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搬石砸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公共廁所。

  棒梗吃力的舉起一塊石頭,瞄準下邊的糞池。

  他猶豫了一下,因為廁所里人很多,他也怕「誤傷」他人,引起公憤。

  「都怪李喬這王八蛋,昨晚不出來上廁所,害我白等了一晚上。」

  棒梗嘟囔道。

  他原本計劃昨晚就「炸」一下李喬,為自己被管·教這些天出出氣,誰知沒等到機會。

  現在可算等到李喬上廁所了,卻又是高峰期。

  現在要是「炸」一下,肯定會引起公憤啊。

  他猶豫著,慢慢把石頭放下,準備再等機會。

  就在這時,一條蛇突然從頭頂上方掉下來,正好落在石頭上。

  蛇伸出信子,發出「噝噝」聲。

  「哎呀!」

  棒梗嚇得大叫。

  手中石頭也隨之一松。

  「嗵!」

  石頭正好砸在他腳上。

  「啊——」

  棒梗發出一聲慘叫,直接驚動了廁所里所有人。

  那塊石頭砸在他腳上,並沒有滾進糞池。

  「誰啊?」

  「怎麼了?」

  「好像是糞池那邊傳來的!」

  聽到慘叫,眾人都趕緊跑到糞池這邊查看。

  然後就看到,棒梗正號啕大哭,腳上壓著一塊大石頭。

  「棒梗,你怎麼在這?」

  三大爺問道。

  「疼……疼……」

  棒梗臉都紫了,話都說不了,指著腳直喊疼。

  眾人正準備過去幫他。

  「等等。」

  許大茂攔住眾人,問,「棒梗,你搬石頭進廁所幹什麼?」

  許大茂作為「資深」壞人,對這些壞人壞事可謂了如指掌。

  他一看到棒梗和大石頭,就知道,這小王八蛋沒安好心。

  「不……不是我搬的……」

  棒梗矢口否認。

  「呵呵,不是你搬的會砸到你腳上?」

  許大茂一語中的。

  棒梗頓時被噎住了。

  「哎呀,原來棒梗這小子是想幹壞事!」

  眾人頓時都明白了。

  棒梗這是沒安好心啊。

  「多虧石頭砸在他自己腳上,要是掉進糞坑裡,我們這麼多人都得遭殃!」

  「就是!這孩子太壞了!怎麼能幹這麼缺德的事呢!」

  「都是被他媽、他奶奶慣的,現在都變得這麼壞了!」

  鄰居們憤怒的指責著。

  三大爺本來準備上前幫忙的,一聽說棒梗是要拿石頭砸糞池,他頓時也火了。

  畢竟,他剛才也在廁所里,真要讓棒梗得逞了,他現在恐怕也是「黃袍加身」、「史無前例」。

  好險啊!

  「棒梗,我的乖孫哎,你怎麼跑那去了?」

  這時,賈張氏跑過來了。

  她一見到棒梗,就急吼吼的對眾人喊:「你們快去救他啊!你們趕快救我乖孫啊!」

  許大茂冷笑:「賈奶奶,你乖孫幹的好事,這叫搬起石頭砸自己腳。」

  賈張氏不管,直接催促眾人:「他還是個孩子啊,你們快去救他!」

  沒人聽她的,都站在外面看戲。

  棒梗在裡面疼得嗷嗷叫。

  他彎著腰,企圖把石頭挪走,但根本沒用。

  石頭就是死死的壓在他腳上,不動彈。

  這時,秦淮茹和傻柱跑了過來。

  一看這情況,秦淮茹就明白了,這是棒梗又幹壞事了。

  她自己的兒子,她能不清楚嗎?

  只是,這壞事乾的……有點窩囊啊!

  怎麼會把石頭砸在自己腳上呢?

  「傻柱,快去幫幫棒梗。」

  秦淮茹對傻柱央求道。

  傻柱也明白棒梗要幹嘛了,心中不由得對棒梗有些鄙視。

  砸糞坑,這玩意兒多噁心人啊!

