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傻柱的鐵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辦公室。

  「咚!咚!」

  傻柱輕輕敲了兩下門。

  「進來。」

  一個嬌脆的聲音響起。

  傻柱推開門,迎面看到一個美麗的女孩子,坐在靠窗的一張辦公桌前。

  她身著鵝黃色毛衣,下身是一條淡粉色褲子。

  秀髮披肩。

  挺翹的鼻子。

  靈動的大眼睛。

  此刻,正好奇的打量著傻柱。

  「你找誰?」

  她問道。

  傻柱搓搓手,憨厚道:「我找你。」

  他知道眼前的女孩子就是冉秋葉。

  他已經相中好久了,但對方並不認識他。

  「你是?」

  冉秋葉蹙眉問道。

  「我是何雨柱,是三……閻……閻老師介紹我來的。」

  傻柱有些緊張的說道。

  「哦,是你啊。」

  冉秋葉知道他的來意了,起身笑道,「請坐吧,我給你倒杯茶。」

  傻柱坐到椅子上,情緒稍稍舒緩。

  他問道:「對了,三……閻老師把東西給你了嗎?」

  他始終惦記著那些東西,總覺得三大爺不會那麼好心。

  「你說的是那些東西吧?」

  冉秋葉指著辦公桌的一角說道,「你太客氣了,那些東西我不能收,一會兒你就帶走吧!」

  傻柱看過去,那些東西確實是他的。

  他終於鬆了一口氣。

  看來三大爺還是有點良心的。

  「不不,送給你的東西,我怎麼能帶走呢!」

  傻柱趕忙拒絕。

  雖然他一向有點小氣,但在女人面前,他還是要表現出大方的態度的。

  冉秋葉遞給他一杯水,在他對面坐下,說道:「也許閻老師沒給你說清楚,其實我……」

  正說著。

  「咚!咚!咚!」

  辦公室門又被敲響了。

  傻柱有點不爽,誰這麼不開眼啊,這個時候來,這不耽誤自己談戀愛嗎?

  「請進。」

  冉秋葉說道。

  「冉老師,你好,我是閻解成。」

  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直接走到冉秋葉面前,伸手要跟她握手。

  「閻解成?」

  傻柱吃驚的看著此人,「你怎麼來了?」

  閻解成是三大爺的大兒子。

  「哦,是傻柱啊,你也在這裡?」

  閻解成裝作剛剛認出傻柱的樣子,隨意的說道。

  傻柱有點懵。

  而閻解成已經大大方方的握住冉秋葉的手了。

  「冉老師,我給你帶了一點小禮物,請你笑納。」

  說話間,閻解成像變魔術似的,從身後拿出好幾樣東西。

  分別是一包白糖、一包紅糖、兩條毛巾、兩塊香皂。

  傻柱看著這些東西,總覺得有些眼熟。

  怎麼回事?跟自己送的禮一樣?

  冉秋葉請閻解成坐在另一把椅子上,然後起身給他倒茶。

  傻柱趁機低聲問閻解成:「你來幹什麼?」

  閻解成道:「相親啊。」

  傻柱:「……」

  相尼瑪!

  你家裡不是有老婆嗎?

  閻解成仿佛看穿了傻柱的想法,笑道:「多一個又不多,是吧?」

  傻柱:「……」

  敲你媽!

  你是人嗎?

  正說著,冉秋葉過來了。

  閻解成趕緊站起來,雙手接過茶杯,說道:「多謝冉老師賜茶。」

  然後自告奮勇地說道:「我聽家父說冉老師喜歡蘇東坡,我正好會背一首東坡詩詞,願意朗誦給冉老師聽。」

  冉秋葉有點尷尬,卻又不好拒絕,只得點了下頭。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不知……天上……天上什麼來著?」

  閻解成一激動,背的詩都忘狗肚子裡了。

  傻柱忍不住想笑,他可知道閻解成是個什麼貨色,在這裡裝大尾巴狼,不露餡才怪。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冉秋葉提示了一句。

  閻解成:「對對對,就是這一句。」

  後面的,他又忘了,乾脆就不背了。

  氣氛一時有些尷尬。

  不過,閻解成眼珠一轉,很快就又找到了話題。

  「冉老師,這是我給你買的兩斤半白糖、兩斤半紅糖,兩條毛巾,兩塊香皂。」

  說著,把東西往冉秋葉面前推了推。

  冉秋葉也覺得奇怪,怎麼今天收的東西,都是一樣的。

  傻柱就更覺得奇怪了。

  他把閻解成的東西掂了掂,突然問冉秋葉:「閻老師帶給你了多少東西?」

  冉秋葉說:「半斤白糖、半斤紅糖,一條毛巾,一塊香皂。怎麼了?」

  「半斤?」

  傻柱騰一下站了起來。

  他快步跑到桌角,抓起那堆東西,掂了掂。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好啊,我買的三斤東西,經過閻埠貴的手,就變成了半斤!」

  傻柱咬牙道。

  冉秋葉也很驚訝:「怎麼會這樣?」

  傻柱冷冷的瞅向閻解成:「你這些東西,哪來的?」

  閻解成毫不在意的說道:「我買的啊,怎麼,就興你買,不興別人買?」

  「買尼瑪!」

  傻柱大怒,他感覺自己被人耍了,被三大爺耍了。

  他一早就知道,三大爺絕沒那麼好心,但沒想到,竟是噁心到了這種程度。

  「傻柱,你別亂來!」

  閻解成見傻柱衝過來,頓時有些慌。

  他可是知道傻柱的戰鬥力的。

  「四合院戰神」可不是白叫的。

  「砰!」

  傻柱直接一拳頭砸在閻解成的臉上。

  閻解成的鼻子頓時血如泉涌。

  「啊——」

  冉秋葉見到鮮血,頓時嚇得大叫。

  傻柱撲倒閻解成,揮拳猛砸。

  「砰砰砰……」

  拳頭如同雨點,打得閻解成毫無還手之力。

  閻解成拼命抱住頭,嘴裡大喊:「救命啊,救命啊,殺人啦!傻柱殺人啦!」

  傻柱的怒火騰騰往上蹭,他這些天本來就心情不好,一直想找個機會發泄,現在正好有機會了。

  「砰砰砰……」

  傻柱繼續狂打。

  「你能!你爸能!你們老閻家都能!你算計!你爸算計!你們老閻家都會算計!我是算計不過你!我也算計不過你爸!但我有拳頭!我打的就是你們這些算計的傢伙!你再算計啊!你算算我會打你多少拳!算啊!算!!!」

  傻柱憤怒的咆哮著。

  拳頭已經把閻解成打得鼻青臉腫了。

  傻柱還不解氣,繼續摁著閻解成爆錘。

  冉秋葉怕出事,趕緊跑出去叫保安。

  三大爺本來是躲起來的,一聽說辦公室出事了,就趕緊朝這邊跑。

  很快,十幾個保安趕過來,一起使勁,才把傻柱和閻解成分開。

  閻解成已經被打得口鼻噴血了。

  三大爺跑過來一看這種情況,頓時大叫:「傻柱,你……你傷我兒子,你……你要賠錢!」

  傻柱冷笑著舉起拳頭,朝三大爺衝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