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躲過一劫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聽不下去了,大狗子走到了外面點上一根雪茄,坐在自己的豪車裡聽起了黃梅戲。

  一邊聽一邊跟著哼哼。

  此刻的大狗子不知道,教室里聽課的不光有石城這邊學校的老師教授,還有周圍,甚至是首都大學來的先生,他太不了解現在國內知識份子對於知識的渴望了。

  不光是國內,國外華人群體高知領域內,對於劉絡宏等九人加入仙林大學,也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原本到梅麗堅這邊勾引人材的香江公司人員,現在接電話都有點忙不過來,一下子從極為清閒跳到了忙個不停,幾部電話機一直響。

  很多有志於報效國家,或者回國做點事情的科技人材打電話過來詢問,仙林大學,或者是聯旗商會的待遇問題。

  …………………………

  鷹醬,洛杉磯。

  一輛福特幾乎用沖的速度開上了一棟小別墅的門前。

  從車子上下來一個約三十大幾的華裔男子,此人身量不高,一米六幾的個頭,加上瘦瘦的身材,一副其貌不揚的相貌。

  此刻男子有點風風火火的,站到了別墅的門前,便用力的扣著門。

  「偉勤,偉勤!」

  門很快開了,開門的是位和敲門男子差不多的華裔男子,身量稍高約一米七的模樣,同樣瘦瘦的,臉上卡著一個碩大的黑框眼鏡。

  「隨平,怎麼了,又有什麼新發現了?」被稱作偉勤的人,望進站在門口的好友,笑眯眯的問道。

  兩人是好友,從來的梅麗堅這邊求學的時候因兩人在一家餐廳打工相識,後來便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矮的叫施隨平,高的叫孟偉勤,施隨平現在在南加大洛杉磯分校一邊從事光學教學研究工作,孟偉勤則是從事機算機工作。

  「你看了沒有?」

  施隨平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一本雜誌,上面的封面上赫然寫著:全球資訊網時代?!

  孟偉勤笑道:「自然看過了,寫的真是太好了,我的同事們現在幾乎一張口就是這裡面的內容……」。

  一邊說著,一邊孟偉勤把施隨平讓進了屋裡來,兩人也沒什麼客氣的,直接坐在了沙發上聊了起來。

  「我真沒有想到,幾位先生居然加入了仙林大學,雖然不知道這大學怎麼樣,不過能吸引幾位先生的加入,想必是相當不錯的……」。

  一坐到沙發上施隨平便開始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

  孟偉勤只是笑著聽好友說,自己這個好友平常悶不作聲的,只有最興奮的時候才會這樣,與他相交十來年,這樣的施隨平他也僅僅見過幾次。

  「我要回去,偉勤」。

  說了有十來分鐘,施隨平這才張口說道。

  「回去?」孟偉勤愣了一下。

  「對,回去!」施隨平點了點頭正色說道:「回去做點事情,哪怕去做個小學老師,也比現在好吧」。

  「只是國內的條件?好像現在回去並不是個好決定」孟偉勤勸說道。

  不是孟偉勤不想回去,他現在公司里日子也不好過,他也想回去,但是回去幹什麼?到大學裡當老師?

  孟偉勤不是說當大學老師就不好,而是他更喜歡從事自己的研究工作,很顯然國內現在的研究環境是不合適的,飯都不怎麼能吃飽呢,有多少錢來支持他的研究,而且他的研究可是前沿性的,現在全世界沒有人敢說比梅麗堅這邊的計算機研究環境好。

  這是客觀情況,此刻國內的科研環境真稱不上好,想想看錢老九零年的時候工資才多少?兩千多塊,九六年啊!兩千多塊,要不然怎麼有搞飛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說法。

  「我想去伏羲光學試一試」施隨平說道:「我跟他們這邊的人接觸了一下,聽他們說待遇還可以……」。

  「哦,那邊的人你接觸了?」陸偉勤好奇的問道。

  「問過了,工資雖然比不上這邊的,但是提供房子,每個月的工資差不多是平均工資的十倍,研發的投入也不錯」。

  原本還有點猶豫的施順平,看到了《全球資訊網》這篇論文的時候,心再也平靜不下來了,從八九歲離開家,家國一直就是他斷不了牽掛,現在他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便再也按不下那一顆蠢蠢欲動的心。

  「真實嗎?」孟偉勤有點疑問。

  「那這樣,我先去,等我到了那裡看看條件,要是合適的話你便過來,不合適你繼續留在這裡」施隨平說道。

  孟偉勤想了一下,終於還是點了點頭。

  這時候的兩人都不知道,後世他們的遭遇。

  施隨平捌伍年的時候回國,此時的施隨平已經是著名的學者,誰知道剛剛交了辭職報告僅三天的時間,便在自己的書房「舉槍自盡」。

  所有的朋友、同事都覺得不可思議,一向是平和溫煦的施隨平怎麼可能自殺,而且還是在國回在即的時候自殺。

  孟偉勤則是在捌柒年的時候回國,就在回國的前幾日,在自己的家門口被幾個蒙面人開槍擊殺,一直這些兇手都沒有被捉到。

  這時候的施隨平和孟偉勤還沒有大狗子來時候的名望,所以他們倆人的回國並不會引起鷹醬黑手團的注意,無形之間,施隨平和孟偉勤兩個天才式的科學家逃過了人生一大劫。

  ………………………………

  要說現在歐美的計算機圈子最震憾的話題是什麼?

