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提款機要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何家。

  傻柱洗完澡,換上一身新衣服、新褲子。

  又把平時舍不穿的新皮鞋拿出來,小心擦拭一道,穿上。

  何雨水看著他,不解道:「哥,這不年不節的,你捯飭成這樣,準備幹啥啊?」

  傻柱道:「嘿,我的傻妹妹哎,你哥我現在還能幹啥?當然是解決頭等大事——相親!」

  何雨水:「跟誰相啊?懷茹姐知道嗎?」

  傻柱看了一眼妹妹,說:「當然不能讓她知道。要不然我這親還相得成嗎?」

  何雨水:「那不行,我得去告訴懷茹姐。」

  這小丫頭也是被秦淮茹給洗腦了,處處替秦淮茹著想,生怕自己哥哥背叛秦淮茹。

  傻柱急眼了,攔住她:「說啥啊,不許說!給我好好在家呆著。」

  說完就鎖上門,自己走了。

  何雨水被鎖在家裡,急得團團轉。

  ……

  賈家。

  賈張氏趴在門縫裡偷窺。

  看到傻柱出門,就嘟囔道:「傻柱這死絕戶,捯飭得人模狗樣的,這是要去哪兒幹啥啊?有這閒工夫,也不知道去食堂弄點好吃的,孝敬一下我!」

  秦淮茹在廚房做飯,聽到這話,手中的鏟子就頓了一下。

  傻柱要出去?

  還捯飭得很乾淨?

  這是要去見誰啊?

  怎麼沒跟自己說過?

  憑藉著女人天生的敏感,秦淮茹立刻意識到,這裡面有事。

  「傻柱有事瞞著我!」

  秦淮茹很快得出這樣一個結論。

  「不會是跟人相親去的吧?」

  秦淮茹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自己的舔狗,要拋棄自己了?

  他要找其他女人了?

  這可不行!

  傻柱是自己的舔狗,是自己的提款機,誰也不准搶!

  想到這裡,秦淮茹扔掉鏟子,解下圍裙,手在抹布上一擦,就朝外跑去。

  「你去哪兒啊?」

  賈張氏喊。

  「出去一趟。」

  秦淮茹頭也不回。

  「騷·狐狸,你要不弄點錢回來,看我這麼收拾你!」

  賈張氏惡狠狠的說道。

  回頭一看,小當和槐花正趴在鍋台上抓鍋里沒熟的紅薯疙瘩吃。

  「哎喲,兩個賠錢貨,趕緊滾下來,誰讓你們吃的!快給我滾下來!」

  賈張氏跑過去,舉手就打,把兩個孩子打得哇哇哭。

  「奶奶,我餓,我要吃飯……」

  小當哭著說道。

  賈張氏已經兩頓沒讓她們吃飯了,小孩子怎麼受得了。

  「吃吃吃,賠錢貨就知道吃!」

  賈張氏惡毒的說道,「你們哥哥就快出來了,你們少吃一頓飯,省下一分錢,給你們哥哥買塊糖、買塊肉吃,不好嗎?」

  小當:「我餓啊,我想吃飯……」

  賈張氏:「餓就睡覺去,睡著了就不餓了!去去去!」

  說完,就把倆孩子趕上床,強行讓她們睡覺。

  倆孩子餓著肚子,怎麼睡得著啊,少不得又被賈張氏狠狠折磨一頓。

  ……

  秦淮茹追著傻柱出了門。

  發現傻柱是向紅星小學的方向走去。

  「去學校幹啥?」

  秦淮茹不明所以。

  突然,她想到,三大爺就在紅星小學教書。

  難道是三大爺在給傻柱介紹對象?

  「好啊,三大爺,你這是拆我台啊,你給傻柱介紹了對象,那我怎麼辦?」

  秦淮茹心裡連帶三大爺也仇恨起來。

  傻柱走到學校門口,整了整衣服,神情顯得有點緊張。

  畢竟是相親啊,給女孩子的第一印象很重要。

  這時,三大爺從學校里走出來,在傻柱耳邊低語了幾句。

  傻柱面露難色,最終還是點點頭,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秦淮茹也立刻跟了上去。

  不一會兒,傻柱來到了一個雜貨鋪前。

  「原來是來買東西,看來真是相親的!」

  秦淮茹暗暗想著。

  她抬頭看了看這個雜貨鋪:「盛和店不是才關門嗎,什麼時候又開業了?」

  她記得這個半死不活的雜貨鋪,以前來過,裡面沒啥好東西,都是一些滯銷品。

  沒想到現在一看,這裡竟然人滿為患,店裡都擠不下了,全都是買東西的人。

  她不自覺的就朝店裡走去,想看個究竟。

  ……

  盛和雜貨鋪。

  李喬和牛小偉中午下班後,就趕過來幫忙。

  店裡生意越來越好,牛大耿和牛家姐妹都忙不過來。

  來買東西的人,都快把前店擠垮了。

  此刻。

  李喬正在櫃檯後面算帳。

  他一抬頭,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在人群外圍。

  「那不是傻柱嗎?他也來買東西?」

  李喬不想讓院裡的人認出自己,於是順手抓過一條圍巾包在頭上,只露兩個眼睛。

  果然,傻柱很快擠到最前面:「讓讓,讓讓,我買東西!」

  其他顧客被擠開,當然不願意。

  可傻柱仗著自己身體強壯,就很蠻橫,別人也不敢惹他。

  「來來來,給我半斤白糖,半斤紅糖,一條毛巾,一塊香皂,我急用!」

  傻柱嚷嚷著。

  李喬變換了一下嗓音,問道:「幹啥用啊?」

  傻柱洋洋得意:「相親的。快著點!」

  李喬笑了,傻柱這貨買這些東西去相親?

  這時,他看到秦淮茹也出現在人群外圍。

  看來這女人是怕她的提款機被人搶走啊!

  李喬心中暗笑,對傻柱說:「相親不多買點嗎?這可不夠誠意啊!」

  傻柱也是第一次給相親對象買東西,一聽這話,就遲疑了一下,說:「這……還不夠嗎?」

  「不夠,起碼三斤起步啊!」

  李喬準備坑傻柱一把。

  誰讓這貨不講道德,擠了其他顧客呢!

  別人怕你,我偏要坑你!

  「三……三斤?」傻柱傻眼了,「要這麼多嗎?」

  周圍的顧客聽了,都知道這是店家在坑人。

  不過,傻柱剛才擠了他們,他們心裡有怨言,所以誰也沒吭聲。

  「當然。相親都是三斤起步,這是規矩。」

  李喬一本正經的忽悠起來。

  傻柱咬咬牙,思考著。

  他沒想到相親要買這麼多東西。

  本來以為半斤就夠了,現在要三斤,這一下子就多了六倍的花銷啊。

  花這麼多錢,到底值不值,他得思量一下。

  「不會吧,大哥,相親還捨不得花錢?」李喬開始激傻柱,「三斤東西不算多,娶個老婆暖被窩。大哥你不會捨不得花錢吧?」

  這話一說,店裡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傻柱。

  傻柱頓時下不來台了。

  他要是說不買,那不等於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打臉嗎?

  剛才那麼豪橫,現在卻認慫,這讓他的面子往那兒擱?

  所以,傻柱咬咬牙,把手掌往櫃檯上一拍:「買!每樣三斤!爺們不差錢!」

  「得嘞,您稍等!」

  李喬笑著跑去拿貨。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