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湊熱鬧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把天線和電視後面的接收信號的螺絲一擰,電源一按,電視便發出了啪的一聲輕響。

  瞬間屏幕上就出現了黑白的雪花。

  電視上有兩個旋扭,一個是頻道,一個是音量,楊愛國這邊擰了一下頻道,咔咔的響聲響了兩下,一個人影出現在了電視的畫面中。

  「今天上午……」。

  電視裡正放著新聞。

  這時在場所有的孩子都安靜了下來,一雙雙小眼睛盯在了電視屏幕上。

  楊愛國想看看電視可以收到幾個台,擰了一圈,這才發現僅有兩個台,一個是央台一個是散江台。

  「愛國哥,你擋著我了」。

  一個小傢伙嫌棄楊愛國擋著他看電視了,於是楊愛國笑著挪到了一邊。

  所有人這時候都望著電視看的入神,哪怕是現在電視上正在放新聞。

  「愛國」

  聽到有人叫自己,楊愛國一扭頭,發現鄰居劉叔正衝著自己招手,於是便走了過去。

  楊愛國離開了看電視的人群,有幾個中年男人也跟著湊了上去。

  楊愛國散了一下煙,楊愛國不抽菸,帶上煙也是為了應應場,工作的時候單位也不讓抽菸,老煙槍們解決的地方是吸菸室,所有辦公區都有這麼一塊,但是工作的地方是嚴禁菸火的。

  於是這個愛好楊愛國也就沒有養成。

  「好煙!」

  「我不抽」說著楊愛國把剩下的煙放到劉叔的手中。

  「愛國啊,你那邊能不能幫著找找關係,應東這小子這次又沒有考上,哪怕進你的單位打打雜也好啊,省的整天在家無所事事的,老是和外面的人胡混」劉叔張口說道。

  楊愛國哪裡敢答應這事,他也沒這本事啊,別說是他了,他們部的主任都沒有這樣的本事。不是說主任就不能進人,但是進人那是要考核的,這考核也不是主任考核。

  在黑筏工作了這麼久,楊愛國最深的感受就是制度,非常刻板的制度,當然這裡的刻板是褒義詞。

  制度之下,每個人的機會都平等,這句話已經深入人心,要不然都靠走關係,哪裡會有這麼多人拼了命的學技術提高自己啊,拍馬屁不就得了。

  拍馬屁是拍不出高科技的,這是總執的原話。

  「叔,我可沒這樣的本事,說實在的,我們單位我就是最低一層的那個」楊愛國說道。

  想了一下,楊愛國道:「應東沒有去夜校?哦,現在該叫仙大附屬職業技術學校了吧」。

  「他考了,但是沒有考上啊,這時候想考可沒那麼容易了……」劉叔有點感慨。

  「對啊,現在一百人考,僅有十幾人的錄取率,而且今年很多高中生也考,像是我們家馳子怎麼可能考的過人家嘛」陳叔也說道。

  以前這幫人都覺得私人辦的企業,哪裡有國營企業有保障,孩子去學這玩意不是浪費時間嗎,還是找個國營廠子踏實。

  於是很多人對於夜校抱著一種不屑的態度,要不然也不會有楊愛慧下午去報名,還能報上電子班的情況了。

  但現在幾個月過去了,又不一樣了,因為只要是在聯旗工作的,一個個回來都是白乎乎的,臉上一丁點菜色也沒有,回來還說他們食堂每次吃飯的時候選菜都有點挑不過來。

  更主要的是這些孩子們一回家,不是手上拎著兩三斤肉,就是帶幾個罐頭什麼的。

  肉就不必說了,誰家一炒肉,隔壁幾家都能嗅到肉香,這時候人的鼻子就是這麼好。

  罐頭之類的,現可是送禮的硬通貨,上人家拎幾個罐頭,尤其是肉罐頭那是挺有面的事情。

  還有一些孩子回之後,生活都有點不習慣了,像是老劉就見過在那邊廠子回來的孩子,上旱廁的時候,在門口吐的不像個樣子。

  一問,

  人家現在聞不了這味了。

  「這麼嚴了?」楊愛國也吃了一驚。

  他現在上班,注意力全在上班上了,哪有心情問這些事,他家裡二弟在國營廠子上班,妹妹也在聯旗名下上班,家裡沒閒人,所以這事他也不關心。

  劉叔道:「可不是麼,現在城裡都說考職校那是小高考」。

  聽到劉叔幾人說,楊愛國也挺感慨的,自己那時候報名真輕鬆,到那裡領張表聽課就行了,再看看現在,估計要是自己去報也不一定報的上了。

  有的時候機遇就是這麼神奇,楊愛國一出來便到了黑筏設計局。

  但如果你現在想進黑筏,肯定要是大學生,要不就是歸國技術派,別說是待業的了,職校的人已經不太可能了。

  就算是能,那這位也是天才中的天才,鳳毛麟角一般的人物。

  時也!命也!

