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三大爺劫禮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紅星小學。

  門口。

  傻柱提著三斤白糖、三斤紅糖、三塊香皂、三條毛巾,正緊張的等待著。

  他對著牆壁演練見到冉秋葉時,該如何打招呼:「冉老師,你好?冉老師,您好!秋葉老師,你好!冉秋葉,你好……」

  傻柱心裡七上八下,生怕見到冉老師第一句話就說錯。

  這時,三大爺背著手,悠哉悠哉地出來了。

  三大爺一看到傻柱手裡提的東西,眼睛就亮了亮,眸底划過一絲不已察覺的狡黠。

  「哎呀,傻柱,叫你買點東西再來,你真買了這麼多啊,真是太有誠意啦!」

  三大爺毫不吝惜的誇讚傻柱。

  傻柱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也……也沒什麼。」

  他也不想買啊,誰叫在雜貨鋪的時候,被拱到了那一步呢。

  「來來來,我幫你拿。」

  三大爺說著,就伸手過來,要幫傻柱提東西。

  「不不不,不重,我能行,我自己拿。」

  傻柱趕緊後退,躲避三大爺的「熱情」。

  他可是了解這位三大爺的,「閻老西」、「窮算計」說的就是這老頭。

  東西一旦到了他手裡,恐怕就再也不是自己的了。

  三大爺見傻柱躲避自己,也不生氣,笑道:「傻柱啊,你來早了,人家冉老師還在午休呢。」

  「午休?」

  傻柱愣了愣,這種季節還午休?

  「是啊,我們做老師的可跟你們賣苦力的不一樣,我們是腦力勞動者,我們每天中午都要午休,這樣才能保證上課質量。」

  三大爺一番說辭,把傻柱哄得一愣一愣的。

  沒辦法,傻柱也不了解教師的作息習慣啊,只能三大爺說啥就是啥。

  「那……三大爺,我就在這兒等?」

  「嗯……這樣吧。」

  三大爺捏著下巴,故作思考道,「我先幫你把東西拿進去,然後幫你叫醒冉老師,你看怎麼樣?」

  怎麼又要拿我東西?

  傻柱心裡不滿,嘴上便不同意:「三大爺,東西我還是自己拿著吧!」

  三大爺見傻柱敬酒不吃,那隻好變臉了。

  只見他一臉嚴肅的說道:「傻柱啊,你以為大爺是圖你這點東西嗎?」

  傻柱心中腹誹:不是嗎?

  三大爺:「傻柱,我是在幫你啊!」

  傻柱:「???」

  三大爺:「這你就不懂了吧?你以為我們學校的校門是你隨便拎著東西就能進的嗎?」

  傻柱:「???」

  三大爺:「你想啊,你一個外人,拎著這麼多東西進校園,讓校長看到了怎麼辦?讓學生看到了怎麼辦?你這是公然行賄人·民教師啊。你讓冉老師怎麼辦?她以後還在不在學校里教書了?」

  一番話,把傻柱嚇得不輕。

  畢竟,這帽子扣得太大了,「行賄人·民教師」,這罪名光是想想,都讓人腿軟啊。

  傻柱囁嚅道:「那,那您拿進去就沒事兒?」

  「當然沒事了!」

  三大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我就是這個學校的老師嘛,我帶東西進校園有什麼問題?別人問,就說是我自己買的!誰說教師不能買糖、買香皂了?對不對?」

  傻柱:我怕的就是你把東西當成自己的呀!

  「怎麼,你不想見冉老師了?」

  三大爺見傻柱還在猶豫,就施加了一道壓力。

  傻柱咬咬牙,把東西往三大爺手裡一遞:「那就麻煩你老幫我帶進去。」

  「哎,這才對嘛!」

  三大爺眉開眼笑,提溜著東西往校園裡走,回身對傻柱喊,「你就在這等著,一會兒我出來接你。」

  傻柱看著他的背影,心裡直罵娘。

  三大爺很明顯是鐵了心要把傻柱的東西弄過去,傻柱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總不能直接就不見冉秋葉了吧?

  傻柱還想娶媳婦呢!

  所以,傻柱忍了。

  ……

  在傻柱後邊不遠處。

  秦淮茹從花壇後面觀察著這一切。

  「傻柱這傻狗,果然背著我相親來了!」

  秦淮茹氣哼哼的揪著花壇里的草。

  「還有三大爺,果然是他在拆我台!」

  秦淮茹把三大爺也記在小本本上,準備秋後算帳。

  「傻柱真傻,把東西交給三大爺,那不是肉包子打狗嘛!」

  「可惜了那些好東西!要是送到我家來多好,白白便宜外面的野女人!哼!」

  秦淮茹越想越生氣,下手越來越狠,把一片花壇都揪禿了。

  ……

  約莫十分鐘。

  三大爺裝作氣喘吁吁的跑出來。

  「傻柱啊,大爺幫你把冉老師叫醒啦,她正在辦公室等你呢,你快去!」

  傻柱一喜,然後急忙問道:「大爺,那東西呢,給冉老師了嗎?」

  三大爺白了他一眼:「傻柱,你這是不信大爺啊!當然給了!大爺是那種咪你東西的人嗎?」

  傻柱撓撓頭,憨憨道:「給了就好,給了就好。」

  「快去吧,冉老師在六年級辦公室,三樓最左邊那間。」

  依著三大爺的指點,傻柱趕緊朝辦公室跑去。

  三大爺卻沒跟著一起,而是背起手,得意洋洋:「嘿嘿,今天算是算計到了,搞了點好東西!」

  正得意著,忽然耳朵一疼。

  扭頭一看,就見秦淮茹正伸手擰著他的耳朵。

  三大爺一見,頓時怕了,轉身就想跑。

  「閻埠貴,給我站住!」

  秦淮茹的潑辣勁上來了,直接揪住三大爺的耳朵,不讓他走。

  「懷茹,你……你幹什麼?快鬆開!讓人看到多不好。」

  三大爺心中有鬼,所以也不敢激烈反抗,怕激怒秦淮茹。

  畢竟,女人撒起潑來,簡直不可理喻。

  「閻埠貴,你幹的好事啊!」

  秦淮茹咬著牙齒說道。

  三大爺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趕緊說道:「是……是傻柱求我的……我不答應不行啊……」

  「走,帶我進去!」

  秦淮茹揪著他的耳朵說道。

  三大爺趕緊求饒:「懷茹,鬆了行不?這樣多難看,我帶你進去不就是了嗎?」

  要是被秦淮茹揪著耳朵拽進校園,他閻埠貴的名聲不知道要臭成什麼樣子。

  「走!」

  秦淮茹不理他,直接揪著耳朵往前拽。

  「他們在三樓,六年級辦公室,你自己去吧!」

  三大爺忍痛掙脫秦淮茹,飛快的跑了。

  秦淮茹也不追,哼了一聲,就朝三樓辦公室走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