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動心的一錘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大狗子一張狗臉,十來天都是陰沉沉的,身邊別說是個人了,連他養的兩隻豬獒都不敢往大狗子身邊蹭了。

  至於兩洋妞則更是躲的遠遠的。

  不想挨吡的話,就離大狗子遠遠的。

  一些歸國科研人員的到位,讓原本幾乎停下來的一些項目漸漸的開始運轉了起來,像是矽晶廠,已經開始小批量的試產了,雖然產量極低,但是成品率卻是在緩緩增加。

  晶圓有了,光刻的部分也漸漸的開始試產,只是產量極低,只能供應各大實驗室的使用,講什麼市場,那就是瞎扯淡了。

  好在現在這時候,機算機產業國外也才剛剛起步,原本國內和國外也就是五六年的差距,這還是沒錢,國內自己發展的情況下。

  所以就速度上,大狗子也可以接受。

  歸國的第二批,第三批技術人員全都到了位,幾個工廠也就漸漸的開動了起來,產量讓人髮指,但是總算是邁出了第一步。

  很多的短板,因為這些人技術人員的加入,也開始補齊,有了人材再有後世的技術支持,根本就沒什麼彎路好走,所以此刻聯旗名下的產業,開始轉動了起來。

  不過以劉洛宏等人的預計,想達到現有的設計產量,最少還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

  這時間大狗子等的起,玩科技沒有點耐心怎麼能行。

  火氣漸消的大狗子現在每天都在工廠之間跑,聽各個廠子的經理、首席科學家們匯報工廠的進度。

  今天從玄門材料的矽晶廠回來,經過大橋自然就要經過市里,沿著公路回仙林,大狗子坐在車上,安靜的瞅著窗外。

  此刻車箱裡一片安靜,所有人都不吭聲,因此車裡的氣氛非常壓抑。

  當然這種壓抑是對司機和李傳鋒說的。

  大狗子的司機換人了,換了一位退伍的汽車兵,原來是並飛彈運輸車的,現在過來給大狗子開車。

  這司機的技術過硬,為人也憨厚老實,被人推薦給了大狗子。同樣還有兩位他的戰友,都是窮地方出來的,回老家的單位也不好,於是便過來加入了大狗子的私人車隊。

  這時候已經快到了中午,很多單位正是下班的時候。

  當大狗子的三輛太阿駛到了巍崗的時候,正趕成上巍崗那邊的歌舞戲曲團下班,那一陣鶯鶯燕燕的,哪怕是只著黃綠二色的素衣,也擋不住這些漂亮姑娘那種無敵的青春氣息。

  大狗子美人見多了,也抱的多了,一般的姑娘他也看上不眼,粗坯發了財也挑嘴!

  無意間,大狗子的眼睛一瞟,立刻便定格在了馬路邊上騎車的兩道倩影上。

  兩人都是綠軍裝,下身是寬大的籃色褲子,腳上是塑料涼鞋,騎著黑色的自行車。

  最外面的姑娘,頭上梳著兩條又粗又黑亮的大辮子,辮子梢上分別扎著一個紫色的紗制團花。

  姑娘的身量很高,約一米七出頭點的個子,臉蛋兒更是標準的沒話說,鵝蛋型的臉兒,柳煙眉,英挺的瓊鼻不高不矮的位於臉龐的黃金比例處,小巧的花瓣唇就算是沒有化妝,也是紅艷欲滴。

  更別說臉上那兩顆如同黑寶石一般的丹鳳眼了。

  看到這個姑娘,大狗子瞬間覺得,似乎是有什麼傢伙拿著大錘子,在自己的心上狠狠的來了一下子。

  來一下子還不算什麼,還特麼把自己的心墊在了鐵砧上來的!

  這怎麼得了!!

  「慢點開!」

  大狗子不想錯過這樣的風景,衝著司機來了一句。

  司機一轉頭通過後視鏡看到自家老闆正呆呆的望著窗外,再看一看窗外,發現兩個漂亮的女人正騎著車。

  於是便把車速瞬間降了下來,這小技術就算是急剎,也讓坐的人感受不到過多的前傾力。

  李傳鋒這時候也看到了那邊的兩個騎車姑娘。

  再看看大狗子這模樣,口水都快從嘴角溢出來了,哪裡還有不明白的?

  「她們倆是歌舞劇團的吧?」李傳鋒來了一句。

  大狗子哪裡聽的到,他現在注意力全在姑娘身上了。

  「靠過去!」

  大狗子說道。

  司機一聽立刻把車子駛到了反道上,這時候車還不多,也沒有警察,就算是有,司機也不在乎。現在司機就拿自家的老闆當首長,讓開哪裡開哪裡,不開那只有一個原因,車子開不過去!

  不得不說一根筋的司機和大狗子到是絕配。

  人家兩姑娘正貼著路邊並排騎著車呢,突然間見一輛車子貼了過來,不由往旁邊一讓。

  這一讓差點讓兩人撞在了一起。

  於是外面的騎車的姑娘不由皺了一下眉頭。

  好傢夥,這小眉頭一皺,差點讓大狗子又呆了幾秒。

  「那個,對不起,對不起!」

  大狗子一看,也顧不得車子沒有停穩,直接推開門下了車,伸手要把人家姑娘的自行車給扶正了。

  姑娘一擺,下了車自己正好的車子。

  「沒關係!」

  連說話的聲音都這麼好聽,果然是咱看上眼的妞兒!

