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義務拉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所有分到房子的人,對於現在的條件都是滿意到了不能再滿意了,尤其是那些搞基礎研究的,什麼化學、物理、數學,這些人在梅麗堅的生活水平其實也不高,不信看看《生活大爆炸》中的各個主角,依舊是買不起房子。

  搞科學,也不是人人都有資格住別墅的,別說別墅了,不成名的話買不起房也是常事。

  鷹醬資本家手黑的緊,一點也不像大狗子這麼大方。

  不得不說沒文化的土老闆就是一點好,尊重科學,尊重科學家!

  「隨平!」

  邱恆的聲音響了起來。

  施隨平從床上翻了起來,坐著電梯來到了一樓,看到邱恆正和好奇寶寶似的伸著腦袋看著自己的房子。

  「乖乖,我怎麼沒有想到挑個中式的,你這房子比我美式的對味多了」邱恆有點後悔了。

  「誰讓你不挑的?」施隨平有點小得意。

  邱恆這邊看到了桌子旁邊擺的電話,拿起來聽了一下。

  施隨平見了突然間想起來,自己該讓自己的好友孟偉勤快點過來,這樣的條件還不回國來工作,還等什麼呢。

  「電話能打的通麼?」邱恆好奇。

  不過他一低頭,看到電話機旁擺了個卡片,上面寫著總機的號,於是好奇便撥了起來。

  電話很快通了。

  「您好,這裡是總機,二五五號為您服務,請問您要接哪裡?」

  一個極為讓人舒心的清脆女聲響了起來,讓邱恆不由想到了前天的趙小姐。

  「我就是試試能不能打通」邱恆說道。

  「可以通的,甚至可以撥海外長途」女聲說道。

  「那好,那好!」邱恆掛了電話。

  邱恆說道:「嘖嘖,你這邊太棒了」

  「要不,你讓李先生幫你換一間?」施隨平笑道。

  「那就不必了,住你旁邊挺不錯的,也有人聊天」邱恆笑道。

  於是兩人開始坐在沙發上聊了起來。

  兩人現在所有的擔心都不存在了,不光是衣食住行的問題,這邊的公司連他們子女上學的問題都考慮進去了,小學已經開始建設了,至於中學設計圖已經掛出來了,家裡有孩子的由公司統一派車接送,學校建好之後適齡的孩子回學校,就可以了。

  不知不覺,兩人聊了三個多小時,這其中還有幾個住在附近的人湊了過來,大家聊著自己的專業,還有一些學術問題。

  這樣的環境讓施隨平覺得如同生活在天堂一般,忽然間明白了,有一種爽叫做,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的爽。

  就算大家不是一個專業,也能給自己的研究提供新的角度,有時候這些人的一句話,都會讓施隨平覺得眼前一亮。

  每個人都這樣的感覺,這天聊的便讓大家有點忘了時間。

  「要不要叫點吃的?」有人問道。

  「這時候還有吃的?誰家開伙了?」有人好奇的說道。

  又有人接口道:「我好像在家裡看到了一個單子,晚上有提供飯菜的,隨平這裡也該有,我去找找」。

  站起來找了一下,果然發現了個菜單,上面寫著晚間餐廳的電話,試著撥了過去,問了一下有沒有吃的,人家那邊便報出了今天夜宵的菜品。

  按著人頭點了十來個菜,過了半個小時不到,便有人騎著三輪摩托給送到了家裡。

  這方便,他們原來住的地方都沒有。

  「我們想到的,這邊安排的妥妥噹噹的,我們沒有想到的,人家也考慮到了,看來國內對於人材的重視程度已經相當高了」。

  一桌子菜頓時又讓這些人感嘆了起來。

  大家或多或少都抱有施隨平以前的看法,回國那就要先吃苦,現在苦是一點沒有吃到,泥瑪的感動卻吃了一嘴。

  過了十二點,這些人才散去,施隨平把桌上的東西收拾了一下,把垃圾扔到了門口路邊的垃圾筒內。

  回到了屋裡怎麼也睡不著,起床看了一下表,覺得這時候自己的好友孟偉勤該起來了,於是撥了個長途過去。

  孟偉勤接了電話,聽到是施隨平的聲音,頓時開心了起來。

  「隨平,那邊怎麼樣?」

  「條件真是太棒了,偉勤,快點過來吧,咱們一起好好大幹一場,我跟你說這裡的實驗室條件一點也不比梅麗堅那裡差……」施隨平興奮的說道。

  孟偉勤吃了一驚:「不會吧,我家親戚說國內很多地方飯還吃不飽啊」。

  「等你過來你就知道了,我一點也沒有胡說,這裡的條件真的挺棒的……」施隨平說道。

  孟偉勤一時間有點不理解,不過他相信自己的好友,施隨平不會在這個事情上撒謊的,因為施隨平有一個科研工作者的嚴謹,說一是一,覺對不會誇張。

  「現在他們給你什麼職位?」

  「仙大的教授,同時也是伏羲光電的科學家,我以後工作的實驗室主要是在伏羲光電這邊,我明天就會去實驗室,看看裡面的設備……」。

  「你還沒看過?」孟偉勤有點懵,你都沒看過跟我說那麼久?

