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宋小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於琴這時候正在給孩子們做早飯,休息天,大家都起的晚了一些。

  聽到敲門聲,扎著圍裙的於琴過來開門。

  當她看到門口站的是周志敏,頓時愣了一下神。

  「你怎麼來了?」

  「於琴,誰來了?」

  屋裡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於琴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

  屋裡的男人奇怪走到了門口,一看站在門口的是個三十來歲,打扮的很時尚的男人。

  「您是?」

  「我是周志敏,明明的爸爸」。

  「哦,快點進來坐,家裡地方小……」男人很客氣。

  坐下來周志敏也沒有心情和於琴還有她的丈夫多扯,這是工作時候養成的習慣,也是周志敏的本性。

  「把孩子給我吧」周志敏衝著於琴說道:「你家裡已經兩個孩子了,把明明給我」。

  於琴立刻搖頭:「不行!明明跟著我」。

  「你照顧不好他」周志敏說道。

  於琴望著周志敏:「我照顧不好你能照顧的好?」

  「我讓我爸媽過來帶」周志敏說道。

  「你帶,你在哪兒帶,把孩子送鄉下去?」於琴道。

  周志敏道:「我現在有房子」。

  「那還不是鄉下?」

  在於琴的眼中,出了國父門那都是鄉下。麒麟鎮和仙林鎮那邊很顯然包括在內。

  「孩子跟著我可以上國小,和國中,比這片的教育質量好多了。再說了,你也可以問問明明他願意跟誰」周志敏說道。

  周明明聽了立刻說道:「我要跟著爸爸,這裡哥哥姐姐老打我!」

  「你亂說!」這時站在旁邊的兩個孩子立刻跳了出來。

  周明明這邊也是急了,生怕自己不能跟爸爸回去,一掀自己的後背:「這就是你們打的」。

  周志敏看到兒子身上幾道紅印子,頓時板起來了臉。

  男人見了,直接怒了,伸手衝著自己兒女臉上各一巴掌「不長記性,我不是說過好好帶著弟弟玩麼?」

  「他不是我弟弟!」

  女孩哇的一聲哭了:「我沒有弟弟,媽媽,媽媽,你在哪兒啊,爸爸打我……」。

  好傢夥,這雞飛狗跳的!

  「把孩子給我,要不然那咱們就打官司吧」。

  周志敏才懶得管這家子的破事,直接抱起了孩子就要往外走。

  於琴伸手攔住了周志敏。

  「你不能把明明帶走?」

  「留在這裡天天挨打?」

  周志敏突然間對於琴生出了一股子厭惡,伸手撥拉開了於琴抱著兒子走出了屋子。

  周志敏抱著兒子,來到了馬路邊上,站到了公司站台。

  周明明摟著父親的脖子:「爸爸,我們去哪兒?」

  「回家?」

  「你有家麼?他們說你沒家,你沒出息,我說我爸爸不是這樣的,他很厲害,以前廠子裡很多人都是你教出來的……」。

  兒子的話讓周志敏淚流滿面,衝著兒子說道:「爸以後不會沒出息了,咱們有家,咱們也有大房子,爸爸帶你回家!」

  很快一輛與所有現在公交車都不同的車子,停到了路邊。

  周志敏掏出了自己的工作證,司機查驗之後便示意周志敏:「周工,您這是帶兒子出來玩?」

  周志敏的證件上寫著職位是二級工程師,現在廠子的二級工程師可不多,一個廠子也就十幾二十號,到了這層次,房子得是三室一廳小三室了。

  公司的房子現在分宿舍、兩居、大兩居、小三室、大三室、小四室,大四室,躍層和大平層,這倆上面還有小聯排和大聯排,再往上就是別墅了,住進大聯排以上,公司就配車了,哪還有會有人坐公交。

  大狗子的想法很簡單,房子待遇老子有的是,有本事你們來拿!

  重賞之下有勇夫!

  為什麼大家拼命,就憑這不該拼命麼?

  評級有黑幕?

  大狗子會想不到?就算是大狗子想不到,後世二狗子手下那些管理人員會想不到,不說百分百堵住了口子,但是你想鑽空子卻不容易,拉關係什麼的,大狗子最討厭了。

  保護技術人員的上升渠道,是大狗子死抓不放的硬道理,誰敢破壞誰滾蛋。

  「嗯」周志敏應了一聲,便帶著兒子坐到了座位上。

  兒子挺開心的,坐上了這麼漂亮的車這邊看看那邊摸摸,但周志敏卻開始琢磨起來,他覺得於琴不會這麼放棄,現在周志敏也不會放棄,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兒子被人家欺負,於是周志敏很快想到了公司剛成立的法務部。

  也只得這樣了!

