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知識的價值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天一亮,大狗子便從床上翻了起來,哼著小曲兒刷了牙洗了臉,小心的整理一下自己的髮型,對於鏡子中的手指比劃了一下,真心稱讚一下自己的造型。

  下了樓,廚子立刻說道:「卓先生,菜已經送過來了」。

  「都送過來了?缺了什麼沒有?」卓興問道。

  「只要寫在您單子上的都送來了」廚子回道。

  卓大狗子滿意的點了點頭:「那行,咱們先吃飯,等吃完飯我把東西給送過去」。

  廚子道:「好的!」

  現在廚子不是一個人忙活了,廚子身邊有了三個幫廚,一是每天在這邊吃飯的人多了,二是被伺候的這位對於吃是越來越挑了,除了自己這個淮揚菜大廚之外,還有一個粵菜的大廚。

  真正做到了燴不厭細,食不厭精。

  所以現在大狗子的早餐就不再是簡單的煎餅油條。

  大狗子這邊看了一下公司的報表,過了幾分鐘,李傳鋒、錢一圓、還有趙尚愷便到了,趙尚愷幾人現在就整天粘在大狗子家,從早上打掃到下班,然後準時回去,跟上班一樣。

  大狗子家的早餐,已經進化成了工作餐,錢一圓和李傳鋒通常會匯報一下昨日的工作,大狗子則是聽,有什麼不滿意的提出來整改。

  三人正吃著飯呢,肖伯勝居然趕著點兒到了。

  「虧來的早,要不然早飯都混不上了」肖伯勝也不客氣,直接坐下來,秘書拿了筷子,他便不客氣的吃了起來。

  「又來做什麼?」

  大狗子對於肖伯勝太了解了,只為了混頓早飯還不至於讓肖伯勝過來,書記有多忙還用別人說?

  肖伯勝也不客氣,他知道和大狗子的相處方式,有什麼直接說就好了。

  「聽說你們仙大的圖書館不錯?」肖伯勝問道。

  大狗子回了一句:「還用你說?」

  在坐的眾人都已經習以為常了,兩人說話的時候,別人都裝鵪鶉,一個個低眉搭眼的吃著自己面前的東西,完全裝聽不到。

  肖伯勝說道:「既然這麼好,那就向全石城的高校開放吧」。

  「憑什麼?」大狗子張口一點猶豫都沒有。

  「這麼好的書不讓人看?」肖伯勝有點惱了,覺得你這小子也太沒有大局觀了吧。

  大狗子回了一句,差點沒把肖伯勝給噎死。

  「你去國外,看人家的技術資料,人家會給你看麼?既然人家不給看,憑什麼我就要給人白看?他們又不為我創造價值!」

  肖伯勝愣了半天,居然找不出反駁的理由來,對啊!知識技術原本就是有壁壘的,要是什麼都能看到,國家技術發展至於這麼難麼?

  關健是他也沒有辦法強求眼前這狗東西,這傢伙怪毛病多,但是講到利益的時候也是寸步不讓。有時候讓人覺得可愛,有的時候又讓人恨的牙痒痒。

  「那你說說條件」肖伯勝問道。

  大狗子一聽樂了:「這樣吧,夠資格副總工以上的可以看,但是仙大的圖書館只供仙大教職工使用,他們想使用那就到仙大當個客座教授吧,也不要多,每個月上這麼四個小時的課」。

  肖伯勝聽了直接翻白眼,他可是知道仙大副總工是個什麼要求,數著手指,石城各大學能有這水平的,一隻手有點誇張,但是兩手兩腳加一些再翻個倍,也就差不多了。

  「你這是獅子大開口啊」肖伯勝道。

  「做生意,我開價你殺價本就是正常的事情,我的獅子口大,你可以拒絕啊,我這人從來不強買強賣」大狗子輕飄飄的說道。

  這時候大狗子的屁股很正,那就是咱們有事談事,你不能讓我白白奉獻,我這邊這麼多人要養活,奉獻不起。

  肖伯勝一開口,他便想到了這招,這些教訓可能知識不選進了,但是教教本科生,教教基礎知識還是沒有問題的。

  總不能讓劉洛宏這些人去教本科生吧,大狗子再奢侈也不能把千里馬,當拉磨的驢的用吧。

  至於這些想看書的教授是不是驢子,那管大狗子什麼事?他們又不是仙大的人,要是他們想來仙大,大狗子啥也別說了,提高待遇,不來?對不起,我沒那義務。

  一是這些書在很多人的眼中就是一些技術類的書,但大狗子在後世整理它們的時候,可花了老鼻子功夫了,找人排版、校正、刊印,要保證所有的都沒有一點錯。

  老實說吧,幾年的時間在這些書上,狗子兄弟砸下了近三千多萬,自己開了一家印書廠,你說這些書不值錢?

  不值錢你去國外買,看西方國家賣不賣給你,技術封鎖不是說著玩的。

  二就是,二狗子說過人性,你白給的東西,人家永遠不覺得值錢。你白給人家一本書,和這術書花了無數錢財,偷偷摸摸搞到,在人的心中那能一樣麼?

  肖伯勝的想法,其實大狗子明白,他和很多人的想法一樣,你仙大圖書館裡這麼好的書,要拿出來,給大家看啊。

  李傳鋒自然要幫著自家的領導說話,於是說道:「卓先生,您也太小氣了?」

  大狗子淡然一笑:「不是我小氣,你去問梅麗堅人買航母的技術,人家賣你麼?還是你覺得航母就是一堆鐵?

