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好胃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和卓興聊了一會兒,晏爸便進了廚房。

  卓興這邊和晏陽陽到是玩起了遊戲,玩的什麼遊戲呢,翻繩子,一截毛線網在手指上,一個人撐著一個人翻,翻不過來的那人就輸了。

  卓大狗子以前沒有玩過,一開始的時候把把輸,不過玩了兒把之後,大狗子漸漸摸到了門道,就有輸有贏起來。

  大狗子是莽,不是傻,誰要認為大狗子傻,那他才是真傻呢。

  晏鈴鈴中間出來過幾趟,每一趟都要瞪大狗子一眼,有時還會哼上一聲,以哼聲來表達自己的不屑。

  可惜的是大狗子根本沒有看她,現在她和晏陽陽玩的正上頭。

  大狗子可不知道,晏爸晏媽在廚房裡犯了愁,因為家裡沒什麼好吃的,說實在的家裡的肉也就是一些油渣。

  晏爸晏媽一商量,決定出去別人家借一些,對的,是借,這時候的鄰里關係好的很,借點東西再正常不過。

  不過當晏爸一出來,和大狗子說出去一趟,大狗子以為人家要買菜去,立刻站了起來。

  「叔叔,別去了,這裡的東西多著呢」。

  說著大狗子直接拿了東西,抱著往廚房去。

  到了廚房又是一陣推搡,這夫妻兩個哪有大狗子有勁兒,很快,大狗子這邊罐頭也打開了,肉也切了。

  做飯大狗子不算擅長,但是給弟弟做了十幾年的飯,做個家常菜是沒有問題的。

  這時候大狗子發現,自家的准老丈人家所謂的家常菜就三種,土豆、西紅柿和大白菜,連個粉條都沒有。

  於是土豆肉絲,西紅柿雞蛋,大白菜燒臘肉。

  盛菜的都是盆子,端上桌之後把晏家四口給嚇了一大跳。

  大狗子有點不好意思:「我平常吃的多」。

  「年青人自然吃的多」晏媽笑道。

  大狗子哪裡知道什麼叫客氣,端起碗來便開吃,好麼,吃飯的架式把晏家四口給嚇住了,很有點豬八戒變成人之後在高佬莊的模樣,不過這時候《西遊記》還沒有開拍。

  「卓大哥,你是餓死鬼……」。

  被爸爸瞪了一眼,晏陽陽閉上了嘴巴。

  卓興卻是笑道:「沒事,沒事,我吃飯是快,還是在工地上養成的,你吃的慢了你再想添飯的時候桶就空了,不吃飽下午就沒氣力幹活了,每次吃飯都跟打仗似的,全憑搶」。

  晏鈴鈴板著臉說道:「那你每次肯定搶第一名」。

  「差不多吧」卓興樂呵一笑。

  晏媽聽了有點心酸,連忙說道:「那就多吃一點」。

  「嗯,嗯,阿姨,您也吃。叔,您也吃」大狗子一邊刨著飯一邊和晏媽晏爸說道。

  晏鈴鈴覺得卓興吃飯討人厭,但是晏爸和晏媽到是挺喜歡的,看著一個年青人吃飯吃的狼吞虎咽的,自己心情都跟著好了。

  所有的菜都一掃而空,盤子都好洗了,就這樣卓興還只混了個八分飽,沒有辦法,晏家大米也不多,按大狗子這吃法,估計不到一周,晏家的小糧油本上就得虧空了,剩下時間一家四口喝西北風過日子。

  收拾了一下,卓大狗子美滋滋的閃人了,至於東西他怎麼可能帶回去,帶回去那估計媳婦就沒了,大狗子多機靈了,一溜煙便跑沒影了。

  樂滋滋的回到家,坐到自己書房列了個單子出來,上面都是給晏家準備的,正宗的東北稻花香大米,一百斤一袋的來一袋子,粉條,醬油、醋這些調料也各來一箱子,一箱六瓶,每瓶2升的。

  最後想了一下,把時令蔬菜什麼的也都寫上,這活得自己來干,時不時的去宴家繞上一回,增加一下印象。

  嗯,一個月搞定媳婦,再一個月擺酒,明年抱上第一個娃,這事兒怎麼想怎麼特麼的順利!