  而且還是當著這麼人的時候!

  這是想成全院公敵嗎?

  傻柱心中雖然腹誹不斷,卻又不能不聽秦淮茹的,去幫棒梗解圍。

  他走過去,用力搬起石頭,想讓棒梗解脫。

  誰知。

  這時突然有條蛇從石頭下面躥出。

  「哎呀!」

  傻柱下了一跳,雙手一松,石頭又落在了棒梗腳上。

  「啊——」

  棒梗發出了更加悽慘的叫聲。

  「怎麼了?」

  秦淮茹急忙問。

  傻柱驚魂未定:「蛇啊!有蛇!」

  許大茂一聽,趕緊跑進去,說道:「怎麼會有蛇呢?我來看!」

  說完,就彎腰搬石頭。

  剛搬起來一點,蛇又躥了出來。

  「噝噝!」

  蛇吐出長長的信子。

  「我靠!真有蛇!」

  許大茂嚇得把石頭一扔,正好又砸在了棒梗腳上。

  棒梗:「……」

  「啊——」

  許大茂你特麼一定是故意的。

  「哎喲,我的乖孫哎,你們快救救他喲!一大爺,你快救救他喲!」

  賈張氏沒辦法,趕緊向一大爺求助。

  一大爺是剛過來,看到這情況,頓時就明白了,眉頭皺了皺,對傻柱說:「把蛇趕走,把人弄出來。」

  一大爺發話了,眾人不敢再開玩笑。

  傻柱搬石頭,許大茂趕蛇,很快就把棒梗弄了出來。

  棒梗的腳已經腫得像饅頭一樣了。

  但沒人同情他。

  所有鄰居都圍著他,責罵他,說他太壞了,太噁心了。

  連帶著秦淮茹、賈張氏也一塊罵了。

  秦淮茹倒還算知恥,抱著兒子只哭不說話。

  賈張氏卻是個不講理、護犢子的人。

  特別是護她這個乖孫。

  眼見眾鄰居都指責他們,賈張氏叉起腰,跟眾鄰居對罵。

  罵得不堪入耳,出口成髒,簡直比廁所還臭。

  一、二、三大爺氣得直瞪眼。

  「都消停一會兒!」

  一大爺忍不了了,叫停了對罵。

  賈張氏還不服氣,依舊叉著腰。

  一大爺皺眉道:「棒梗奶奶,你家棒梗確實需要好好管教了!這才回來第一天,就鬧出這麼大動靜,以後指不定還會出什麼事!」

  秦淮茹趕緊道歉:「我替棒梗道歉,對不起各位鄰居了!」

  賈張氏蠻橫:「道什麼歉?石頭不是沒砸下去嗎?我乖孫就不能抱塊石頭進廁所欣賞?你們憑什麼懷疑他幹壞事?我還懷疑你們進廁所吃·屎呢?你們能證明自己沒吃嗎?那你們肚子裡的屎是哪兒來的?」

  一聽這話,大家都被激怒了,這賈張氏簡直太無理取鬧了。

  一大爺懶得管這爛事了,轉身說道:「都散了,都散了!廁所有什麼好圍的,臭死個人!」

  一大爺一走,其他人也都散了。

  棒梗疼得嗷嗷叫,把秦淮茹心疼壞了。

  她和傻柱把棒梗送去了醫院。

  看著他們的背影,李喬笑了。

  他招招手,大龍小龍就出現在身邊。

  小龍手裡捏著一條蛇,問道:「喬哥,這樣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李喬笑道:「不便宜,住一次院,夠賈家心疼一陣子了。」

  大龍道:「喬哥,要我說,直接讓我們兄弟出手,保證他一輩子無法自理。」

  李喬搖搖頭,道:「現在還沒必要,看他進化情況,如果他真跑歪了,少不得要麻煩你們動手。」

  大龍小龍摩拳擦掌:「喬哥,我們早就等著這一天了。」

  李喬笑了笑,又把身上帶的禮品分給了他們。

  之後,就一起去工廠上班。




章節目錄