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筆名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晚上,劉絡宏等人趕著飯點兒連袂來到大狗子的家裡。

  大狗子正好想喝酒,於是拉著幾個坐了下來。

  「我們不喝酒,這次是過來想和您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搞個客座教授制度,就是邀請一些國內外有名的教授,時不時的來學校里講學,辦個講座什麼的」。

  許述說道。

  大狗子一聽立刻道「這是好事啊!學術不就是跟搞……哦,交流麼!」

  差點脫口把流氓話帶出來了,搞學術搞學術,不搞怎麼有學術呢?

  「那特殊經費學術可出不了錢」夏立民一聽立刻說道。

  「沒事,加個經費好了」大狗子還不知道這幫子搞學問的人心也是險惡的,花起錢來可比他的廠子要命多了。

  「那行,什麼樣的待遇?」周順芳問道。

  這下大狗子有點傻眼了:「這事你問我?」

  「你是山長啊」

  大狗子一聽好像還真是這麼一回事,自己是山長啊,當然得問咱了!

  大狗子不知道,他現在在這九位的眼中,跟山長一點不搭邊,就是個會計,或者說肥羊更貼切一點,一個個都等著薅他的羊毛呢。

  不過九人也是一心想把仙大搞好,並沒什麼想貪錢的想法,上輩子他們什麼花活沒玩過,早就玩膩味了,這輩子吃穿不愁的,要那麼多錢幹什麼,他們又不是二三十歲的小年輕,那麼多的欲望。

  上個時代貪財,財玩膩了,這個時候他們貪的就是名了。

  人就是這麼奇怪的東西。

  「那你們例個標準出來,看看怎麼樣才合適,還有,要請就有請有名的,像是錢老,王老,蘇老這些人多請,沒名沒氣的,也沒什麼成長值的就算了吧,咱有錢也不能這麼花,花錢要花到鋼刃上」。

  大狗子指點江山,仙大九騙,哦,不,是九傑洗耳恭聽。

  「這沒問題!」

  九人點頭,並且深以為然,現在自己這麼牛幣了,再找點沒名沒姓的傢伙過來,跌份不是?

  「國外的楊震甯先生,李正到先生也可以請一請」。

  大狗子聽了一拍大腿:「對嘍,就得是這個級別的,到時候拉過來給學生上上課,讓學生們也見見什麼樣的才叫科學家!小貓三兩隻的,咱們仙大不稀罕」。

  這話說的,深得大狗子的胃口,要請就要請一流的科學家,三四流的配站在咱仙大的報告廳麼?

  丟人現眼!

  九騙,哦,不!九傑一聽,便都明白了,以他們的智商吊打一百個大狗子,如何看不出大狗子是哪樣的人?

  知道大狗子這貨好大喜功,但是還是不敢太耍他,一是大狗子脾氣暴躁,這樣的人可不會跟他們多廢話,發現你耍他,很可能直接手起刀落。

  然後,唰!整個世界安靜了。他們可不相信卓興是個什麼好鳥,殺不得人拎不得刀。

  二也是二狗子卓盛太陰了,他們怕的要死。

  這兩狗兄弟,一個蠻橫驕縱,一個陰險狡詐,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更畏懼那個能把他們弄過來的勢力。(他們不知道所謂的勢力就只有兩個狗子,但文化人嘛總容易多想,想的一多自己嚇自己了)。

  總之,氣氛很熱烈,大家都很交心,全都為了更好的仙大!

  …………

  欒建城和魏劍倆老頭現在哪裡還肯去養豬場那邊蹲著啊,和劉絡宏這邊見了個面,提了一點小要求之後,便把自己的家搬過來了,連搬家都是他們倆人的兒子女婿操辦的,他們早就帶著幾個看好的學生,一頭扎進了實驗室,開始擺弄起了實驗室里的東西。

  這種擺弄還是通宵的,以前大學沒有條件的實驗,老頭恨不得一晚上全給做了。整夜整夜的抱著電子顯微鏡不撒手,恨不得跟這玩意領個結婚證去。

  什麼叫如魚得水?

  現在就是了!

  不光是實驗室,很快老頭又發現了一個寶貝地方。

  「老魏,老魏!」

  這天中午,欒建城興沖沖的跑到了魏劍的實驗室,魏劍此刻正和幾個學生兼助手在休息室吃著午飯呢。

  原本操作服什麼的都脫了下來,大家穿著便裝一人抱著一盒盒飯正吃的美滋滋的。

  「喲,今天什麼風把你這個欒大忙人給吹過來了?」魏劍笑道。

  這事兩人誰也別說誰,別說兩人見面了,兩人見媳婦孩子的時間都能掰著指頭數出秒來。

  欒建城才沒空和他扯,張口便道:「你去過圖書館麼?」

  「沒去過啊,怎麼裡面的空調比你實驗室的還足?」

  「扯個淡的空調,走,跟我去,帶你見識一下」。

  「等我吃完飯」。

  「吃什麼飯啊!」欒建城把魏劍手中的鐵飯盒給奪了下來:「什麼時候不能吃啊,走,咱們去圖書館」。

  兩老頭出了實驗室,在門口登記了一下,便興沖沖的去了圖書館。

  這時候的圖書館還沒什麼人,第一批學生還沒有招進來,教師什麼的也就三個巴掌的數,劉絡宏等人還去給人上課去了,所以圖書館裡的工作人員比看書的還多。

  兩老頭出示了一下自己的銘牌,工作人員檢查了一下,便放兩人進去了。

  兩人上了二樓,教授供閱處,又經過了一道檢驗。

  「看看,這上面的書!」

  魏劍拿了一本下來,站在書架面前翻了一下,很快便看入了迷,書里正是他的專業,書里講的東西,他一個教授都不知道,而且憑他的經驗書上講的是對的,比他的研究方向要深,而且更加超前。

