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二十九章 地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神話版三國

  一般來說,依靠信息不對稱,肯定能煽動一部分的百姓,可那也要看對手是誰,你官僚煽動百姓去打曲奇,那百姓只要能認識曲奇,肯定先圈踢官僚。

  同理,煽動百姓去幹上級下派的調查人員,只要準備齊全,周旋一二還是沒問題的,而且有些官僚在本地確實是有足夠的威望,裹挾百姓的情況下,其實很難處理。

  可這要是對上劉備,那就別扯了,劉備手撕官僚體系真不是說笑的,雖說手撕之後,遺留下來的執行層面問題,能讓陳曦提著棒槌追著劉備打。

  可不管怎麼說,只要劉備想干,就能事實上摧毀這一層級,至於這麼幹了之後,會對自身造成多大損失什麼的,有能力和沒能力,那可是兩個概念。

  前者有坐著談的基礎,後者只能看著對方為所欲為。

  「說起來,你這修路好像完全不看成本啊。」劉備看著過了渭水就感覺快要變成荒原,只有自家這麼一個車架,以及十來名護衛的道路,神態複雜。

  「成本?」陳曦沉默了一會兒,「前些年人力成本不是成本,而且前些年百姓都沒什麼技術能力,也就修路要的技術不高,總不能直接給百姓發錢吧,得幹活。」

  劉備表示這話到底是話裡有話,還是在吐槽,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接了。

  「不過,這路好像還真有些問題。」陳曦的半截身子從車架裡面探出來,「見鬼了,這路上居然真的看不到同行的車架,我當年規劃出問題了嗎?」

  雖說早些年人力成本不是成本,但是在規劃道路修建的時候,也肯定是先修一些比較重要的郡道,這樣有利於物流業和運輸業的發展,畢竟道路和運輸類比的話相當於人體血管,重塑血管的過程,就算是供給也有個優先程度。

  簡單來說,肯定是先打通大動脈,也就是長安這個心臟和主要州郡首府的交通,之後再打通次一級的郡縣交通,就算有多餘的資源,面對當時的情況,也不可能這麼浪費。

  「讓我想想啊,這路到底是通往什麼地方的。」陳曦面帶回憶之色,過渭水之後,先分三條路,一條通往并州延邊,夏天人不多正常,一條通往西域,天天人來人往,這條……

  「啊,我想起來了。」陳曦回憶了一會兒,有些唏噓。

  「怎麼了?」劉備看著陳曦的神色有些好奇。

  「我想起來這條路啥情況了。」陳曦嘆了口氣,渭水這邊從道口分叉出來的這條路,主要是用來溝通後世陝北地區的道路。

  這年頭黃土高原到處還是樹,山溝溝裡面還有不少的人,作為文明發源地,以及秦漢兩朝的根基,這地方住的人其實並不少。

  只不過和後世的情況一致,這地方的村子一般都只有幾戶,撐死幾十戶的那種。

  和平原地區,或者那種大高原地區不同,這地方因為過於複雜的褶皺地形,村寨一般都是在本地所謂的塬上,所謂的塬簡單理解就是一個大型土包包上那片比較平的地方。

  而大型土包包上面的較平的地方並不大,一個坨坨和另一個坨坨之間,在坨坨上面看,可能只有幾百米,甚至百多米,但因為過於破碎的地形,導致從這個坨坨到那個坨坨,開車的話動輒需要十幾里,乃至幾十里。

