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大狗子的名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李傳鋒道:「人家姑娘明顯不喜歡你這種的」。

  大狗子斜了一眼李傳鋒:「我這種的怎麼了?有錢,身體還倍兒棒,憑什麼不喜歡我這樣的?」

  大狗子覺得無法理解。

  不得不說大狗子被後世的拜金女們給慣壞了,到了哪裡,一票女人自動往懷裡鑽,有一次吃個飯,大廳經理一個三十來歲的已婚少婦恨不得把身體揉進大狗子的腰裡。

  讓大狗子產生了錯覺,有姿色的女人,從少女到少婦就該喜歡咱這樣滴!

  說完,大狗子衝著李傳鋒又道:「去問問她有沒有結婚,家哪裡的」。

  這話把李傳鋒給嚇了一跳,連忙道:「你可別亂來!」

  「我怎麼亂來了,遇到個我喜歡的姑娘不該展開追求麼?」大狗子說道。

  李傳鋒真是被卓大狗子給嚇住了,在他的眼中卓大狗子是什麼人?就沒有他不敢幹的事,這要是到了人家,直接把人家姑娘給搶了回來,那怎麼辦?把他給關起來判個流氓罪?不關起來那又怎麼辦?

  來個投資商,還沒一年呢,流氓罪被抓了,這消息你說合適麼?誰還敢來投資?

  總之,就是個大麻煩!

  「追求歸追求,但你不能在強,人家姑娘不喜歡你,強扭的瓜不甜!」李傳鋒說道。

  大狗子回道:「不甜它解渴啊!」

  頓時李傳鋒的臉又綠了。

  大狗子看李傳鋒的臉色,伸手拍了拍李傳鋒的肩膀:「放心吧,用強的事我干不出來,咱丟不起這個人」。

  李傳鋒不相信,心道:還有你不敢幹的事兒?

  大狗子還真干不出來這事,強那個啥一個女人,大狗子不屑為之,捋起胳膊揍人是一回事,強那個啥那可是關乎大狗子人格,狗子兄弟人格低,但也沒到這樣程度。

  「也不知道她結婚了沒有」大狗子道。

  李傳鋒沒好氣的說道:「肯定沒有」。

  「你怎麼知道?」大狗子反問道。

  李傳鋒道:「結了婚的,誰辮子上戴這麼大兩朵紗花」。

  大狗子不知道,這個時代女人結了婚往往穿著打扮上便看的出來,要比小姑娘樸素太多了,一般這時候結了婚的女性,常常把頭髮盤起來,或者很多乾脆就是短髮,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人很容易就分辯的出來,只是大狗子看不出來罷了。

  「那不就行了,我未娶她未嫁,多好!」大狗子一拍大腿,開心的如同三歲的孩子似的。

  「這事交給你辦,第一要務!」大狗子說道。

  李傳鋒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他就算是沒有見過也聽過亂七八糟的事情,覺得大狗子這樣的最多也就是玩弄一下人家姑娘的感情,他實在是不想幹這事。

  不過他也沒有辦法。

  「你答應我別用下三爛的手段」。

  大狗子這下真氣了:「我是那樣的人?」

  「不是,不是!我就是隨口一說」李傳鋒覺得大狗子估計是要揍人了,立刻說道。

  「開車,回家」大狗子不相搭理李傳鋒,門縫裡看人,把自己看扁了!

  不過一想到那姑娘,那張精緻的臉出現在大狗子腦海里,大狗子瞬間心情又好了。

  一路哼著小曲兒,回到了家,大狗子心情更好了。

  一群古建人正在給大狗子蓋房子,還沒有看到房子,但是全國運來的料子已經到了一部分,現在施工隊正在平山填地挖湖,憋著一股勁要給大狗子弄個園林式的莊園出來。

  就一句話,弄好了大狗子每年對他們都有贊助,弄不好那可就難說了。石城,首都的幾位文物單位也是卯足了力氣。而且現在各家都沒什麼錢,這些好手藝人閒著也是閒著,過來給大狗子幹活,既鍛鍊了隊伍,又掙著了錢,還省了考慮這些人吃不飽飯的問題。

  一舉幾得,都是好事兒!

  亭台樓閣,軒謝小築,是凡是能安排的都給這位爺安排上,光是客房就得二十五六個,咱們不光是賺建的錢,以後維修的錢也得賺嘍!

  就是一句話:反正這位爺有錢!

  可盡的造!

  大狗子對於這些人挺滿意的,一個個小模型一出來,頓時讓大狗子挪不開眼,那還有什麼說的,建唄!

  什麼,貨櫃里的錢不夠用?這算多大的事兒,讓老二再去轉一圈,把該收的帳再收一收,這不就齊活了!

