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電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急吼吼的送完了大狗子,楊愛慧第一個跑回了家。

  然後抱著電視機的箱子就有點不肯鬆手。

  見趙麗萍回來了,楊愛慧說道:「嫂子,咱們看電視!」

  「看什麼電視啊,這電視我們這邊不要,等過兩天讓你哥送回爸媽那裡去」趙麗萍笑著說道。

  楊愛慧一聽立刻苦起了臉:「什麼?」

  看到總執給的新婚禮物是個電視,楊愛慧這心裡跟種了草似的,覺得以後自己可以天天過來嫂子家看電視了,誰知道嫂子居然不要電視,想把這電視給爸媽送過去。

  楊愛慧的單身宿舍離這邊並不遠,走路也就十來分鐘,她已經算好了,以後每天都過來嫂子這裡蹭上了一頓飯。

  「我和你哥也不怎麼看電視,在家裡擺著也就擺著了,不如送回去給爸媽看」趙麗萍說道。

  其實不是小兩口不想看電視,而是現在擁有一台電視就是一個大麻煩,像是楊愛國的師傅——傅明,家裡分到了房子,拿出了錢攢了幾個月的券,家裡買了一台電視機。

  自從買的電視機之後,家裡的人就沒有斷過。

  就算是大人不來,孩子們也會來家裡看電視。

  這時候大家鄰里之間的關係要更緊密一些,不像是後世,門對門不知道別人姓什麼,在這時候不會發生的,別說門對門,一個小區住久了大家也知道哪家和哪家。

  這樣,傅明的家裡就成了放映廳一般的存在。

  熱鬧是熱鬧了,但是學習的空間也沒有了。

  楊愛國和趙麗萍不是那種小富即安的人,更何況,現在各自的廠子裡也算是新一代的技術骨幹,且大家都在學習中。

  兩人商量了一下,便決定把這第一台電視機送到楊愛國家裡去,等過上兩個月,小兩口這邊攢一些錢,再買一台電視機給趙麗萍家老兩口子送過去。

  至於誰先誰後的問題,這時代可沒有後時代那麼多事,趙家是嫁女兒,不說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孝順公婆這個道理,趙家老兩口還是知道的。

  兩家都是實在人,也沒有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

  「啊,那我不是沒地方看電視了,聽說馬上公司的電視台就要建好了,會播一些國外的片子……」楊愛慧說道。

  楊愛國聽了,訓起了妹妹:「別整天就想著玩,想想自己的工作,工作都做不好還想著看電視」。

  「行了,愛國,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說點開心的」李巍笑著打斷了楊愛國的訓妹之詞。

  今兒來的都是年青人,很多還都和楊愛國小兩口子一樣,是返城的知青,有男朋友的在聯旗這裡數量不算多,所以今兒小兩口結婚,這男男女女的在一起,雖然不算是相親會,但也有那麼一點味道。

  大家都是飲食男女,平常沒什麼接觸的機會,現在難免就會有這麼一兩對,對上了眼。

  前幾個月,是國營廠上班的小伙子,小姑娘看不上聯旗的小伙子小姑娘,覺得他們是私人企業的,層次有點低,萬一哪一天這風向變了,這些人就得倒霉了。

  所以在聯旗這邊上班的小伙子小姑娘便處於相親市場的底層。

  但現在幾個月過去了,這種想法來了個大調個,在聯旗工作的小伙子小姑娘們又看不起國企的小姑娘小伙子了。

  覺得他們一個月拿那點錢,還買不到什麼東西,自家肚子都填不飽!要是兩口子都在聯旗的企業上班,小日子肯定過的紅紅火火的。你看我不順眼,我還瞧不上你呢。

  鬧騰到了八點多,女孩子們做飯,男孩子們閒扯,最後大家吃吃喝喝的,楊愛國這婚就算是正式結完了。

  送走了客人,把桌子還給對門,還桌子的時候還送上了一袋喜糖。

  小兩口回到了屋裡。

  「咱們這就算是結婚了?」楊愛國望著趙麗萍笑著問道。

  趙麗萍回道:「要不怎麼?」

  楊愛國道:「沒什麼,這幾個月就像是做夢一樣」。

  現在一回頭,幾個月前迷茫的楊愛國,和現在的楊愛國,一時間讓楊愛國自己都生出了一點感慨。

  剛回城的時候,楊愛國是一門心思想找個單位,但是到哪兒都得要走關係,一下子回城了好幾萬年青人,各大廠子哪裡能安置的下。

  連個工作都沒有,談對象什麼的那就是空話,那時候的楊愛國也沒有敢想。

  就在他迷茫的時候,看到了聯旗開辦了夜校,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報了名,誰想到分到了現在的單位。

  現在的黑筏設計院,裡面可是高手如雲,除了以前的老師傅們,還有歸國回來了,有些人在國外的大公司都工作十來年了,那水平原來的老師傅都讚嘆。

  老師傅讚嘆這些人的水平,而歸國的這些人又讚嘆黑筏的設備,直言國外最牛的設計院也不過如此了。

  楊愛國現在是如魚得水,覺得每一天都能汲取到新鮮的知識。

  趙麗萍沒有猜到自家的丈夫現在腦子裡想的什麼,笑道:「誰不跟做夢一樣,幾個月前,我和姐姐還擠在一個小房間裡,我爸媽在門口搭的,進去都得彎著腰,上個廁所得走一百來米,洗澡還得去澡堂子裡……」。

