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傻柱背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三大爺見李喬如此硬氣,便也不再問他。

  轉而看向傻柱:「傻柱,你呢?你的雞是哪裡來的?」

  傻柱是一副混不吝的態度:「買的唄,還能是哪裡來的?總不能是三大爺你送給我的吧!」

  「傻柱,嚴肅點!」

  三大爺一拍桌子,「我問你,你哪兒買的?東單菜市場還是朝陽菜市場?」

  傻柱不假思索:「朝陽菜市場。」

  一聽這回答,秦淮茹頓時滿頭黑線。

  她知道,傻柱這二貨上當了。

  就在這時,二大爺橫插一槓子,說道:「三大爺,現在是問李喬偷雞案,你老是揪著傻柱幹什麼?李喬雖然能提供票據,但不能證明他清白,萬一他昨天買了一隻,今天偷了一隻呢,票據上可沒顯示購買時間!」

  李喬:「……」

  許大茂趕緊附和:「就是!我就懷疑他鍋里燉的那只是我家的老母雞!別的雞沒那麼肥,也沒那麼多油!」

  李喬:「……」

  「李喬,說,是不是你偷的?」

  二大爺中氣十足,厲聲喝問。

  一副威嚴的樣子,壓迫感十足。

  要是再來點BGM,完全就是公堂審案的架勢。

  而李喬,就是那個「瑟瑟發抖」的被審囚犯。

  真是個老官迷啊!

  李喬心中暗嘆。

  可惜,李喬不會讓他如願。

  李喬本來還有點社恐,不敢大膽發言,但一看現在這種情況。

  社恐?麻蛋,先滾一邊去吧!

  等我弄死這幫冤枉我的人再說!

  「二大爺,過分了啊!」

  李喬迎著二大爺的目光,絲毫不懼,「你想偏袒傻柱,用不著把我推出來頂缸吧?剛才三大爺已經問出破綻了,你為什麼橫插一槓子?」

  三大爺立刻說:「沒錯!傻柱說他在朝陽菜市場買的雞,可朝陽菜市場離咱們這兒至少四、五十分鐘的車程,再加上買雞、宰雞的時間,傻柱,你什麼時候下的班?」

  傻柱在看到秦淮茹翻白眼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他和秦淮茹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擔心。

  傻柱東張西望,抿抿嘴唇,不說話。

  又偷偷瞄了一眼秦淮茹,發現她正用楚楚可憐的眼神看著他,似乎在乞求他。

  那可憐的眼神,一下子抵達傻柱的內心深處。

  許大茂幸災樂禍,跳出來說:「好啊,傻柱,原來真的是你啊!」

  這時,二大爺再次開口:「也許,還有一種可能啊,傻柱鍋里燉著的,不是許大茂的雞。」

  眾人不解的看著他。

  二大爺解釋道:「眾所周知,傻柱是咱們軋鋼廠職工食堂的廚師,也許這隻雞,是他從食堂帶回來的。」

  這話一出,眾皆譁然。

  傻柱急眼了:「哎哎哎,二大爺,你胡說什麼呢?誰從食堂帶雞回來了!偷許大茂一隻雞沒什麼,但偷工廠一隻雞,那可是盜取公物。好傢夥,那就不是在這兒開會了,而是開全廠批鬥大會!」

  三大爺趁機落井下石:「那要看怎麼說了,傻柱,你每天下班都帶著個網兜,網兜里的飯盒裝的什麼呀?」

  眼見事態的發展有點不可控,一大爺不得不表態了:

  「行了,都別扯別的了。廠子裡的事歸廠子管,大院裡的事歸大院管,不要混為一談。」

  一大爺一槌定音,大家頓時都不再說話了。

  「何雨柱,許大茂家的雞到底是不是你偷的?」

  一大爺的語氣很重。

  傻柱抬頭看了看他,欲言又止。

  然後又轉頭看了看秦淮茹。

  秦淮茹正一臉乞求的看著傻柱,令傻柱心下不忍。

  「就算是吧。」

  傻柱給了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其實他心裡明白,偷雞的是棒梗,但礙於秦淮茹的面子,他必須背這個黑鍋。

  秦淮茹稍微鬆了口氣。

  但大家顯然對這個答案不滿意。

  於是鄰居們議論紛紛。

  許大茂更是滿眼怒火的盯著他。

  一大爺為了平息眾怒,就代大家問道:「什麼叫算是啊?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難道大家還會冤枉你啊?」

