集起來的結果。」陳曦神色非常平靜。

  「看起來沒有收錢,但實際上收錢了,就是這麼一個意思。」陳曦看著劉備,劉備若有所思。

  「所以,任何的政治實體,要想持續性的運營下去,那就必須要竭盡全力的去避免一個情況,取之於民的這個比例不能讓民去死。」陳曦帶著幾分哀嘆說道。

  「實際上,諸朝崩塌早已說明了這一問題,而且諸子的敘述之中,也都描述了這一現實,可理論和現實的差距啊,太大太大,在國家其他收益停止之後,稅只能提高,不能下降的。」陳曦無可奈何的說道。

  這才是國家運營最大的死穴,在國家本身就有產業的情況下,稅收只是其中非常重要的的一環,可當國有的產業,因為科技,因為天花板,因為人力資源等等其他的原因而無法繼續提供這些原本用於供給國家運轉的資金的時候。

  那就只剩下少有的幾個選擇,一個是放棄高速運轉,一個是名義上高速運轉,打壓內部蛀蟲,剩下兩個則分別是加稅和精簡官僚體系。

  選擇就是如此簡單,可實際選擇其實只有第二個能選,換陳曦的話,也會選擇第二個,加稅是不可能加稅的,寧可年底印錢補虧空,也不能直接加稅,精簡也是不可能精簡的,執行層誰在幹活,精簡掉了,問題更大。

  至於第一個更是不可選,所以先掛著不去解決,拖,畢竟內部問題,還有外部解決渠道,拖著拖著說不定就撥雲見日了。

  畢竟國家運轉可不同於野獸獸群,人類的絕望和野獸的困獸猶鬥可是兩個概念,一整個國家的絕望,導致垮台結果可不比之前倒下的那位更好,儲備的再多的科技,留下的再多的技術,不都是說垮就垮嗎?所以熬一熬,等吃炭烤鷹醬也是個選擇。

  所以陳曦很理性,加稅是不可能加稅的,但凡是有機會能變成稅收的項目,全都砍了,從一開始就釘死,苛捐雜稅別想,將世家趕出去就是為了攤丁入畝,稅費落到實處,別逮住底層薅羊毛,讓那些人能活下去,能感受到漢室的好,能看到希望。

  只要維持到這一層級,剩下的問題,都是官僚體系的問題,所以出問題了打誰,那就很明確了,鞭子抽誰也同樣就很明確了。

  「所以說,有些時候,只要弄明白對手是誰就可以了。」陳曦神色溫和的說道,「而對於大多數的人,其實很難從國家層面弄明白,誰才是敵人,誰才是友軍,誰才是搖擺不定的中間人。」

  劉備點了點頭,腦子裡面其實已經迅速的劃分出來了自己人。

  「所以該揍還是得揍,揍他們一頓,讓他們明白,他們不是無可替代,他們就會冷靜下來。」陳曦望著東方,冀州那邊,現在應該正處於鬧得最瘋狂的時候。

  而官僚的瘋狂,有些時候,真的讓人無力吐槽,不管是對於捨得一身剮的人民來說,還是對於上級來說,其實都一樣。

  就跟革命一樣,最頂層雖說少,但背叛了階級的他們,好歹有資源可以給錢,給糧,給支持,他們自身就有一定的影響力,同樣底層,最廣大的規模,最堅定的決心,在有了覺悟之後,可以奮不顧死的去戰鬥,是最為廣大的根基。

  中層呢,中層其實啥都沒有,要規模沒有規模,要資源沒有資源,就算有了同理心,他們也不是所謂的普羅大眾,沒辦法有效的串聯起來,所以真要到了下狠手的時候,打誰,影響最小,其實很明確。

  當然是聯合底層,為底層解決問題,去干中間那群人了,因為既能解決問題,又能舒緩壓力。

  「這樣嗎。」劉備聞言點了點頭,「冀州那邊其實我並不怎麼關注,在你回答了之前那個問題之後,我就知道,冀州的問題,其實已經不是問題了,我只要能解決問題的方案,至於懲前毖後這種事情,其實更多是依靠你來處理。」

  「相比於懲前毖後,對於官僚而言,讓他們認清楚他們的位置,反倒更重要,如果是無可替代的,那真就只能看對方的道德了,如果是很難替代的,對方有些小動作,都需要睜隻眼閉隻眼,而隨時可以替代的話,他們反倒會為了維護自身的權力而努力。」陳曦平靜的說道,並沒有說是為了照顧百姓這種空話。

  當官為了百姓的是有,但個個都要求如此,那就扯淡了,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官僚只要是純粹為了當官,當大官,而努力去解決地方民生的問題,就足夠了。

  甚至對於官僚體系而言,能約束所有的官僚都是為了進位,成就高官,在這一過程之中,努力發展並解決民生問題就已經是大成功了,問題在於,從事實上講,這其實不符合現實。

  「證明他們就算是串聯起來,也只是隨時可替代的對象就可以了。」陳曦無比的平靜,「這麼一來,他們就會冷靜很多,當然也肯定會有一些嘗到權力滋味,徹底不要命的傢伙,狗急跳牆。」

  「狗急跳牆?」劉備眯著眼睛,寒光無有絲毫的遮掩。

  「沒必要用這種表情,因為這種事情是不可避免的。」陳曦搖了搖頭說道,「到了這個地步,什麼國家,什麼民族,對於這些人而言其實都沒意義了,他們的目標已經不是這些了,其他的都是可捨棄的對象,不過好的一點在於,我們周圍並沒有什麼可以讓他們串聯的對象,急切之下,他們也找不到。」

  這個時代並不是後世那個信息高速傳遞的時代,就算這些人有這樣的想法,也很難將他們手頭的信息什麼轉化為可以外逃的資源。

  所以陳曦並不怎麼擔心,這些狗急跳牆的官僚會選擇賣國什麼的,從現實上講,他們就算是想要賣國,也沒有能售賣的對象,現實的條件讓他們不可能接觸到國外的圈子。

  「那他們萬一裹挾百姓進行衝擊呢?」劉備皺了皺眉頭說道。

  那些人賣國什麼的,劉備並不擔心,因為根本沒什麼實施的基礎,可他們要是裹挾百姓的話,那劉備可就有些頭疼了,而且相比於前者,後者實施的難易程度更低。

  「很有可能,但百姓不會賣命,吃得飽,穿得好,這一切又不是本地官僚給的,憑啥給本地官僚賣命?」陳曦神色平淡的說道,「每一次大規模的革新命令,都是從長安下的公開公文。」

  「至於強令,可能性基本沒有,這年頭集村並寨之後的百姓,可不容易對付,全民皆兵的壞處就是很容易出現私鬥,好處就是民風尚武,敢於鬥爭,本地官僚想要逼迫很難。」陳曦幽幽的說道。

  錘爆狗頭這話,可不是說來聽聽的,而是真的能做到,煽動什麼的有可能,強令的可能性很小,可煽動的話,面對某些人,根本不會有任何的結果,比方說劉備。

  「也就是說,最後,還得我去冀州?」劉備指著自己有些驚奇的開口說道,這可真的是意外,原本還以為自己不用去的。

  「一般來說不用去,主要看那些官僚的瘋狂程度,越瘋狂,您過去收拾爛攤子的可能性越大。」陳曦神色平靜的說道,「煽動本地百姓這種行為才邏輯上是有可能的,但能不能成功,也是兩說。」

  「這樣嗎?」劉備低頭思考,車架依舊北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