  小兩口說著,便躺到了床上,兩人並排躺著,望著頭頂的圓燈。

  「是啊,誰想到現在咱們一結婚就有個這麼好的地方住了呢」楊愛國說道。

  「咱們要努力,過些日子爭取換個大房子」趙麗萍說道。

  楊愛國點了點頭:「嗯,換個大房子,就算是生三四個孩子,每個孩子也都要有自己單獨的房間」。

  說到了孩子,趙麗萍有點害羞了。

  楊愛國這邊一扭頭,看到媳婦的模樣,便有點不老實了起來。

  「嗯~嗯~!關燈!」

  趙麗萍小聲的說道。

  楊愛國顛顛的跑到了門口,啪的一聲把燈給關了。

  第二天是周未,楊愛國和趙麗萍九點多鐘起了床。

  「要不今天你在家裡休息,我把電視送回去」楊愛國說道。

  趙麗萍卻道:「沒事,我要是不回去不好」。

  昨兒小兩口折騰的有點久,楊愛國怕自己的媳婦不是那麼方便。

  但是趙麗萍卻是堅持要一同回去,覺得讓丈夫一個人回去,有點不妥。

  於是小兩口起床洗漱,趙麗萍打扮了一下,此刻的趙麗萍可不像幾個月前了,這時候的趙麗萍穿著一條黑白碎花的連衣裙,腳上是一雙高根皮鞋,手上還有個紅色的小女士包,頭髮梳成了兩個辮子在腦後盤成了一條,辮子梢繫上了一朵珠花。

  後世看來有點土氣的打扮,現在放到石城那是穩穩的潮流,不說別的,只說腳上的那一雙高根皮鞋,走到大街上都不知道要抹殺多少大姑娘小媳婦的眼神。

  「別騎車了,咱們坐車回去」楊愛國疼媳婦。

  趙麗萍點了點頭。

  於是兩口子,楊愛國抱著電視機,趙麗萍這邊則是拎著小包,兩口子就這樣出了門。

  「小楊,你這是要把電視送哪裡去?」

  到了樓下,便遇到了隔壁樓道的人。

  這位歲數比楊愛國大些,已經結了婚,媳婦是以前插隊時候娶的農村姑娘,原本按著條件,這位是不能回來的,

  但是聯旗這邊一招人,膽兒奇大的他便偷偷騎著自行車,騎了三百多里地回來了,原就是有手藝的,考過了之後,有了聯旗的交涉他回城的手續就不是問題了。

  正因為他結了婚,所以一開始的時候,他就住在這裡,算是這裡的老居民了。

  「我們也不怎麼看,送回父母家去」楊愛國笑道。

  「孝順!」鄰居贊了一聲。

  「你這是?」

  「回單位,家裡小子吵的很」這位說道。

  家裡的孩子吵,大多數都是藉口,有些人就想著去單位學習,當然,還能混上兩頓飯,這已經是很多人的常態了。

  如果不是結婚,此刻的楊愛國估計也在單位笨鳥先飛呢。

  這時候的年青人對於學習有著後世沒有的勁頭,對於知識的渴望程度也是讓後世人汗顏,找著點時間就會學習。

  兩口子和這位一直到了門口,楊愛國小兩口子上了往市裡的車,這位則是上了去公司的車。

  一路上回城的人還真不少,很多都是像楊愛國和趙麗萍這樣的返城知青,所以車上也熱鬧,大家便聊了起來。

  到了父親的單位,楊愛國重新抱上電視機,趙麗萍依舊跟在楊愛國的後面。

  一進了家屬區,剛到最後排的平房區,便有認識楊愛國的鄰居們喊了起來。

  「老楊,老楊,愛國兩口子回來了」。

  楊建新和余巧兩口子正在門口擇菜呢,聽到這話立刻站了起來。

  剛站起來便看到兒子抱著個大紙箱子,紙箱子上面畫了個電視機,上面還寫著無線電二廠之類的。

  「電視,電視~!」

  院中一幫孩子,圍著楊愛國跳著鬧騰著。

  「爸媽!」

  「爸媽!」趙麗萍也跟著叫了一聲。

  「哎,哎!快到屋裡坐」余巧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笑的眼睛都快眯成了一道線。

  楊建新張口說道:「抱這東西回來做什麼」。

  「爸,麗萍說您二老在家也沒什麼事,抱個電視回來給您看看」楊愛國突然間會說話了。

  趙麗萍笑道:「爸媽,我們看電視的機會不多,您二老正合用」。

  「我跟你爸看什麼看」余巧說道。

  嘴上這麼說,但是臉上的笑容那是藏也藏不住,自家的兒子有出息了,抱回來一個電視機,不說別的,在鄰居們面前是長足了臉。

  電視抱進了屋,楊愛國便把紙箱子給拆了,把裡面的電視機給抱了出來。

  電視機是黑白的,不是大家見到的十四寸,而是十七寸的,也不是臥式的設計,而是立式的。

  外面是黑色的電鋸木,這玩意仿的木頭紋,但是其實是一種塑料,球面的顯示屏,外面還有一層玻璃罩子。

  大狗子也不知道這罩子有什麼作用,反正他也不用這破玩意兒。

  但在這裡,這台電視機一拎出來,那惹殺了一片目光。

  有電視還不行,還得有信號,現在的信號可不是閉路信號,更沒有什麼機頂盒之類的,都是屋外的天線。

  這台電視機就自帶了天線,幾根金屬管子一組合,接出兩條線來,便是簡單的室外天線了。

  就這樣還不得,還得有個竿子把這天線給立起來,立的越高,天線越大,能接收到了信號也就越好。

  也虧得現在石城還沒有林立的高樓,找來一根長竹竿子,把天線往細頭一捆,把竿子立起來便是一根接收天線了。

  忙活這事也不是楊愛國一人,幾個鄰居搭手,不到半個小時,這天線就立了起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