  現在正是下班的時間,兩姑娘也不是兩人出來的,前後還有不少的同事,見狀都好奇的停下了車看起了熱鬧。

  至於往前面湊,大傢伙可都不敢,不說別的,就說這三輛一字排開的豪華車,就讓所有人知道,眼前這位長的像頭巨熊一樣的傢伙,不是他們惹的起的。

  大狗子一咧嘴,開心的笑了起來。

  「有事沒有,傷沒有傷到,要不要送您去醫院?……」。

  姑娘皺起了眉看著大狗子心道:這人有病吧!

  「我叫卓興,卓越的卓,興國安邦的興,姑娘你叫什麼?」卓興張口便來。

  姑娘眉頭皺的更深了,她覺得眼前這人一出現就在腦門上刻了兩個字:討厭。

  要是非要加上修飾語的話,那就是極為討厭!

  「我沒事,你走吧,我要回家了」姑娘說道。

  「別啊!要不找個地方喝懷咖啡吧?」大狗子腆著張臉脫口而出。

  這時候還沒咖啡店,也不是沒有,現在大狗子為了滿足自己員工以及家屬的生活需要,在小區那邊建了一條街,裡面就咖啡店,只是現在還沒有開業呢。

  「我不想和你喝什麼咖啡」姑娘立刻拒絕,乾脆到了大狗子都有點懵。

  沒辦法,自從發了財之後,當面拒絕他的姑娘還是頭一次遇到,一見面投懷送抱見的多,這麼一下拒絕的到是罕見了。

  「小梅,咱們走吧」。

  說著姑娘板著個臉,推上車子叫上好友,輕輕的踩上了腳蹬子,另外一條腿在地上滑了兩步便坐上了自行車。

  因為此刻是下坡,所以無需用什麼力,車子便快了起來。

  大狗子鑽回了車裡。

  司機跟本不用大狗子說,直接一腳油門追了上去。

  大狗子那張令姑娘發指的臉很快又露了出來。

  「你不喜歡咖啡啊?那真是太好了,我也不喜歡,這外國人的玩意兒不好喝。你是不是喜歡茶,我不是跟你吹啊,我們家的茶什麼都有,西湖明前龍井,福鼎的老白茶、正宗的雨花茶都有,連大紅袍都有,母株上的,一年也產不了多少,這東西論兩收的……」。

  大狗子滔滔不絕的說著自家的茶。

  姑娘心煩極了,她自己就是歌舞劇團的演員,見過的破事多了,她怎麼不明白車裡大狗熊的想法。

  大狗子卓興是越說越興奮,姑娘是越聽越反胃。

  一隻腳支住了車子,姑娘衝著大狗子說道:「你要是再跟著我,我要叫公安了」。

  姑娘的自行車停下來,大狗子的太阿也幾乎瞬間停了下來,不得不說這司機比上一個有眼色多了。

  「叫公安?」

  大狗子笑了,伸手指了一下坐在車裡的李傳鋒:「他說話可能比你叫的公安有用」。

  李傳鋒臉瞬間綠了,心口罵道:這特麼的你調戲人家小姑娘,有我什麼事兒!

  姑娘也不說話了,直接拿眼睛瞪著大狗子,發現大狗子笑眯眯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很讓人討厭?」姑娘冷冷的說道。

  大狗子繼續恬不知恥,笑眯眯的說道:「我想和你交朋友!」

  「你……你……你,無恥!」姑娘氣的不知道說什麼了,想罵大狗子兩句,覺得自己姑娘家家的也不合適。

  這年代有幾個像大狗子這麼直接的,別說這年代了,後世像大狗子這樣上來就這麼說的也是少數。

  「我怎麼無恥了,你長的漂亮,我看了喜歡,我是男人你是女人,哪裡無恥」大狗子嚴辭振振的說道。

  一時間把姑娘給說愣住了,她不知道如何反駁這句話。

  「你……你……」。

  姑娘氣的直抽抽。

  別說姑娘了,李傳鋒都被大狗子的操作給弄傻眼了,心道:乖乖,還有這麼操作的啊!

  現在姑娘和小伙見面,正常情況下不約個幾次牽手都不會發生,就算是牽手那也得偷偷摸摸的,躲個犄角旮旯沒人的地方。

  至於當街親嘴?那特麼都能算流氓罪了。

  你了幾句,姑娘的眼淚在跟眶里打起了轉。

  大狗子一看可心疼了,張口道:「哭什麼呀,我喜歡你不該高興麼?」

  姑娘直接哇的一聲捂著臉哭了出來。

  「你看這事鬧的」。

  一般女人在大狗子面前哭,大狗子一準心煩,這貨哪有什麼憐香借玉的心,提褲子不認帳,撥鳥無情,射後不理的R77飛彈才是大狗子的正常發揮。

  但今兒一看到這妞兒哭,大狗子突然間覺得自己的心亂了,居然有了一點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的感覺來了。

  真是出了鬼了!

  大狗子有點吃驚於自己的豐富的感情。

  就在大狗子吃驚的時候,姑娘推著車子氣鼓鼓帶著無限委屈走了。

  大狗子還在給自己做心理分析呢,等分析完了,姑娘已經不見人影了。

  「這特麼鬧的!」

  上了車,大狗子撓了下腦門子上那時興的髮型,這麼時興的髮型肯定不是出自胡德祿之手。

  大狗子要求很高的,幾層樓這麼高!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