  至於說將這些村寨遷出來,完成集村並寨什麼的,說實話,這真不是陳曦不想做,而是陳曦真的做不到,後世中帝那見了鬼的執行能力,都沒有辦法實現這一步。

  目前漢室比後世能好點的,恐怕也就只有封建帝制鐵拳無視人權這點了,問題是在這種地方,你無視人權,對方往溝裡面一鑽,你找都找不到了。

  至於跑了沒地方住什麼的,這邊自古以來窯洞盛行,跑到溝裡面重新開個洞,就是個新住宅了,所以對於這種地方,帝制鐵拳是很難解決的。

  再加上這些人其實也不是為了對抗政府,所以陳曦也不好意思搞得太過分,基本也就抱著得過且過的態度,簡單來講就是,像後世政府學習。

  找個地方硬生生剷出來一縣大小的平地,然後給願意居住的百姓在這裡進行安置,不願意的先登記,給他們打通道路,然後靠發展將塬上的人吸引出來。

  強拆是不可能強拆,好歹需要看一下大環境是否適合強拆,很明顯這地方不適合強拆。

  按照後世的經驗,硬生生剷出來一縣之地,發展起來之後,塬上的人,因為嫁女兒啊,兒子外出打工啊,最後逐漸的就從塬上撤下來了,窯洞最後也就逐漸的廢棄了。

  只不過這個需要時間,而且需要配套設施,道路貫穿各塬上是必要條件。

  只有如此,才能讓塬上的村寨感受到縣府的繁榮,然後用年輕人的冒險精神,走出大山的想法,將年輕一代人從山裡面吸出來。

  等山裡的年輕人出來,那些老人,遲早會被年輕人一個個背出來,而如果只是一個兩個被背出來了,老人還會想著回去,可大規模的被背出來,在這邊有住的地方,有以前的老朋友,就算想回去,恐怕也不會太過難為子嗣。

  畢竟看慣了繁華的年輕人,除非是認識到這份繁華之中沒有自己,很難放棄這份繁華,回到那生活節奏極其緩慢,生存環境非常落後的山村。

  這倒不是城鄉發展不平衡的原因,真要說的話,部分的山村是真的沒有改造的價值,反倒是將山村的人從山裡面帶回城鎮,更為現實,也更能解決問題。

  畢竟從山裡走出來,又走回去將山村發展起來,只是所有選擇之中的一種,可老實說,有一句話叫作,一個人的奮鬥固然重要,但也要考慮歷史的進程。

  相比於在深山老林裡面永遠奮鬥不出來的結果,直接帶著村寨裡面的人走出鄉村,去其他地方進行奮鬥,再造一個新的村寨,也是一個選擇。

  陳曦的做法其實就是因為黃土高原過於肝疼的地形,被迫選擇讓塬上的年輕百姓走出山區,去地方郡縣生存,然後將塬上的中老年人從山裡背出來。

  背出去,就回不去了,因為年輕人不回去,這些老人也不可能自己回去,塬上連同輩的朋友們都被子嗣背下去了,回去,也就只剩下上上墳了。

  畢竟陳曦實在是做不到給每一個塬上撐死三四十戶的人配置上完備的村寨級別的基礎設施,說實話,這點就連後世已經基建達到逆天級別的中帝也做不到。

  因為黃土高坡的XX塬實在是太多了,說是一個村,可實際上一般都只有十幾戶,幾十戶人,你要真各個按照村寨級別配置,那財政實在頂不住。

  陳曦也同樣是如此,所以陳曦表示我抄成功的經驗,修路!

  修不了那種平整的水泥路,修渣土路總可以吧,先將各塬用渣土路貫穿,光這個貌似地方就幹了五六年,到現在可能還在修,不過這種路,本地人本身就可以修,而且有利民生,還給發糧食,所以也沒啥搗亂了。

  剩下就是在黃土高坡之中尋找一個適合築城,適合建設的地方,拼著從外部調用物資,剷平部分不利於建設的土層,硬生生在內部建設幾個可以作為人口富集點的城市。

  這是一個非常喪病的操作,陳曦尋思著這些地方的百姓也不需要工錢,只需要糧食,我再貫穿一條郡道進去,將長安和那個建設之中的郡府貫通起來,我倒要看看能不能發展起來。

  事實最後抽了陳曦一巴掌,看現在的情況就知道,那地方依舊是發展不起來,不過百姓的生存環境倒是超過當年很多倍了。

  「看起來地緣這種東西真就是無解了。」陳曦嘆了口氣,望著一整條沒啥子車架的郡道,一臉的唏噓,帶飛不能,真心無奈。

  「地緣?這邊又咋了?」劉備完全沒理解陳曦的心情。

  「只是再一次證明了,將這邊帶飛的難度而已,外加又一次見到了這條路上無人煙。」陳曦一臉的平淡之色,「順帶再一次找到了可以給文儒證明我的內政並不是無所不能的地方。」

  「嘖。」劉備瞟了一眼陳曦,你這話說的,感覺文儒他們聽了更想打人了。

  陳曦眼見劉備的神色也沒有多做解釋,因為他想起來當年自己也走過同向的這條路,當時走的應該是榆藍高速,開車開了兩百多公里,一路上同向車,沒超過二十輛。

  整整兩百公里,都是這種情況,陳曦捫心自問,這啥情況應該也算是心裡有數了。

  道路如果是一個國家的血管,那麼奔騰在道路上進行運輸的車輛就是一個國家傳遞營養的血液了,這地方如此稀疏的營養,還用說發展情況嗎?

  「不過也沒啥,慢點就慢點,反正目的也只是先遷出來而已。」陳曦望著前方隱約出現的車架,心態頗為沉穩。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