  施隨平說道:「我是沒看過重點實驗室,我看的都是普通實驗室,比我以前的實驗條件好太多了」。

  「哦!」孟偉勤這下明白了。

  「別普通實驗室和重點實驗室沒什麼區別吧?」孟偉勤有點小擔心,別說是國內了,梅麗堅這邊有的公司也是操蛋的很。

  「明天看了便知道了,我有信心」施隨平笑著回道。

  「好了,不跟你聊了,我還要給一些朋友打電話,讓他們回來走一走看一看」施隨平說完,和好友又哈哈了兩句,便掛了電話。

  今日凌晨,很多人都給自己的至交好友撥了電話,讓他們到這邊來走走看看,雖然並不是所有人都答應,但是這些人的鼓動還是讓不少人動了心思。

  有些人不是不想回國,也不是他們不愛國,一是此刻國內的研究條件比不上國外,二是國內的人際關係會牽扯他們太多的精力。

  條件就不提了,重要性也不必說,後世的時候大狗子曾經看過一個院士的訪談,這爺子直白的說道:八十年代我的成果最多,因為國外的基金會贈給了我們所一台電子顯微鏡,很多人搶著,白天我搶不到那我就晚上干,從凌晨干到早上,現在我想來,還是一個設備的問題的,沒這些設備你的研究工作就無法展開。

  至於人際關係,怕是所有人都懂,曾經還有一位小領導在電視上洋洋自得的說道:我手下一個小科長都能問的科學家啞口無言,你這研究能帶動多少GDP?一句話對方啞口無言。

  這話說的,大狗子都想用腳踩他的臉。

  一個科學家被一個小科長懟,你想想這個科學家內心是什麼感受。

  於是一位女科學家回到國內又回到了國外,這事也就不奇怪了。然後人家輕鬆評了鷹醬的院士,約斡牛的院士,想評個那個啥的,有些人說了:小同志,你還年輕,還有下一次!

  你說這人際關係複雜不複雜。

  後來國家大力整頓,學術腐敗這一塊,才慢慢好了起來。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此刻的科學界還是不錯的,只是條件的確是差。

  此刻光滑滑躺在自家床上,吹著小空調蓋著大被子睡的美滋滋的大狗子沒有想到,這些剛來的人就給自己義務干起了招人的活兒。

  要知道,大狗子一準立刻翻起來,和這些人好好喝上幾盅。不過有沒有人還敢和他喝就不知道了。

  在大狗子的眼中,搞科學的人真實在啊,比肖伯勝那邊滑頭們好相處多了。

  一下子搞來四十幾個,不光能搞科研,還能給仙大以後的學生上課,卓大狗子美滋滋,一時間有人犯點小錯,大狗子也沒有削他們的心思了。

  就是每天黃梅戲,民間小調哼的過於頻繁,讓司機有點受不了。

  這些過來的科研人員也沒什麼偷懶的意識,人人都在簽合同的第二天開始了工作,很快他們就意識到了,自己缺助手,現在公司提供這些助手,層次是低了一點,一水兒的高中生,幹啥啥不行,於是小電話往歐美那邊搖的更勤了。

  大狗子這邊來者不拒,要錢他有,學術方面有九個傢伙把關,暫時大狗子還算是放心。

  想在劉洛宏幾個傢伙的眼皮子底下貪研究經費,那你是想多了,他們幾個是幹這事的祖宗。

  劉洛宏等人也是轉了性了,一心求名,對於學術這一塊拿捏的死死的。

  規則!

  大狗子沒啥文化,所有他不能靠自己什麼王八之氣,更沒什麼天縱奇才,所以他能依靠的只有規則,所以規章制度就成了大狗子的鐵律。

  正是這樣,慢慢的所有聯旗直屬的企業,養成了依規則辦事的傳統,人際關係也慢慢的簡單化了。

  不過今天大狗子怒氣暴表,在自己的辦公室,跳著腳罵著空氣。

  「狗東西……壞的一米,老子……」。

  一串串髒話脫口而出。

  別說辦公室了,就連外面走過的員工,聽到總執如同暴龍一般的吼聲,全都縮著腦袋帶著小跑從門外跑過,免得惹火上身。

  李傳鋒來過三次,站在門口聽了一會兒,也都縮著脖子鑽回自己臨時辦公室了。

  大狗子卓興生什麼氣呢?他覺得有人擺了他一刀。

  仙大這邊可以說是大狗子騰飛的根本,不提自家兄弟帶回來的刷名的九個人形機器,就說歸國的這些個傢伙,還有這些人的知識結構研究的前沿性,國內哪個大學能比的上?

  結果這麼好的條件,泥瑪招生劃歸了一類大專,連個本科的門檻都沒有摸到。

  人家那邊也有正當的理由啊,總不能好學生都給你一個民辦大學了,我們公辦的大學就是後娘養的?

  這理由拿到哪裡都說的通,人家也不怕大狗子鬧,民辦和公辦哪個更好,這還用說麼?

  更別說人家已經給仙大優待了,看看差不多同時成立的一所民辦大學,連全國招生的資格都沒有,你姓卓的還不滿足?

  再說了仙大比不過清北石大這些學校在國人心中有名麼?沒有吧,所以給你一個大專收生的檔次已經算是我們優待你了。

  大狗子有辦法沒有?事實證明沒有,就算是大狗子和肖伯勝抱怨,肖伯勝也只是苦笑,其實心中也不會支持大狗子,屁股決定腦袋,他怎麼可能支持大狗子。

  大狗子乾脆心一橫,大專生就大專生,咱就不信了,這些人能有多笨。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