  二大爺:「你說,到底是不是你?」

  三大爺:「前面不要加修飾詞語。」

  秦淮茹滿懷忐忑的看著傻柱,生怕他反悔。

  一大爺還在為傻柱脫罪做最後的努力,可惜,傻柱不能領情。

  只見傻柱閉著眼睛,咬牙道:「是。」

  二大爺:「是什麼?」

  傻柱:「是我偷的。」

  秦淮茹聽到此話,徹底放心,緊繃的身體慢慢放鬆,腦袋收回,慢慢低下,唇角微勾。

  她知道,自己兒子棒梗清白了。

  三大爺問:「什麼時候偷的?」

  傻柱翻著白眼,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昨晚半夜,兩點,跟周扒皮一個點兒。」

  鄰居們被逗得哈哈大笑。

  許大茂和婁曉娥也笑了。

  二大爺說:「聽聽,聽聽,咱們院裡出賊了,出大賊了!大家說說,該怎麼辦吧?」

  眾人相互對視,都不言語,目光看著三位大爺。

  一大爺見事情無法善了,就意有所指地說:「何雨柱,你最近是不是跟許大茂鬧了點矛盾啊?」

  傻柱起初還沒反應過來,愣了愣,很快就回過神了。

  於是把頭一抬,挺起胸膛。

  大聲嚷嚷道:「對啊,他許大茂跑到我們食堂,跟我們領導說,我跟秦淮茹有不正當男女關係。秦淮茹,是有這事吧?」

  他回頭問秦淮茹。

  秦淮茹多聰明啊,反應極快,立馬接話道:「是啊,一大爺,這許大茂總是滿嘴噴糞,這事兒是不是也該說道說道?」

  婁曉娥狠錘許大茂:「真的那麼說了?」

  許大茂也懵逼了,支支吾吾:「我……我喝多了,我哪兒知道我說了什麼啊?」

  一大爺見此,趕緊說道:「大家都聽到了,何雨柱偷雞,不能算是品德不端,頂多算是伺機報復,畢竟許大茂有錯在先。大家說對不對?」

  秦淮茹見機,立刻大聲回應:「對!」

  鄰居們就跟著附和。

  傻柱對許大茂翻了個白眼。

  許大茂哼了一聲,非常不爽。

  一大爺做最後總結:「好了,事情搞清楚了,希望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大家都要引以為戒。二大爺,三大爺,咱們這個會是不是就開到這兒?」

  許大茂聽見這話,趕緊說:「一大爺,這可不行,我家那隻雞他白吃了?」

  二大爺問:「你打算讓他怎麼賠你?」

  婁曉娥心直口快:「兩塊錢。」

  說著,還用手指比劃著名。

  許大茂趕緊拉住她:「去去去,兩塊錢哪兒夠,我那可是老母雞!」

  傻柱道:「老母雞也是雞,市場上一塊錢就夠了。」

  三大爺道:「傻柱,話不能這麼說,也許人家那老母雞是留下來下蛋的,所以要加倍重罰。」

  許大茂趕緊說:「三大爺說得對,我那隻老母雞就是養著下蛋的,按十天七個雞蛋算,我打算養一年,等我媳婦懷孕坐月子使。」

  傻柱嘲笑道:「得了吧,還坐月子,還下蛋?你媳婦會下蛋嗎?結婚多少年了,一點動靜都沒有,要下早下了。」

  這話逗得鄰居們哄堂大笑,秦淮茹抿嘴直樂。

  許大茂和婁曉娥氣得滿臉通紅。

  許大茂道:「傻柱,你侮辱我人格。」

  婁曉娥罵道:「傻柱,王八蛋!」

  傻柱樂了:「別提蛋的事,啊。」

  許大茂說不過,只能求助:「三位大爺,你們評評理。」

  三大爺說:「你把傻柱的雞端回去,再讓他賠你五塊錢,這件事就算結了。一大爺,二大爺,你們看呢?」

  一大爺早就煩了,點頭道:「就這麼定了,散會!」

  傻柱、秦淮茹不願意。

  許大茂卻很得意。

  「慢著!」

  一個聲音陡然響起。

  讓大家的目光重新集中在了一個人身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