  帶著兒子回到家,小傢伙立刻忘了被打這事了,滿屋子跑,覺得爸爸住的地方太棒了,邊跑邊咯咯笑。

  周志敏則是拿起了屋裡的電話,接上了法務部。

  法務部現在有人值班,一聽這事立刻來了精神,沒辦法呀,坐在辦公室沒事可干,他們也覺得自己好像很危險,這補貼拿不了幾個月就要散夥。

  沒官司可打,那總執不是覺得養自己這些人沒啥用嗎?解散了怎麼辦?一個月好些個錢呢!

  這個以後被人戲稱為石城必勝客的隊伍,現在只有小貓兩三隻,但是對於打官司的迫切程度可以說已經拉滿了。

  法務部的人來了,帶著周志敏和周明明去了附近的派出所,又是拍照又是留底的,把人家剛成立的仙林區派出所給好一通折騰。

  這時候哪有什麼律師啊,但現在周志敏就有了!

  忙了幾個鐘頭,在派出所的門口,法務部的人跟周志敏說道:「老周,別怕,這官司准贏。但你們先商量商量,不翻臉最好,但是翻臉咱們也不怕」。

  「謝謝啊,要不咱們去吃頓飯吧,這時間也不早了」周志敏人木,但是這點小門道他還是清楚的。

  「老周,您可別害我們,要是知道了丟飯碗的。為公司員工解決困難是我們法務部的責任」。

  幾隻小法貓一聽,立刻擺手。

  他們哪敢吃這飯啊,一封舉報信,落實了他們就得走人,收了錢那不進去關上一段時間出不來,輪橫,這裡誰橫的過卓總執。

  整個過程,周志敏都是迷迷糊糊的,送走了法務部的人,周志敏回到家,便看到宋小月站在門口。

  「小月,不是說讓你不要來了麼?」周志敏說道。

  宋小月道:「志敏哥,我也沒事,順路過來的。這是?你是明明對不對?」

  宋小月蹲在了周明明的面前問道。

  周明明點了點頭,緊緊拉住了爸爸的手。

  周志敏打開了屋門,帶著兒子和宋小月走進家裡。

  一進屋,宋小月便開始忙活了起來。

  宋小月人很利索,很快三菜一湯端上了桌。

  吃完之後,周志敏把孩子送回了屋,示意宋小月坐下來。

  「小月,你是個好姑娘,我這邊實在是不合適,馬上明明要跟著我,你說你這……」。

  「周大哥,我沒事」宋小月說道。

  周志敏一聽覺得你這姑娘怎麼這麼軸呢。

  宋小月是個敢愛敢恨的姑娘,她喜歡周志敏,先是因為周志敏的條件,後來也是看上了周志敏的能力,姨夫吳以恆動不動就夸的人,在沒什麼文化的宋小月眼中,那就屬於才子類型的。

  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宋小月也發現周志敏人很好,雖然沒什麼花言巧語,但是人實在,也不會說謊。

  於琴看不到的優點,宋小月都看到了。

  「我一定當自己的孩子一樣照顧明明的,周大哥你放心」宋小月說道。

  原本就不太工於言辭的周志敏這下子不知道怎麼說了。

  「反正你要好好想想,我一個老男人還帶著一個孩子,你一個小姑娘跟著我不合適」。

  「周大哥,你可不老,我們村跟你同齡的看起來比你大十歲不止,你顯得少興」宋小月說道。

  周志敏不禁有點莞爾。

  吃完飯,周志敏便開始工作看書記筆記。

  宋小月收拾完了,並沒有在周志敏家過多的停留,而是去了姨夫吳以恆家住了下來。

  吳以恆兩口子也高興有人說話,兒子媳婦都不在這裡,跟前有個侄女說說話也挺不錯的。

  宋小月和兩口子說起了明明的事情。

  「真狠啊,自己孩子被打成這樣……」吳以恆的老婆說道。

  吳以恆不屑的說道:「心不狠,能一心和小周這樣的人離婚?」

  吳以恆沒有見過於琴,但是能和周志敏離婚,這才多久啊,幾個月又嫁人了,吳以恆覺得這女人不簡單,至少不是個居家過日子的主,周志敏離的好啊。

  不得不說吳以恆對於周志敏是非常欣賞,天生就是搞技術的料。

  這不,才來多久啊,已經把機器摸透了,現在有消息說,周志敏很可能進攻關組,配合伏羲、玄門、微勝還有設計院搞新自動控制工具機。

  「可憐了孩子,你說鬧什麼鬧喲,不鬧房子不是有了?」吳以恆的老婆嘆著說道:「也是沒好命的!」

  三人聊了一會兒閒天,吳以恆看書,吳以恆的媳婦則是看起了電視,這時候電視也沒什麼好看的,但只要是上面有個人影兒,大家就會一直坐著看。

  吳以恆家的電視不大,十四寸的黑白電視機,國產的,就這,也是緊俏貨。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