  這是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體現,但綜合國力是什麼?就是知識。

  在你看來仙大的圖書館裡不就是一些書麼,你們錯了,它們不僅僅書,它是知識,而且知識從來就不是免費的,非常昂貴,可能一行字,一句話,就是一個科學家畢生的研究成果,你說他貴不貴?

  知識是強國之本,也是強國之源。

  歷史已經證明,所有僅強於貿易的國家,都是二流國家,大航海時代,最強的荷蘭、西班牙現在如何?代替它們的是工業國家英國,後來還有梅麗堅,以及我們的老大哥蘇聯,都強於知識,而不是強於貿易。

  你哪怕是賣出一千萬條襯衫,獲得了利潤也比不過玄門材料的一個矽圓廠!

  這就是知識的價值,也是高技術和低技術產品的天然鴻溝」。

  肖伯勝面無表情的聽著,聽到了最後,衝著卓興說道:「受教了!」

  「所以你說仙大圖書館的書值不值錢?」卓大狗子說道。

  其實卓大狗子的心裡早就樂開了花,這幣給他裝的,拿著後世人家說的話,到這個時代來裝自己的幣,真爽!

  「我回去和這些教授們說一下」肖伯勝說完一聲不吭的吃著飯。

  大狗子的話給肖伯勝的震動很大,他自己回到辦公室琢磨了很久,然後寫了一封信給自己的領導,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也把大狗子的觀點說了一下。

  裝完幣的大狗子心情更好了,免費白撈一些勞動力,關健還不用給錢,你說這事爽不爽?

  美滋滋的拖著菜,大狗子帶人來到了准老丈人家。

  現在正是暑假,學校里也沒什麼人,看門的老大爺依舊不敢攔大狗子的豪車,看到車停下來便給開了大門。

  於是大狗子又開始招搖過市,至於伸著腦袋看他的這些老師孩子家屬之類的,大狗子直接過濾——沒見過拍老丈人馬屁的啊!

  晏鈴鈴此刻正急吼吼的下樓,她睡的有點過了頭,忙著趕去上班。

  原本心情不錯,一看到大狗熊,她的心情瞬間不好了。

  「你來幹什麼?」晏鈴鈴柳眉倒豎,衝著大狗子吡了一句。

  大狗子笑眯眯:「瞧你說的,我為什麼大你不知道?」

  晏鈴鈴差點氣瘋了:「你這人怎麼這麼沒臉沒皮的」。

  「你這話說的,我想娶媳婦就沒臉沒皮了?娶不著媳婦我要這臉皮何用?」

  晏鈴鈴如同炸了毛的貓,不過這時候顯然不是和大狗熊算帳的時候,騎上自行車便要走。

  「這麼急要遲到了吧,小孫,送晏小……晏姑娘去上班」。

  小姐這個詞不好,大狗子不喜歡,用在別人身上無所謂,用在自己喜歡的姑娘身上大狗子不樂意。

  「好的!」

  「我不要你送!」

  晏鈴鈴倔強的騎上了自行車,踩上便跑。

  孫小周聽了卓興的話,直接開車跟了上去。

  不得不說,大狗子這仨司機都是一根筋,追上了晏鈴鈴按下了車窗說道:「晏姑娘,上車吧,你要是不上車我很難和我們先生交待,我就是一個上班的,您別為難我成不成?」

  晏鈴鈴快被氣死了,根本不搭理孫小周。

  就這麼著,晏鈴鈴一路騎到了劇團,也是被氣瘋了,把自行車騎的飛快,到了劇團才發現自己居然卡著點到了。

  孫小周是跟到了門口,看到晏鈴鈴進去才扭頭回來。

  當然了,上班的人也看到了這一幕,於是八卦聲再起。

  大狗子這邊哼著小曲上了樓。

  還沒等大狗子敲門呢,對面的大門打開了。

  李老師伸出了腦袋:「找鈴鈴吧,她上班去了」。

  「剛才樓下遇到了,謝謝您」大狗子卓興很有禮貌。

  這時候可不是他耍二百五的時候,老丈人的鄰居也是個助力不是?老話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把讚揚自己的人搞的多多的,我就不信了,你晏鈴鈴還逃的過人民群眾的呼聲!

  「您貴姓?」

  「我姓李」。

  「原來是李叔啊,李叔,您這麼早幹什麼去?」

  「買點菜!」

  「那您別買了,我這邊帶的多了一些」。

  大狗子說著手一招,身後的人立刻放下了箱子,大狗子拿過了李老師手上的籃子,直接給裝滿了。

  「這……這……怎麼好意思」李老師心中萬般情願,但表現的有些扭捏。

  「李叔,您看您,不就是一點菜麼,拿著!」

  大狗子很大方。

  這時候,晏家的門開了,晏爸看到大狗子站在門口,立刻說道:「小卓,這大早上的」。

  「叔,早上剛摘的菜新鮮,都是自家大棚種的」。

  大狗子和晏爸說話的這會功夫,跟來的幾個便把菜給搬家裡去了,然後跑的沒影了,不得不說,跟著大狗子這些人都機靈了,幾乎可以說和老闆達到了心有靈犀的境地。

  晏爸這邊傻眼了,文化人真抗不住大狗子這樣的貨,嘴上說著拿走,但是大狗子這邊直接給推進了門裡。

  「叔,您歇著,缺什麼下次和我說」大狗子把門一帶,人已經溜到了一樓,快的跟閃電似的。

  剛到樓下,突然間聽到有人輕聲叫自己,一抬頭發現是自己的小姨子。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