  美滋滋的吃完飯,把李傳鋒給打發去探消息。大狗子在家吃著冰西瓜,哼著小曲心情如同小鳥一樣歡快。

  就在大狗子開心的時候,人家姑娘又委屈的哭了。

  因為什麼呢,就是大狗子中午惹出來的事。

  老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你想想歌舞劇團有多少個女人,就這會功夫,香江大老闆調戲清純美女的事,傳遍了整個歌舞團,不光是傳遍了,還搞出了幾個版本。

  沒一個版本是真實的,不堪的到是有很多。

  什麼這啊,那的,有些還傳出了人家姑娘向那位香江老闆獻了身之類的,不得不說什麼時代都是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

  偏偏這些人還只是背地裡嚼舌根子。

  姑娘這個委屈啊,於是把所有的帳都算到了大狗子頭上。

  一般來講大狗子也不在乎這種帳,他是帳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癢,什麼大風大浪的沒見過,會在乎這?

  但小姑娘不行啊,所以一個人躲了起來偷偷的哭,宣洩著自己的委屈。

  有些人傳謠是圖個熱鬧,而有些人就是純嫉妒,其實心中恨不得這事發生在自己身上,跟上一個香江老闆然後去香江過好日子去。

  小姑娘可沒有這麼想過,這時候的她對於愛情是有自己想法的,大狗子身上那令人羨慕的光環,無數的身家,對於小姑娘無感,至少對於眼前的小姑娘啥也不是。

  人家想要的是愛情,純純的如同詩一般的愛情,裡面有落魄的才子,還有她這樣一位慧眼識珠的美人。

  才子佳人譜寫一段傳世的故事,再有個美好的結局!這才是姑娘想要的愛情。

  至於大狗子的名車豪宅,潑天的富貴,在人家眼中啥也不是!

  要說改革開放初不光是思想上解放了,還產生了一批文藝女青年,對於詩人詩歌的追求估計令後世都汗顏。

  這讓大些文藝敗類們活的那叫一個瀟灑,這種情況真是太多了,以至於後世有一位直接拿著麥問xxx你到現在睡了多少處。

  姑娘算不上什麼文藝女青年,但是有這種傾向。

  而且這麼大的姑娘,現在心中已經有中意的人,同樣是劇團里的白面小生,高高大大身材瘦瘦的,白白的臉蛋,身上的皮膚比大部分的女人還白。

  姑娘沒有勇氣表白,她知道團里的姑娘喜歡他的人太多了。

  心中明明有了傾心的人,現在自己被人潑了髒水,姑娘能不傷心麼。

  「晏鈴鈴!晏鈴鈴!」

  突然間聽到領導叫自己,姑娘立刻擦了一下眼淚,從小角落裡走了出來。

  「李老師!」

  晏鈴鈴應了一聲。

  走出了角落,過來叫晏鈴鈴的中年婦人看了她一眼,也沒什麼話,轉頭催了一句。

  「快點,大家都準備排練呢」。

  說完便直接走掉了。

  晏鈴鈴走進了化妝間,作為一個小演員,她是沒有專門的化妝間的,其實整個劇團也沒有幾個有專門化妝間的,晏玲玲進去自然是要排隊的。

  今天的排練算是很正式的,每人都是當演出一樣,所以比平常的時候嚴多了。

  像是晏鈴鈴這樣的小演員,那肯定少不了被前輩們訓訴,有的時候慢一點便被說上幾句也是常事。

  哪裡有大狗子現在這麼快活,吃著西瓜擼著兩隻狗,現在這天氣,對於兩隻肥嘟嘟的藏獒來說就有點難熬了,好在大狗子這裡有空調,兩隻狗子還不至於熱出病來。

  石城這時候可是三大火爐之一,夏天能把人熱瘋,往外面一走,不一會兒全身都是粘糊糊的。

  大狗子把手中的西瓜皮往狗子面前一扔,來到了座機旁邊,抓起了電話。

  「喂,總機,給我接市裡的飲料廠」大狗子一聽到接線員的聲音便說道。

  現在的電話讓大狗子不知道說什麼好,不光是不方便,時不時的還會串線,原本準備把程控數字電話交換機搞出來,但現在不是生產廠不給力麼。

  有的時候大狗子都想是不是弄點流水線工人過來,後世弄個一萬名電子廠打工人,什麼問題都解決了,只可惜這只能是想法。

  雖然現在不能造,但是各種專利大狗子哪裡會放過,他也不是全拿,而是撿重要的避不開的搞,也就是我有掀桌子的能力,到時候大家排排座分果果,誰特麼的想不帶老子玩,你們也別玩,沒老子的授權你特麼也和老子一樣坐著乾瞪眼。

  這玩意工廠那邊和通信實驗室正在試製,不過要投產,估計最少得要半年後,也不急,反正現在國外也還沒有普通數字程控交換機,暫時麻煩就麻煩一點吧。

  飲料廠那邊的廠長接到了卓興的電話都快哭了。

  「卓總啊,我這廠子光供你一家都不夠啊,您不能這樣吧」。

  大狗子說了個數字差點把老闆給嚇趴下,市里就一家飲料廠,生產出來的東西這時候自然是供不應求,都給了卓興這邊,那市裡的工人防暑降溫怎麼辦?別說他一廠長了,肖伯勝也不可能答應他啊。

  於是大狗子罵罵咧咧的掛了電話。

  放下電話,大狗子就覺得這樣子再逼老子建個汽水廠?咱是想搞高科技啊,這麼幹下去,不是要搞全工業門類了?這事辦的操蛋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