  是許述、許國笙和夏立民三人聯合提出了《全球資訊網》

  在第一篇中三人提出了「網上衝浪」的概念,裡面詳細的描述了什麼是網頁,同時提出了超文本傳輸協議等等東西。

  不光有暢想,還有解決辦法。並且在文中還闡述了以後的網際網路的發展,以及對整個人類社會產生哪些影響。

  這一篇論文一出,頓時引得所有的計算機行業的研究員們頂禮膜拜,尤其是文中從網際網路安全點出發表述了以後網絡安全對於一個國家的重要性。

  仨人的敘述就像是看見一樣,一下子引爆了歐美,尤其是梅麗堅的計算機學術圈,此刻的全球資訊網概念都還沒有呢,所有人也想不到僅僅幾十年之後,網絡會給人類的生活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現在三人的論文就像是一盞明燈,點燃了所有人的熱情。

  總之這篇論文的火暴,在計算機界不亞於麥可·傑克遜玖貳年在亞布加勒斯特的演唱會。

  不光是學術界,一些政治家們也敏銳的感受到了網際網路安全對於一個國家的重要性。

  這時代梅麗堅想吃獨食,在國內搞個根伺服器來攪風搞雨的,那估計有點困難了。

  別說是中國了,現在如日中天的蘇聯老大哥,都不會讓梅麗堅人如了意,更別說歐洲那幫二五崽了。

  許述仨貨就差把所有的東西給你寫明白了,你要是還不知道網際網路以後在國家安全中的重要性,那毛熊,以及高盧雞那幫子政治家智商都要是負數以下才行。

  用謝耳朵的一句話來說:就是那時候的人什麼也懂,發現什麼自然容易。

  現在對於許述等人來說,便是這樣!

  再天才的科學家,也比不過九位學術搬運工。

  周順芳等人的論文,雖然也很具有開創性,在她們本身的領域也引起了關注,但是遠沒有許述仨人這麼火暴,因為仨人提出的東西,是對整個社會都會產生影響的。

  至於可不可能,現在就差仨人給你弄台電腦上網衝浪了,你說可不可能?

  只是現在這些場風暴還沒有吹到國內,大家還不知道許述等人,現在紅到什麼程度。

  你說有了這些人,大狗子的仙林大學,還會讓一些人嗤之以鼻麼?那顯然不會了,很多在這幾人領域內的研究員們都動了心思,這就像是一個小粉絲,突然有什麼機會可以和偶像一起上台一樣,讓小粉絲們激動不已。

  有些認為現在回國沒有用武之地的人,也開始動了心。

  這時候抽著大雪茄,聽著黃梅戲,看著腳底下螞蟻幹活的大狗子還沒有意識到,他馬上就不缺人了,不缺高端技術性人材了,至少仙大是不會缺了。

  現在大狗子很無聊,無聊到了都忘了肚子餓,專心的看著地上的螞蟻干架,一窩紅螞蟻遇到了一群黑螞蟻,兩邊乾的熱火朝天的。

  大狗子正給弱的一方加油助威,時不時的澆點水,給數量多的一方上演一場水淹七軍,玩的很愉快,但估計強的一方螞蟻心中已經罵了無數遍的娘了。

  等到了報告結束的時候,講課的聽課的都沒有離開,大家依舊是在教室里討論著。

  大狗子不想再等了,拉著劉絡宏等人的司機說了一下,魏劍和欒建城的事兒,自己溜回家吃飯去了。

  魏劍和欒建城現在一點也不覺得餓,現在兩人正巴巴的聽著周順芳給眾人答疑。

  最後沒有辦法,只得讓食堂把飯菜送到這邊來,反正幾人都是教授聯席會議的主席團成員,安排一頓飯沒問題。

  更何況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了兩三天了。

  要說這幾人也是騙子當慣了,一下子當起了老師,大大的滿足了他們的虛榮心,而且一幫大小牛,有幾個還是他們以前在學校時候的老師,這教起來更能滿足他們的虛榮心了。

  原本石城就是幾大大學聚集的地方,現在不光是這些人,還有上游,下游杭城,魔都的老師過來,甚至還有一些從首都趕過來的學者,於是每天上課都要多一些人,最後連大教室都坐不下了,一些人直接站在外面的窗戶旁聽課。

  剛剛打開國門,這些學者們,尤其是自然科學的學者們對於新知識的渴望是大狗子難以想像的。

  而劉絡宏等人講課,清晰明了,無論是知識的深度還是寬度都遠超這時代的人,很快便有好事的人,給了九人一個新的名號:仙大九傑!

  而這九個傢伙也一心想把仙大給搞好,只要大狗子還能掏出一個銅板來,他們就不會想別的事情。

  當然了,問大狗子要錢,薅大狗子的羊毛,這九個傢伙也越來越不客氣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