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大茂賠雞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李喬?

  眾人聽到聲音,回頭發現是李喬在說話。

  眾人都好奇的看著他。

  李喬之前一直在關注事態發展,沒有出聲。

  此刻眼見傻柱的事情完了,大家要散,於是開口叫住了大家。

  李喬將社恐拋到一邊,大聲說道:「三位大爺,各位鄰居,許大茂闖進我家大吵大鬧,還冤枉我偷他的雞。」

  「然後二大爺召開全院大會來聲討我,最後發現是子虛烏有的事,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是不是太便宜他們了?」

  二大爺惱怒道:「那你想怎麼樣?」

  李喬道:「我的要求也不高,賠我五塊錢。」

  許大茂道:「不可能!你也太異想天開了,我又沒拿你的雞,憑什麼賠你五塊錢!再說,你也沒有什麼損失!」

  「怎麼沒有損失?這件事可大可小,往小了說影響我的心情,往大了說影響我的名譽。八卦傳開了,不知情的人就會以為我人品不好,是個小偷。以後走在路上就會對我指指點點,敗了人品,這樣我娶媳婦可就困難了。」

  許大茂道:「反正我不賠!」

  傻柱道:「李喬,你這不是胡攪蠻纏嗎?這是訛錢啊!」

  李喬不理他們,直接看向三位大爺:「我不能平白無故受冤枉啊,三位大爺,你們怎麼說?」

  一大爺道:「你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許大茂,你給李喬道個歉就行了!」

  李喬當然不同意:「一大爺,你這樣斷,我可不服啊!以後院裡要是有事沒事,都可以衝進別人家裡大鬧一場,事後,道歉了事,你們大家接受嗎?」

  「這樣肯定不行啊!」

  一個鄰居說。

  「是啊,如果我家剛做好飯,有人衝進來掀了桌子,事後道歉了事,我肯定不答應啊!」

  另一個鄰居說。

  「這樣多敗興啊,嚇到孩子怎麼辦?」

  第三個鄰居說。

  傻柱盯著李喬,道:「你小子行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今天不解決,以後就會有,有樣學樣嘛,一大爺你說呢?」

  李喬說道。

  一大爺瞪著李喬:「你到底想幹什麼?」

  李喬道:「沒什麼,只是事情發了,不能輕易揭過去,那樣犯事成本太低了。至少要有個教訓吧,賠我五塊錢。」

  一大爺怒了:「胡鬧!」

  說完,轉身就要走。

  一看一大爺要走,眾人都準備散了。

  李喬不慌不忙地說道:「既然院裡三位大爺不能公平公正地處理問題。那麼今天的事情,我去報警解決。」

  這話一出,秦淮茹頓時慌了。

  報警?

  那她的棒梗怎麼辦?

  警察一來,棒梗偷雞的事情還能瞞得住?

  情急之下,秦淮茹趕緊拉住李喬的胳膊,說道:「多大點兒事啊,咱們院裡就能解決,有必要去報警嗎?那樣會影響咱們院的聲譽。在街道、街坊鄰居那裡都不好看。一大爺,你說呢?」

  她一邊說一邊朝傻柱示意。

  傻柱也趕緊說道:「是啊,三位大爺,院裡的事,院裡解決,傳出去,影響咱們先進四合院的榮譽啊!」

  一大爺見李喬如此固執,甚至要報警,頓時頭疼不已,這小子太不給面子了。

  一大爺一向是最看重大院榮譽的,他可不想讓外人看他的笑話。

  再加上有傻柱和秦淮茹求情,他也不想把事情鬧大,於是就改口:「許大茂,既然事情是你惹出來的,就由你自己了結。」

  許大茂頓時傻眼了:「不是吧,剛才不是這麼說的。」

  三大爺道:「剛才是剛才,現在是現在。許大茂,誰叫你污衊人家李喬了。不過李喬,賠你五塊錢也實在太多了,這樣吧,就賠你一隻雞算了。做事要有始有終,這件事從雞開始,就從雞結束。」

  一大爺道:「就這麼定了。許大茂,把你家剩下那隻雞賠給李喬。大家要引以為戒,以後做事不要衝動,要了解清楚了再說。」

  一大爺一槌定音,根本不給許大茂任何反駁的機會。

  許大茂欲哭無淚,只能把家裡剩下那隻老母雞抱來交給李喬。

  李喬接過雞,並不說話。

  許大茂鬱悶極了:「特麼的,辛辛苦苦搞來兩隻雞,老子連一口都沒吃到,全進了別人肚子!」

  婁曉娥道:「傻柱,給錢!」

  許大茂憤憤地去傻柱家端走了砂鍋。

  傻柱白忙活一場,連口雞湯都沒喝上,還白白損失了五塊錢,也挺鬱悶。

  更鬱悶的是,他還背了一口大大的黑鍋,真是有苦說不出。

  李喬拿到許大茂的雞,就愉快的回家了。

  到了家,把雞往農莊裡一扔,讓它和其他三隻雞一起在山林里撒歡兒。

  這時,瓦罐里燉的黃油老母雞也好了,他撕下一隻雞腿,美滋滋的吃了起來。

  ……

  傻柱家。

  何雨水剛到家,就聽說哥哥賠了五塊錢,趕緊找哥哥求證。

  「哥,我聽說你賠了五塊錢,是真的嗎?」

  「何止五塊錢啊,給你帶的砂鍋燉雞,都被端走了!」

  「哥,那雞真是你偷的啊?」

  「你看你哥像偷雞的人嗎?」

  「哥,那你不能就這麼認了啊。不行,我得找三位大爺去!」

  「算了,我都已經認了,再鬧有什麼意思。再說,秦淮茹也不希望我翻案。」

  ……

  秦淮茹家。

  把三個孩子哄睡,秦淮茹就悄悄走出家門。

  賈張氏從床上骨碌爬起來,從門縫裡盯著秦淮茹的背影,惡狠狠道:「騷狐狸,敢對不起我家東旭,我就掐死你、撓死你、咬死你、活埋你!」

  秦淮茹來到院裡,正好看到傻柱準備進屋。

  「傻柱。」她叫住了他。

  她說:「謝謝你啊,幫我背了黑鍋。」

  傻柱道:「哎喲,多大點兒事,不就五塊錢嘛,你讓許大茂等著,你看我怎麼拾掇他!」

  秦淮茹道:「三大爺也是,處處挖坑,防不勝防,我覺得許大茂一定給他小恩小惠了。」

  傻柱道:「正常,正常。」

  秦淮茹:「還有,二大爺也不對勁,我覺得二大爺有問題,真的。」

  傻柱:「他那人就那德行。老想在院裡顯擺,擺官架子,耍威風,有什麼呀!」

  秦淮茹:「李喬也是,唯恐天下不亂,得理不饒人!」

  傻柱道:「是啊,那小子倒讓我有點刮目相看。別看他不聲不吭的,沒想到,倒挺有手段,連三位大爺都擺不平他。就是有點小氣,一隻雞而已,居然鬧出這麼大動靜。」

  秦淮茹道:「李喬有兩隻雞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從他那裡借只雞……我家棒梗,都兩頓沒吃肉了。」

  說話間,秦淮茹的目光朝李喬家瞄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