  幾位叔叔從小看的楊愛國長大,現在求上了門,楊愛國卻真心幫不上什麼忙,心裡不免有點慚愧。

  想了一下,楊愛國說道:「幾位叔叔,走後門這事我真的幫不上什麼忙,我也不騙您幾位,我們公司要是發現走後門,走後門的人連著讓你進來的人都得開除」。

  一位聽了不有點不相信:「有這麼嚴的廠子?」

  楊愛國點了點頭,其實只有進了單位你才知道單位的規章制度有多嚴。

  可是一但你適應了這種環境,你就會發現這個制度對於純搞技術的人來說有多順暢。

  不需要你在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上花時間,對所有人都一樣,就是公平,要不然楊愛國這樣沒有後台,家境一般的人,跟本比不上別人。

  但現在這話說出來,大多數人都不相信,他們還活在老套路中,覺得送點禮,咬個牙當回孫子就能進聯旗名下的企業,那只是他們一廂情願。

  「我不知道別的廠子如何,但是我們單位是這樣的。

  實行的叫項目制,像是我現在的項目組,就是負責人找人,公司立項目,經費是一定的,出了成果的獎金也是標好的,如果你多要了不必要的人,那項目獎金就要多分出一些來……幾年沒有項目,那你這個人就得離職了」楊愛國和叔輩們說道。

  「嘶,那不是一個人能幹就能全拿了獎金?」

  「獎金多少?」

  大家七嘴八舌的問起來。

  楊愛國說道:「這是看項目的,有的多點有的少點」。

  「比工資高麼?」

  「高,還高不少」楊愛國說道。

  楊愛國沒有說具體的數字,是怕嚇到了這幫叔伯,他們一個月四五十塊錢,你跟他們說你一個項目成功獎金能分到三四千,他們也接受不了。

  而在聯旗名下的企業就是這樣,你攻克了一個項目,或者說你的建議能提高成率,都是有獎金的。

  錢驅動這些技術人員創新,提高技術水平,所以人人爭先,人人鑽研。

  「要不這樣吧,我回去找一下我學習的時候筆記,應東他們想考兩個門類,我這邊再幫著要一下別人的筆記,讓他們預習一下,說不定就比別人容易一些」楊愛國說道。

  「也只有這樣了」。

  這些人說真的也沒有完全指望楊愛國,畢竟楊愛國也不是個領導,也不能做什麼主,這次過來問問就是死馬當活馬醫。

  又聊了兩句,一眾叔伯們回到了電視機前,和大傢伙一起看起了電視。

  楊建新見兒子旁邊沒人了,於是走了過去。

  「電視你們留著看好了,給我們抱回來做什麼,媳婦沒有意見?」楊建新小聲的問道。

  兒子把電視送回來,楊建新的臉上自然是有面兒,現在這玩意可是新鮮貨,誰家有個電視,周圍一票人羨慕。

  但是楊建新更關心自家兒子和媳婦的日子過的平安不平安,做為父母總是這樣,哪怕是楊愛國馬上都三十了,在他們的眼中依舊是小孩子。

  生怕楊愛國自己一根筋要把電視給送回來,媳婦嘴上說著同意,但是心裡不樂意。

  如果是這樣的話,楊建新就得說說兒子了。

  小兩口結婚,楊建新老兩口也沒有給什麼東西,上兩個月老二剛結婚,兩口子哪裡還能掏的出錢來。

  所以老兩口的心中覺得有點虧了大兒子和大兒媳婦,現在小兩口還抱個電視回來,楊建新兩口子高興是高興,孩子有人份心意,但是要是弄的小兩口子不開心,他們哪裡還有心思看電視啊。

  「麗萍真的沒意見,其實這主意還是她先提出來了,我們兩人平常都很忙,回到家都十來點鐘了,就算是回家也是看書查資料什麼的,哪裡有時間看電視」楊愛國解釋道。

  楊建新聽了,張口說道:「你要對人家麗萍好一點,嫁了你咱家什麼都拿不出來,你要是鬧什麼妖蛾子,我和你媽可不能讓你!」

  楊愛國笑道:「爸,你把我當什麼人了,放心吧」。

  「對了,你丈人那邊也要照顧一下」楊建新說道。

  「我知道了,過幾個月我們攢點券,給老丈人家也弄一台電視」楊愛國說道。

  楊建新這才點了點頭,回到人群中看起電視來。

  楊愛國這邊送電視回來,原本想著和父母安安生生的吃頓飯,但現在這情況是不可能了,自家的弟弟,弟媳兩人回來的時候,直接和老兩口,以及鄰居們一個樣,端著碗圍著電視機,哪怕是上面有個人影,大家都一副忘了吃飯的模樣,看著電視連端在手上的飯都來不急扒拉一口。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