  第一個娃叫啥名呢?大狗子有點糾結起來了。

  和美滋滋的給孩子想名字不同,晏家一家四口望著客廳里的東西犯愁了。

  「怎麼給送回去?鈴鈴,你知道他住哪?」宴爸問道。

  晏鈴鈴搖了搖頭:「我哪裡知道,就見過一次,誰知道他住哪個狗熊窩」。

  「別這麼說人家小卓」晏媽說道。

  晏鈴鈴氣鼓鼓的說道:「媽,這點東西就把你收買了?」

  晏媽笑道:「不是東西的事,小卓這孩子真不錯,媽知道你喜歡那種白白淨淨的,但是這嫁人嫁了那種白白淨淨的可過不上好日子」。

  說著還瞟了一眼晏爸。

  晏爸不滿的說道:「我怎麼啦?」

  「你怎麼啦你自己不知道?」晏媽盯著丈夫來了一句。

  從晏鈴鈴兩姐妹的長相便知道晏爸年輕的時候一準是個招風引蝶的。

  「說小卓呢,提我做什麼」晏爸有點不好意思。

  這時候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晏爸這邊立刻站起來,來到門口打開房門。

  「老李?」

  來的是對門的李老師。

  李老師一進門,立馬看到客廳里一堆東西,張口笑道:「喲,誰送的這麼多東西」。

  「鈴鈴的朋友」晏媽說道。

  晏鈴鈴立刻說道:「才不是我朋友!」

  李老師一聽哪裡還能不知道,晏家的閨女長的漂亮那是從小看著長大的,追的小伙子不知道多少,可惜的晏家閨女的眼光高,滿院子小伙沒一個看的上的。

  不說別人李老師家就有一個迷這丫頭不行的,可惜的李老師自家知自家事,自家兒子要是真找一個這麼漂亮的媳婦,家裡肯定安生不了,沒點本事的人家守不住這麼漂亮的媳婦兒。

  「鈴鈴看不上這小伙兒?」李老師說道。

  「誰看的上一隻大狗熊!」晏鈴鈴不屑的說道。

  晏爸苦著臉說道:「我現在正愁怎麼把東西送過去呢」。

  李老師道:「這有什麼好愁的,我知道這人是誰」。

  「你知道?」晏爸有點好奇:「你怎麼知道的?」

  李老師說道:「你是沒見過他開來的車,全石城就這仨輛,人家從國外帶回來的。你知道麒麟鎮那邊的廠子沒有?現在改叫麒麟工業園了」。

  「小卓在那裡工作?」晏媽問道。

  李老師直接樂了:「什麼人家在那裡工作,人家就是那邊的老闆,他就是咱們說的香江大老闆」。

  「什麼?」晏媽覺得自己的三觀都裂開了。

  想了一下覺得還是不可能,張口說道:「老李,你是不是看錯了?」

  那邊幾個大廠子的老總,怎麼可能像沒吃飯一樣,好傢夥,這叫一個能吃啊,差點把自己都給嚇著了。

  李老師覺得自己的實話居然這兩口子不相信,立刻說道:「那下次來你們看看車,要不明天早上去問問門衛張老頭,打聽他是不是人家開著車來的」。

  說著李老師伸頭又看了看一地的東西,然後說道:「我家傻丫頭怎麼沒這個福氣呢」。

  晏爸這時真的有點愣住了,他也無法把在自己家吃飯的小伙子,和麒麟那邊幾個大廠子的老總聯繫在一起,心想:這孩子才多大啊。

  晏媽聽了有點不樂意了,張口道:「你家的丫頭也不錯啊,要不等下次來了讓小卓去你家坐坐?」

  「我到是樂意就怕人家不肯」李老師嘿嘿的笑道。

  晏爸說道:「老李,這時候就別開玩笑了」。

  李老師道:「我可沒有開玩笑,真的,下次來問問小卓,是不是在國外有媳婦了,要是沒有的話我覺得不錯」。

  李老師覺得這晏家兩口子真是口是心非,這麼好的女婿上門要是換成自己,早就樂開花了。

  又看了一會兒,李老師帶著一臉羨慕走了。

  晏爸晏媽這時候犯愁了,兩口子往上倒騰五代,都沒一個有錢的,最多也就是出了個秀才,現在突然間跳出來一這麼有錢的,想做自家女婿,可算是把他們給嚇壞了。

  門第說是不看中什麼,但是兩口子覺得兩家要是差了太多,自家閨女的日子也不會好過,過於有錢的男人,誰還沒幾個花花腸子,指不定看上自家閨女就是一時興起,玩幾日膩味了也就扔到一邊去了。

  這想法把兩口子折騰的一夜都沒有睡好。

  晏鈴鈴現在是恨死大狗熊了,回到了自己屋裡便開始罵卓興這個大狗熊。

  罵了一會兒,發現有些不對,自家妹妹今天怎麼這麼安靜,一扭頭發現自家妹妹側是身體,便好奇的從床上站起來,伸頭看一下妹妹是不是睡了。

  這一看,發現妹妹正喜滋滋的把玩著一支鋼筆,非常漂亮的鋼筆,晏鈴鈴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鋼筆。

  「哪裡來的?」

  晏陽陽這邊正美著呢,突然間聽到姐姐的聲音,瞬間就把鋼筆藏了起來。

  「人家送我的!」晏陽陽說道。

  一聽這話,晏鈴鈴再傻也知道是誰送的了。

  「下次見到還給人家!」晏鈴鈴說道。

  晏陽陽道:「為什麼?」

  「因為我不可能嫁給他,你收人家東西叫怎麼回事?」晏鈴鈴板著臉說道。

  晏陽陽道:「卓大哥有什麼不好,我挺喜歡的,要是能做我的姐夫我睡覺都能笑醒」。

  「你當然覺得好了,送這送那的!」晏鈴鈴說道。

  「姐,你為什麼不喜歡卓大哥?」晏陽陽有點好奇,在她看來卓大狗子多好啊,長的高大,還有點英俊,最主要是出手大方,比摳摳索索的男人好多了。

  晏陽陽眼珠子一轉:「你不會和那個姓嚴的談的吧?」

  晏鈴鈴立刻鬧了一個大紅臉,伸手戳了一下妹妹的臉頰:「談你個頭!小小年紀知道什麼談不談的」。

  「我不小了,不過姐姐,我覺得那人不行,小氣巴拉的,而且還裝模作樣特別虛偽」晏陽陽說道。

  晏鈴鈴道:「你知道什麼叫虛偽!」

  「你們真談了啊」晏陽陽心中實在是捨不得剛到手的鋼筆。

  「沒談,沒談!」晏鈴鈴回到了床上,嘟囔著:「要被你們給氣死了!」

  說完躺了下來,順手關了燈。

  「幹嘛,不讓收還不讓看啦」晏陽陽道。

  「睡覺,明天找時間把東西還了」晏鈴鈴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