  書上的知識是這個時代最新的,大狗子也不可能弄落後的東西擺在這裡,像魏劍手中的這本,英文版一個月前才出版,現在魏劍手上的就已經是全中文版了。

  雖然全篇的簡體字,和現在書面上用的簡繁混雜有點不一樣,但是閱讀起來沒有問題。

  「怎麼樣?」

  「太美了!」魏劍說道。

  「你看看,這邊很多書都是柒捌柒玖年出的,是國外最新農業方面的研究成果……」欒建城說的十分興奮。

  「不過,這個顧日地是誰?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位?」

  旁邊的欒建城拿了一本書,翻了好一會兒,讀的入神想看看到底是哪一位大神的著作,結果一翻到了封面。

  上面寫著:顧日地著。

  一看到這名字,欒建城頓時有點傻眼了。

  於是這兩老頭現在又多了一個去處,不是在實驗室里泡著做實驗就是在圖書館裡泡著看書查資料。

  仙大的圖書館裡現在幾乎是囊括了此時世界最前沿的研究成果,有一些這個時代還沒有的,像是捌叄年以前的,又是挺重要的研究成果,則是用了化名,像是什麼李玄天、龍震天、鳳九空之類的,一看就知道是』筆名』。

  欒建城翻到的顧日地,就是這樣的筆名之一。

  後來有些人懷疑這些書籍是許述等人著的,為的就是和大家開個玩笑,許述等人被問到時候既不否認也不承認,到成了學校術界的懸案。

  總之,別說是現在國內的圖書館了,國家哈佛這類大學的圖書館都比不上此刻仙林大學圖書館的厚度。

  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

  大狗子卓興深以為然,如果不是自己實在弄不懂,他都準備弄個諾貝爾獎玩玩。

  可惜的是一看到那些個公式,大狗子就想睡覺,一點也不像他看到姑娘,精神抖擻。

  劉洛宏等人現在很快樂,一種從沒有過的快樂,讓他們現在玩的樂不思蜀,一下子把自己是後世人給忘了。

  後世他們是學術敗類,同學開個同學會都不帶叫上他們的,此刻,他們留學歸國的著名學者。

  後世他們頂禮膜拜的大科學家們,如同小學生一樣,坐在他們的課堂里聽課,問問題的時候一個個張口就是劉教授什麼的,不是搞學們,或者是沒有幽默細胞的人是體會不到這種快樂的。

  此間樂,不思蜀!

  仙大九傑此刻的快樂,就如同小郭說的:爸爸的快樂,你想像不到!

  大狗子此刻也很快樂,因為香江公司那邊傳來了消息,很多留美的科學家、研究員表示想到仙大這邊來看一看。

  以前忙了幾個月,僅有小貓兩三隻,這才二十來天,就有幾十位要過來看看,大狗子能不高興麼。

  肖伯勝也開心,因為養豬廠的豬大部分已經開始人工配種了,少部分採用更加科學的方法配種,這幾千頭的母豬再過一百來天就會產一窩窩的小豬來。

  而剛運來的小庵豬現在經過了幾天的恢復期,也是能吃能睡的,一個個歡實的不得了。

  哪怕是在豬舍里聞著淡淡的豬屎味兒,肖伯勝也覺得幸福無比。

  就連在養豬廠的那些個工人也覺得幸福無比,看到一群群的大白豬在圍欄里轉悠著,不自覺的臉上便會露出笑容來。

  因為他們知道,只要這廠子滿負荷運作起來,至少整個石城是不會為吃肉發愁了。

  現在的石城人口遠沒有後世多,這時候才兩百來萬人口,年產二十萬頭豬,再加上原本就有的,基本可以解決全市人民吃上豬肉的問題。

  更何況,大家也明白這個場子就是個模範廠,一但證實這種生產方式可以成功,那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這樣的廠子出現。

  想想每天都可以吃上肉,那種幸福感不由就有點上頭。

  肖伯勝三天兩頭過來看一看,時不時的還帶著班子的人,工人們自然也就不敢懈怠,嚴格按著操作手冊上的,多長時間餵一次水,多久餵一次料,甚至還會給每一頭豬定時的量一下體溫,做一下身體檢查。

  這時候伺候個人都沒有這麼用心的。

  旁邊的養雞廠和養鴨廠也很順利,在孵化箱裡的蛋壞蛋出現的很少,基本控制手冊的標準範圍之內。

  總之一切順利。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